胡继晔:去杠杆与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胡继晔:去杠杆与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摘要:金融应当服务于实体经济,股票发行的意图是要充分发挥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来引导资金投资于实体,二级市场股票的炒作对上市公司本身而言并无实质价值。二级市场出现非理性繁荣,经济脱实向虚的程度就越严重,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沦为“炒作”的“题材”。

杠杆是金融领域不可或缺的工具,但过高的杠杆率就意味着不可持续,意味着风险。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2017年需要关注金融风险,将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要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风险。

地方政府债务杠杆:防患于未然

哈佛大学著名经济学家罗格夫等通过对64个国家从1914年到2007年近百年的统计研究发现:一旦一国政府债务与GDP之比超过90%,则该国的经济增长率将会下降1个百分点,亦即过重的政府债务会拖累经济增长。按照我国财政部统计,2015年全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上升到41.5%,低于欧盟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我国政府债务仍有举债空间。

但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难言松懈。以2015年负债率超出财政部预警红线(负债率超过100%)的辽宁、贵州、云南、内蒙古四个省份为例,其共同的特点是债务负担率不断增加,而财政收入增长率下降甚至为负,结果造成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不断累积。好在与发生债务危机的国家不同,如希腊、意大利,我国地方政府债务形成了大量与债务相对应的资产作为偿债保障,只要未来一段时期我国宏观经济能够保持中高速增长,就可以为地方债务偿还提供基本保障,风险可控。总的来看,除部分地方政府债务较重外,我国中央、地方政府总体上仍有一定举债空间,适度加大国债和地方政府债发行规模,依法规范发债,可望避免全社会债务收缩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

企业债务去杠杆:在实体经济层面防范金融危机

国内宏观经济政策空间收缩、国际经济发展趋缓,我国企业在一定程度上面临着债务高企的风险。这是由我国融资渠道主要以银行贷款的间接融资模式所决定的,股市、债市直接融资不畅,企业只能依靠银行体系,造成企业的负债大量增加。

中央提出了企业去杠杆的要求,希望通过“债转股”的方式降低企业负债,但银行如直接成为企业的股东又违反了《商业银行法》第四十三条中商业银行不得向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资的规定。基于此,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规定不能把银行债权直接变成银行持有的企业股权,而是通过向实施机构转让债权、由实施机构将债权转为对象企业股权。这样做的目的,就是防止将实体经济中产生的,特别是“僵尸企业”造成的风险传导到金融领域。债转股不能单纯依靠政府和银行,企业应该树立资本制约资产意识,按照自身资本的质量和数量来决定资产规模大小和债务水平,理性约束贷款融资行为,不能无节制地提升负债率,这样既不利于企业自身的健康运行,也会影响行业,进而影响整个经济发展。

偿还债务需要企业有足够的盈利能力,但中国企业的盈利能力在过去几年普遍出现了下降,整体企业部门面临着债务率继续上升的压力。经济增速的进一步放缓可能带来企业的盈利进一步下滑。在整体经济面临“去杠杆”和“去库存”的压力下,传统型企业的盈利压力难以在短期内得到改善。

由此可见,企业债务去杠杆和盈利下滑会成为微观经济领域的“新常态”,需要通过减税等财政政策和降低利率等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来配合。去杠杆、减税负激发实体经济活力成为下一阶段政府支持企业的主线。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