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推进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2)

以“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推进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2)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解读(一)

摘要:2018年的经济工作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为指导,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紧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在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方面取得扎实进展和显著成效,引导和稳定预期,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质量变革的关键是提升生产质量,增加有效供给,减少无效供给。生产质量既指生产技术水平的提高,又指生产经营方式的优化,还强调企业组织方式的全面创新,并统一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发展主线。科技进步和模式创新是生产技术水平提高的重要基础,2018年要进一步优化应用基础创新的支持,推进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主导、产学研高度融合的协同创新体系。现代分布式生产组织和融合性产业链模式成为生产经营方式创新的主要方向,要大力推进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积极开展增材制造类的技术研发推广,支持实体经济的产业链、价值链高度融合。具有高度专业性、灵活性和系统性的契约式、结构性和区块链模式的企业组织方式是适应现代产业发展和供需动态平衡要求的有效载体。要着力增强企业组织方式的灵活性,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模式的深入发展;要着力提升生产分工和技术能力的专业性,实现在专业性基础上的全面合作和协同发展;要在坚持开放性、参与性的基础上提升产业链组织的稳定性,在自助性、融合性的条件下增强产权的稳定性和权属性,积极应用区块链、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等技术和模式,实现企业间组织方式再创新。

质量变革的目标是提升人们的获得感、安全感和体验感,全面提升生活质量,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生活质量提高的关键是分配制度的完善和分配机制的高效有序,要着力提升分配体系的激励性、公平性和适当性,形成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坚实支撑。分配体系的激励性主要强调按劳分配和按要素分配的有效结合,并立足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实现对劳动要素和其他要素有效激励,加快要素市场化改革;分配体系的公平性主要强调收入分配差距的合理性,要在坚持提高效率的同时,更加注重公平性的要求,进一步壮大我国中等收入群体的规模,有效缩小贫富差距,实施精准扶贫,使发展成果更好地为人民群众所享有;分配体系的适当性强调可分配价值的合理空间、合适比例和有效层次(面),要提升当期投入要素的收益回报,有效限制财产过度积累对收入分配机制的扭曲,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早日出台房地产税。

三、效率变革是高质量发展的核心目标

效率变革的关键是拓展效率视野、提升效率层次,追求效益优先。作为“三大变革”中的效率变革,切忌简单地从生产、产出层面来理解效率,更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基本视角,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坚持生产与市场两条主线,以效益优先为目标,实现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和人才资源的有效融合。总体上看,效率变革主要包括生产效率、市场效率和协调效率等三项主要内容。

生产效率强调要素配置效率、企业运行效率和生产组织效率等三个方面。提高要素配置效率的关键是推进要素的市场化配置,要以劳动、资本、土地和技术等要素资源的市场化为基本抓手,重点在“破”、“立”、“降”上下功夫,即大力破除无效供给,进一步处置好“僵尸企业”;确立、培育和扶持新动能,强化科技创新,推动传统产业优化升级;大力降低实体经济成本,特别是具有普遍意义的能源成本、物流成本、金融成本和税费成本。需要注意的是,要素市场是引致型市场,受到商品市场和资源市场的直接影响,因此要素禀赋只是要素市场的构成条件,而经济发展水平和商品市场则是重要的外部影响。企业运行效率的关键是企业的组织方式和经营方式。当前,企业组织方式的关键是适应创新要素的市场化配置,并实现企业内部资源和生产方式的有效组合,比如在内部形成的众创、众筹模式,实现内部网络状产业联盟模式等;而企业经营效率的关键则是使企业适应个性化、多样化的需求变动,创新经营理念和管理方法,推进供给体系创新,有效实现供需动态平衡。生产组织效率强调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理解和有效贯彻,从而有效融合“工业4.0”、“再工业化”、“质量第一”、“服务型生产”等现代生产组织理念,推进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

市场效率重点关注三个领域,即市场准入效率、市场匹配效率和市场交易效率。其中,市场准入效率的关键是落实好“放管服”改革,进一步实施简政放权,进一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全面实施并不断完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并对创新产品和服务坚持审慎监管原则;市场匹配效率是指完善市场的体制机制,从而使市场具备更好的差异化需求识别能力、管理能力和响应能力,并具有快速、准确、有序的运行特征,从而形成定制化、个性化、减量化的需求新态势;市场交易效率主要指市场交易过程中的平稳、快速、安全等要求的实现能力,一方面交易过程要尽量简化,交易对象要尽量明晰,另一方面交易规则要满足现代化经济体系发展的要求,破除歧视性限制和各种隐性障碍。

协同效率主要是指经济与社会、经济与生态之间的协同关系和运行效率。从经济与社会来看,要增强经济实力,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要进一步优化政策管理模式和财政支出结构,针对人民群众关心的问题精准施策,包括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中小学生“择校热”、结构性就业矛盾、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2017年12月中央经济会议指出,做好民生工作,要突出问题导向,尽力而为、量力而行,找准突出问题及其症结所在,周密谋划、用心操作。从经济与生态来看,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要将生态经济作为新动能的重要载体,培育一批专门从事生态保护修复的专业化企业,着力恢复绿水青山,并使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要引导全社会资金投入到生态保护修复工程和大规模国土绿化行动,研究建立市场化、多元化生态补偿机制;要加快生态文明体制建设,深入实施“水十条”,全面实施“土十条”,打赢蓝天保卫战,健全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改革生态环境监管体制。

责任编辑:刘媛校对:于川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