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麻雀学校”看农村教育城镇化

从“麻雀学校”看农村教育城镇化

摘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农村人口绝大部分都要城镇化,农村孩子当然也要城镇化,农村教育当然也要城镇化,而且立足“三个面向”,立足教育的基础性作用,农村教育城镇化应该先走半步,用教育的现代化拉动国家的现代化。

“麻雀学校”何去何从 

对所有国家来说,发展普及中小学教育都是现代化的基本举措。中国也是如此。20世纪以来,我国一直致力于发展小学教育,1949年之后小学教育特别是农村小学教育更是得到了迅速普及。

改革开放之后,我国致力于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在农村地区大力推广“一村一小学、一乡一初中”的义务教育格局,到1996年基本实现了村村有小学的目标。并且,在政府财力、农民财力都不充裕的情况下,农村中小学校舍实现了由土坯房向砖瓦房的历史性飞跃,乡村小学实现了民办教师为主向师范毕业生为主的历史性飞跃。

然而,在农村中小学普遍实现两个历史性飞跃的同时,乡村中小学教学质量却没有同步飞跃,乡村中小学生开始越来越大规模向城镇自主转学,大量中小学特别是乡村小学生源逐年萎缩。

在此背景下,2001年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提出,要“按照小学就近入学、初中相对集中、优化教育资源配置的原则,农村小学和教学点要在方便学生就近入学的前提下适当合并”。随后,农村中小学掀起撤点并校浪潮。到2012年,据称三分之二的农村小学已消失。

争议也由此引发。有人说撤点并校增加了家长负担,影响学生交通安全,导致城镇中小学普遍出现了巨型班、巨型校问题,甚至有人激烈批评说撤点并校“违背教育良知”。2012年,国务院办公厅发文要求“坚决制止盲目撤并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暂停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撤并。

如今5年过去了,争议再起。停止盲目撤点并校并没有阻止乡村学校的生源流失,反而出现了更多的学生不足10人的“麻雀学校”——甘肃一省就有3000多所。而且,全国大部分保留下来的乡村小学根本无法保证每个年级有一个足额的班,多数教学点复活了“复式班”,教学质量无法保证。

今天,我们应该站在决胜全面小康社会、面向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高度来看待影响亿万家庭、亿万人生的乡村中小学存废问题。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