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有一颗中国心

我们都有一颗中国心

摘要:大家的汗水没有白流。2005年,我们研制出了新一代冠状动脉药物支架产品,实现了药物支架真正意义上的国产化。

大家好!我叫赵志刚。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一家外国用于治疗心脏病的血管支架,刚进入我国时,价格是5万元,后来他们一下子降到了2万元。是他们好善乐施了吗?当然不是,直接原因是因为我们有了自己的血管支架产品。生产这个产品的公司叫乐普(北京)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我就是这家公司的员工,我今天要跟大家讲的,就是我们的总经理蒲忠杰的故事。

特型演员古月、笑星侯耀文都是因为心血管疾病去世的。大家知道吗?我国的心血管疾病患者有近3亿人,死亡率排在各种疾病死亡的第一位。在这种疾病中,很多都是因为心血管的某个地方狭窄了,血流过去费劲造成的。想治这个病,只需要用一个小小的支架,撑开那个狭窄的地方就可以了。在美国,1986年就有了“血管支架”。但技术的封锁,让他们的产品一直以无法承受的昂贵价格,出现在中国病人的面前。

1999年,在美国苦心钻研了近10年血管支架的蒲忠杰博士,放弃优厚的待遇,带着多项专利技术回国创业。别人问他:“为什么呀?”他只说了一句话:“我有一颗中国心。”在100多平米的实验室里,他带着不到10个人创办的公司,研发的产品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的普通心脏病患者都能用得起的血管支架。血管支架就跟圆珠笔中那个小小的弹簧一般大,但要把它研发出来,却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大家没日没夜地苦干,靠着蒲忠杰的专利技术,中国人自己的血管支架诞生了。

就当所有人都高兴地不得了的时候,一个冷酷的现实却又让大家心里发冷。虽然我们是拿到冠脉支架产品国内第一个准入证的公司,实现了国内介入治疗器械零的突破,但是很多医院不认我们的产品,卖不动呀。看到巨额的亏损,有些女员工都难过得哭了。蒲忠杰说:“哭什么呀?我们的能力不比外国人差,要想战胜他们,就要做得比他们更好。”

蒲忠杰果断地决定,“停产,中断销售,集中精力提升产品质量。”他说:“只有拿出更好更新的支架,才能获得病人和医生的信任。” 公司亏损,他跟大家勒紧腰带过苦日子。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动物试验,他带着研发人员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搭最早一趟公交车赶到实验室,几百斤重的实验猪被搬上搬下手术台,几十斤重用铅做的工作服一穿就是十几个小时。一天干下来,汗水让全身都是湿漉漉的。在突破金属和非金属异种材料焊接等关键技术的时候,工程师们连续几天不休息,蒲忠杰也跟着不休息,和大家一道修改配方、改进工艺。

大家的汗水没有白流。2005年,我们研制出了新一代冠状动脉药物支架产品,实现了药物支架真正意义上的国产化。产品获得市场广泛认可,价格却只有当时国外支架的一半。患者们纷纷选用高质量低价位的国产支架,这使得那些进口的大品牌不得不也纷纷降价了。看到这个局面,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让作为制做医疗器械的我们更欢欣鼓舞,扬眉吐气了。我们不仅打破了长期以来国外产品高价垄断中国医疗市场的局面,还为国家节约医保经费100亿元。

为了让更多的患者通过使用血管支架获得生命,蒲忠杰带领大家救助那些贫困家庭。有位来自边远山区的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家里没钱给他治病。我们公司为这个孩子免费提供手术器械和费用,请北京著名的专家为孩子做了手术。汶川大地震发生后,蒲忠杰不但带领全体员工捐款,公司还先后捐出了50万元。为了救助全国范围内贫困家庭的儿童,我们公司向乐普儿童救助会捐出100万元的项目运作经费。

又有人问蒲忠杰当年的那同一个问题:“为什么呀?”他的回答没有变,还是那句:“我有一颗中国心。”他常对我们说:“我们报效祖国,是本分。想想国家对我们企业的奖励和支持,我们就应该不断努力,做我们所有能做到的。”蒲忠杰把近五年来,累计获得国家的近2亿元扶持资金,全都用于新产品自主创新上了。公司已获得国家专利300多项,新开发的完全可降解支架产品即将再次实现我国产品零的突破,领先国际先进水平。

蒲忠杰总经理的事业在中国,他的双胞胎女儿也都在中国发展。他说:他的目标很简单,就是要带领员工让更多病人的心脏都强壮起来,因为我们都有一颗中国心。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