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国家合作的动力:国际认知及其启示

金砖国家合作的动力:国际认知及其启示

摘要:从利益和谐视角来看,国家间利益具有互补性和协调性,合作能实现优势互补、各方获益。金砖国家内部虽然存在差异性甚至竞争性国家利益,但在经济全球化和全球相互依赖不断加深的背景下,可以通过有效的利益分配和协调机制,实现各方利益和谐。

作者:卢静

作者简介:卢静,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原文出处:《国际问题研究》(京)2017年第20174期第17-35页

内容提要:国际社会对金砖国家合作一直高度关注,尤其是在金砖国家合作动力问题上的论争尤为突出,出现了来自悲观派的动力匮乏论、来自乐观派的动力充足观和来自观望派的动力不稳定说三种认知,而这些认知大致反映出权力政治、利益和谐、身份政治、功能“外溢”和全球治理五种不同分析视角。全面把握金砖国家合作动力的国际认知,对在新形势下推进金砖国家合作有重要意义。为推动金砖国家实现可持续合作,我们不仅需要讲好金砖故事,营造良好的国际舆论环境,还要在国际认知分析中寻求新的合作增长点,即通过创新合作机制和推进共识行动,将金砖国家建设成更大范围的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行动共同体。

期刊名称:《国际政治》复印期号:2017年10期

关键词:金砖国家/合作动力/国际认知

标题注释: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金砖国家可持续合作的动力研究》(项目编号:15BGJ048)阶段性成果。

金砖国家从2001年诞生的一个商业投资概念,至今已发展成为由五个区域性新兴大国领导人定期正式会晤为引领,包括部长级会谈、不定期非正式会谈、工商论坛和智库论坛等一系列交流与对话的合作机制。随着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的成立,金砖国家逐步实现了从概念向实体的转变。作为一个具有重大国际影响力的新兴大国合作群体,金砖国家是推动国际格局演变和全球治理体系改革的重要力量,也被不少人视为“霸权转移过程中美国霸权的首要挑战者”①和“西方制定的世界秩序的长期潜在威胁”,②因而一直备受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就金砖国家合作动力问题也出现了不同的认知观点和分析视角。全面把握国际社会对金砖国家合作动力的认知,对推动新形势下金砖国家可持续合作有着积极意义。

(二)乐观派的动力充足观

持乐观派观点者主要来自金砖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他们从金砖国家利益的共同性和互补性、合作机制建设中取得的成绩以及金砖共识的形成等方面,认为金砖国家合作动力十足、前景光明。

首先,共同的国际战略诉求是金砖国家合作的巨大动力。金砖五国均是各自所在地区的大国和领导者,有着强烈的全球抱负,希望建立一个基于多极原则、反映新的世界政治和经济发展状况的全球治理结构。金砖国家认识到,只有联合起来才可能实现其国际战略利益,才能对现有国际格局和全球治理体系产生实质性影响。金砖国家联合为一个整体的力量要远大于各部分之和。(15)因此,尽管金砖国家存在巨大的内部差异性,但共同的国际战略诉求仍将是推动其开展相互合作的巨大动力。

其次,发展经济的共同任务和经济结构的互补性使金砖国家经济合作潜力巨大。金砖国家作为新兴大国,普遍面临着发展经济的共同任务。在谋求经济发展过程中,金砖国家之间因经济增长模式和经济结构具有较高同构性,经济发展和经济稳定呈现出很强的协动性;同时,同一发展模式中各金砖国家的生产要素分布不均,也使其经济关系产生显著互补性和比较优势。(16)这使得金砖国家在经济领域中的合作潜力巨大。

再次,合作机制化建设取得的成果进一步推动金砖国家合作。2006年“金砖四国”举行首次外长会晤后开启合作进程,2009年四国领导人举行首次正式会晤启动了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十多年来,金砖国家合作进展顺利,合作领域和层次不断扩大。近年来,金砖国家努力参与政治多极化进程,在全球贸易开放、温室气体排放和反对恐怖主义等重大议题中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不断上升。同时,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建设和网络关系稳步推进,在安全和执法领域、人道主义和经济等领域的跨部门合作机制不断建立和完善,特别是建立了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这些制度化合作都有助于金砖国家在各发展领域不断深化战略伙伴关系。(17)

最后,金砖共识的形成成为金砖国家合作的重要助推力。“金砖”已经从外在的身份标签转化为内生的共识,(18)特别是“意识到拥有共同的世界新秩序愿景”,(19)有助于金砖国家的进一步团结与合作。金砖国家在乌克兰事件中所表现出的团结一致,表明金砖国家是一个团结的整体,(20)也是一个真正的政治性群体。(21)

由此看来,金砖国家是一个国际性战略力量,“不仅因为它们有着共同的特征,更因为它们有着共同的利益诉求,并且采取了共同的行动”,(22)这也从一个侧面表明了金砖国家合作有着充足的动力。

(三)观望派的动力不稳定说

持观望派观点者在国际社会中广泛存在。他们认为,金砖国家在继续寻求并扩大共同利益、有效管理内部事务、保持合作机制生命力等方面还面临诸多挑战,能否有效应对这些挑战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这也使其合作动力存在不稳定性。

作为国际金融危机的产物,金砖国家合作机制能否在后危机时期保持生命力仍有待观察。在后危机时期,国际环境已发生了一些不利于金砖国家合作的变化:第一,通过国际合作应对危机的迫切需求不复存在,主要国家间的分歧和矛盾逐渐凸显。第二,世界经济持续低迷和结构性改革压力不利于金砖国家经济发展。第三,反全球化和逆全球化思潮涌动对金砖国家积极参与国际合作带来极大挑战。第四,国际格局和全球治理结构发生的有利于新兴发展中国家的深刻变化,已经引起西方发达国家的高度警惕,金砖国家被视为“令人害怕的和强大的竞争者”,(23)发达国家为了保持在国际体系中的主导地位,明显加大了对新兴发展中大国的制约。在此形势下,“金砖国家合作能不能走稳、走远,涉及在变化的国际格局、转型的国际体系背景下,金砖国家如何相互认识、如何对相互关系进行有效管理的问题”。(24)

此外,共同利益是金砖国家合作的基础,但五国间又存在明显的差异性甚至竞争性利益,金砖国家能否将共同利益置于各自特殊利益之上、坚持求同存异推进合作,尚有待观察。事实上,金砖国家“在利益、价值观和政策取向方面远没达到同一性”,“它们在一些问题上可能有共同利益,但在另一些问题上又出现竞争,甚至会通过与一些西方大国合作来提升自身在金砖国家内部的竞争力”。以印度为例,印度在温室气体排放方面与中国合作共同应对欧洲和美国,同时又与美国合作应对中国在亚太地区快速增长的影响力。(25)金砖国家会为了共同利益表现出团结一致,有时却因差异性利益而难以协调。以各国在联合国大会上的投票统计为例,2006-2014年间,金砖国家的投票并未因2006年开启合作和2011年之后互动强化而增强一致性。(26)因此,在国际环境发生深刻变化、外部挑战明显增加的背景下,金砖国家能否为了共同的利益和目标持续推动相互合作仍需时间检验。正如持观望派观点人士所言,“金砖国家集团虽然不会消失,但也不太可能发展成为有影响力的多边组织”。(27)

综上所述,国际社会对金砖国家合作动力的认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认知者的心态和意愿。乐观者看到的是金砖国家间的共同性和互补性,强调金砖国家合作的有利因素和所取得的成绩;而悲观者则看到金砖国家间的差异性和竞争性,强调合作中面临的问题与挑战。友善者希望看到有着美好前景的“金砖”,从而唱响金砖国家合作;而敌视者眼中则更愿意看到褪色的“金砖”,唱衰金砖国家合作。作为金砖国家成员,我们应以积极乐观的心态看待金砖国家合作,同时采取切实行动推动它走得更远。国际社会对金砖国家合作动力所持的不同心态和意愿,也反映出不同的分析视角和思维逻辑,并客观地揭示了金砖国家合作动力的复杂性和合作进程的不确定性。

责任编辑:佘小莉校对:郭浩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