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经济> 正文

王立强:从经济角度谈西方民主制度的虚伪性和中国民主的实在性(2)

第三,主要的领导力量从原来的企业资本、企业金融资本的联合,变成由金融寡头来领导整个世界。如果你不听金融寡头的,如果是政客,你要一边站,在不同的国家,我们都看到了,这些金融力量登上舞台之后的疯狂。比如说在拉丁美洲,几次危机就把拉丁美洲70%的银行都划归到美国的资产名下。后来发生的东南亚经济危机这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危机,金融危机疯狂地掠夺各国的财富,一次金融危机的结果比任何一次大的热战搜刮的财富都多。

金融危机更多的是讲在金融市场,金融市场最直接,我们感受最深的是股票。一会儿我要讲到比如说在2010年底,韩国就抓住一次金融炒作,那就是几万亿规模。先不说损失,因为我们也没有具体的测算,规模就在几万亿,就在10分钟之内就操作完成了。我们自己经历的比如说最近一次股市波动,我们股市跌了1500点,折合成美元应该是3万多亿,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去年全世界各国GDP的排行榜,排在第五位的应该是德国,他的GDP3.8万亿。英国和法国分别是2.8万亿和2.7万亿。大家就知道,这一次损失量有多大。有人把它比作战争,我觉得这么形容是完全可以接受,因为它的惨烈程度,它造成的损害、伤害确实不亚于一场热战,但是它又跟战争有很不同的地方,战争是毁灭,把物质毁灭了,但是在金融市场上恰恰什么都没有毁灭,只是实现而且是巧妙地实现了股权转移,这东西不再属于你,属于别人了,直截了当地说就是进了庄家的口袋。

资本出于本性,就是要通过这种投机来挣取钱,这钱是哪儿的?是别人的钱,不是无中生有的钱。有的同志把它的性质说成是阴谋,实际不是阴谋。如果说是阴谋就太轻了,大家给自己开脱了,是阳谋,而且是它的本性,由于我们对它的本性没认识清楚,你被别人咬了一口,说它搞阴谋,实际不对,不是阴谋,是它本性使然,而我们对它的本性认识不足。

刚刚我们讲到,资本积累的方式出现重大改变。资本积累不再依靠金融利润,而是依靠金融,用钱挣钱的方式来积累,来完成资本的积累。第二个就是领导力量发生巨大改变,因为现在出面来掌控一切的是金融资本,金融垄断集团,所以不再是企业家。我记得中国有一个企业家说,企业要当孩子养,要当猪卖,企业成为了一个商品,成为他们进一步挣钱,加速实现资本积累买卖的一个商品。不再像以前,企业基本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能不能活下去完全靠这个企业要干好,产品要好,能卖得出去。现在的企业和企业家在资本主义社会已经不是领导力量,真正的领导是金融力量。最后就是它的指导思想,因为它要采用钱挣钱这套办法,所以指导思想发生了根本转变。

通过这三个转变,可以看出资本主义从70年代之后实际上发生了一次深刻的嬗变,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一个基本的背景,我们选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在这么一个大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

70年代,我们还在文化革命的动荡之中,到80年代我们走出了。中国因为当时苏联还在改革,但是很快,苏联的失败就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这个时候随着改革开放,各种各样的思想也随着经济的交流进入我们国家,那么我们到底应该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首先是热门话题,大家都关心,因为这和我们切身的经历,和我们自己能否发展起来有着直接的关系。最近这些年来,我们引进的思想理论,这种概念非常多,但是真正把它结合实际,既结合西方的实际,搞清楚这些概念在西方国家是怎么产生的,是什么效果,我觉得还存在着不足。这些东西引进到我们国家之后,我们是生吞活剥,糊涂效仿?还是认真思考,看清楚它的局限性、它的优势,能够取长补短?我觉得在这些方面都有待更进一步的交流和沟通,大家共同来深化我们的认识,提高我们的认识。

今天有这么一个机会,我们来共同探讨西方民主制度的虚伪性,我觉得就是一个通过比较来加深我们对自己应该走哪条道路,如何选择我们这条道路的基础性的工作。中国历史上讲,“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那么今天,我就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跟大家做一个沟通。这个题目首先很大,我想今天我只从一个角度,在有限的时间里谈谈个人的想法。

第一点,就是能够结合我们每个人自身来看一看,在不同的制度下我们会得到什么发展。第二点,大家都知道西方的民主制度是以法治见长的。那么我们来分析一下,到底它的制度在一些典型案例当中,到底保护谁的利益。第三点,我们从宏观经济这个层面来看一看,到底是哪个制度能够让国民经济有更好的发展。我想就这三个层次来谈谈自己想法。

一、如何看待不同社会制度下的个人“钱途”与前途

第一,在座的每个同志都可以结合自身,利用网络上大家经常讲的“钱景”,就是挣钱的“钱”,从我们每个人挣钱的“钱景”和个人发展的前景首先来看一看。比如说,今天我们的企业领导、党政干部,之所以能够坐在这个领导岗位上,凭的什么?凭的是你的工作能力?工作业绩?还是因为你有一个好爸爸?现在也有人提出这是不是一个拼爹的时代。我觉得这个话题就是一个很尖锐的话题。为什么?以前我们讲阶级,阶级斗争这些词比较多,后来讲我们不能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些概念就逐渐淡出了。但是我觉得我们要深刻地认识两种制度的不同,还要回到阶级斗争的原点上。

首先我们来看一看,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构成。简单说,资本主义社会是不是就是由有钱人和没钱人构成的?

这个概念实际相对比较简单,就是挣工薪的这些人属于没钱人,没钱不是说吃不上饭的意思,你可能也能解决温饱,但是如果说我想干什么事,这可能跟你无缘,因为你兜里的钱,或者你这一辈子做工薪挣到的钱,根本不能支撑你去完成你的理想,所以我想这就属于没钱的人。有钱的人是什么状况?大家看,这也是新自由主义的一个典型表现,财富在十几年当中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或者说两极分化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大家知道以前有一个电影叫《百万英镑》,有一个人有一百万英镑的票子就花不出去了,成了富豪。但是今天,这个百万什么都不是了,真正称得上富豪的得再加100倍,得到亿,才能进入富豪榜,没有上亿的资产根本就到不了。以前有一辆汽车就了不得了,现在得有飞机,有游艇,如果你不能在天上飞,不能在水上跑,你也称不上富豪,光有一个劳斯莱斯好像还不够,所以大家看财富的积累是非常迅速的。

那么,回到我们刚才讲的主题,实际上在资本主义社会,以前就是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咱们用白话来说就是有钱人和没钱人,既然是这样,这个阶级构成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想跟我们最有关系就是这么一个概念,叫“财富的结构”。这个社会既然只有两个阶级,那么就说明它的财富构成,有钱的垄断财富,无钱的无产阶级只有劳动力可以出卖,剩下的工薪只是满足他的生存。我们再往前走一步,这个财富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从根本上讲,这个财富怎么来的呢?要理解资本主义制度下财富的来源,有这么两大历史事件,一是英国的圈地运动,一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因为我们中国现在正好进入一个快速的工业化和城镇化的过程。

我们讲一个北京的例子。大家知道我们为了开APEC会议,在雁栖湖附近进行拆迁。我听说在拆迁范围里的居民是一夜暴富。为什么?因为他们拿到了补偿款,原来的集体村子占的地是耕地,当这个耕地进入城市用地的时候,它的价值一下就上来了,特别是年轻同志买房,到处一打听房价,马上就清楚了。到燕郊很便宜,工薪阶层首付就可以付得起,到城里从二环、三环,反正价格是递减的,越到城市中心越贵。这就说明原来的耕地或者有的不是耕地,不值钱,但是一旦进入城市用地,或者是企业要用地,比如商业用地,那这块地马上就值大钱了,或者这块耕地进入城镇化规划了,也一下就挣钱了。

所以在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过程中,这两个阶段,是造成财富,天上掉馅儿饼的事情。那么问题就回来了,如果传统性的财富结构没有打破,我想问今天所有在座的同志,你们设想一下,你们是在哪个阶段?你们是属于哪个阶层的?我想属于有产者的,因为以前我们国家也没有很多的企业家,一般就是地主,属于地主的人口总是很少。我看到过一个材料,就说在土改之前,中国的土地集中规模也是相当大、相当高的。如果这个财富结构延续到今天,我们当中有多少青年是属于有产者家庭呢?能延续下来的恐怕很少。今天大家能够坐在一起平起平坐,是因为什么?因为1949年的革命打破、粉碎了传统的财富结构,所以大家又回到了一个,按今天时髦的话说就是同一个起跑线上。打碎了传统的财富结构,才有了今天我们能够在一起,在一个新的结构上来发展我们自己的“钱”途,否则的话你根本就没有那个份。那么我想,这就是人民革命的一个最伟大的贡献,如果说实在的话,跟虚伪来比,这就是最最实在的。

责任编辑:刘玉婧校对:余永峰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全面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