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取“虚怀若谷”的品格风范

汲取“虚怀若谷”的品格风范

成语“虚怀若谷”出自《道德经》:“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形容非常虚心的样子,能容纳别人的意见(成熟的谷穗总是耷拉着头,从不趾高气昂)。老子《道德经》第十五章说:“古之善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唯不可识,故强之为容:豫兮,若冬涉川;犹兮,若畏四邻;俨兮,其若客;涣兮,若冰之将释;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混兮,其若浊。孰能浊以止?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故能蔽不新成。”在这里,老子描述了一个行道之人的思考与行为特征:谨慎、警觉、严肃、融合、淳朴、浑厚、沉静、飘逸。他深藏不露,小心谨慎;办事迟迟疑疑,好像趟过冰冷的河水;待人柔顺随和,好像被春风消融的冰雪,准备流向任何地方。没有主见,就是他的主见;没有个性,就是他的个性;没有特点,就是他的特点。或许这就是老子本人的真实写照。

1558329748953

从古到今,关于“虚怀若谷”的典故也有很多,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禅师教做人”:为了解禅学的奥妙,有一位满腹经纶的学者,不远千里去拜访一位禅师。禅师在桌上准备了两只斟满茶水的杯子,然后坐下,开始讲解佛学的精义。这位学者听着听着,觉得其中某些话似曾相识,也不是什么高深的理论。他曾听人说这位禅师道行高深,从他的话语中能够得到很多启发,但交谈中并不觉得他有什么特殊之处。于是,便认为他徒有其名,骗骗一般凡夫俗子而已。学者越想越觉得心浮气躁,坐立不安,不但在禅师的讲道中不停地插话,甚至轻蔑地说:“哦,这个我早就知道了。”禅师并没有出言指责学者的不逊,只是停了下来,拿起茶壶再次为这位学者斟茶。茶杯还剩下八分满,禅师也没把茶水倒出,只是不断往茶杯中注入温热的茶水,直到茶水不停地从杯中溢出,流得满地都是。这位学者见状,连忙提醒大师说:“别倒了,杯子已经满了,装不下了。”禅师听了放下茶壶,不愠不火地说:“是啊!如果你不先把原来的茶水倒掉,又怎么能品尝我现在倒给你的茶呢?”

生活的哲学告诉我们,谦虚谨慎是修养深厚的表现,是高尚者的情操,是圣人君子的操守。敬人者人恒敬之,谦虚的人懂得尊敬和包容别人。反之,如果自以为是,骄傲自满,注定是人人厌恶之人。一个真正拥有“虚怀若谷”品格的人,必然是一个优秀的人。行走在新长征路上的中国共产党人,必须是一个心胸宽广、淡泊名利、毫不利已、专门利人的人,一个有修养的人,一个高尚的人。新时代,倡导老子倡导的“虚怀若谷”品格大有裨益。

老子说:“上善若水。”水比石头软,却能击穿石头,人如果能虚怀若谷,戒骄戒躁,事业就能更上一层楼。全社会只有谦虚谨慎,增强忧患意识,才能获取不竭的前进动力。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中华民族才能常盛不衰。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改革开放取得的辉煌成就,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反复告诫全党同志必须始终坚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作风。2013年11月25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前往临沭县曹庄镇朱村看望83岁的“老支前”王克昌,得知老人每天都听自己讲话后,真诚地说:“请你批评指正”,既充分彰显了党对老区人民的尊重和惦念,更折射出习近平总书记谦虚谨慎、敢于担当、为国为民的品质,成为学习的典范。

守初心,不忘本忘了本的聪明人,最终结局都是傻瓜。古今中外,概莫例外。在封建社会里,人们常常以当官做老爷为荣,毕生孜孜以取。于是,一些看破红尘的人就悟出两条当官的捷径:一条是杀人放火受招安,一条是隐居深山待招聘。《水浒传》描写了宋江等一百零八将在山东梁山泊造反起义后来受招安的故事。这支农民起义军打着“替天行道”的杏黄大旗,确切地说他们当中没有人能说清楚这面旗的真正含义。后来,宋江解释说,替天行道就是为朝庭做事。这样做就可以青史留名,光宗耀祖,荣耀子孙。于是,一百零八将有了奔头和归宿,他们真的替朝庭杀起人来,走上了一条自我否定的绝路。当时,方腊起义军势力很强大,朝庭打不下,便派遣宋江去征战。打败方腊以后,一百零八将死伤不少。而做官之后的宋江,日子过得并不舒心。倒是武松、鲁智深等几个没去京城领官做的人过得逍遥自在,一如既往地快活着。这说明,一个人一旦背离初心,做了自己曾经极力反对的事情,就是堕落。宋江堕落的归宿,就是喝下皇帝送来的那坛毒烧酒,便从此驾鹤西游。人生被称作单行道,调头转向很难,尤其是在跨进成功之门后,常常面对着众多巨大的外来诱惑,让人眼花缭乱、不能自己。“这山望着那山高”,宋江中了朝庭的“调虎离山计”,带着弟兄们下山去,向心中的高矗的山巅爬去,爬上以后才发现上当,都当了傻瓜。有媒体曾梳理过53名落马贪官的忏悔书,发现有14人以“我是农民的儿子”开头展开叙述。其忏悔自责之意可以理解,但这也恰恰说明贪官们是一个忘了本的“坏儿子”。假如他们能真的始终铭记自己是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出身的孩子,从小就随父下地种田,做家务活计,拾柴、捡粪、喂猪、放羊、打短工,受苦挨累,一年到头饥寒交迫,苦不堪言,就有可能不会如此肆无忌惮地作奸犯科、违法乱纪、滥用公权、损公肥私了。现实生活中,确实大有口口声声标榜自己是“农民的儿子”的“坏儿子”在“身登青云梯”后,就将自己的出身抛之脑后,与本宗渐行渐远,不仅身体远离了农民和土地,情感也变得疏远起来。他们厌恶农村,蔑视农民,背叛农业,脱离农村农民的“隔心墙”垒得很高,下乡走马观花,理政咋咋呼呼,说话装腔作势,更不用说接近乡亲、同吃同住同劳动了,不出事也就怪了。人间正道是沧桑。人生在世,忘却本分,忘记初衷,泯灭良心,不干人事,不走正道,腐化堕落,迟早会大祸临头,遭到报应。人民群众是我们党的力量源泉,人民立场是我们党的根本政治立场。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嘱咐党员干部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他说,“只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才能让中国共产党永远年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只有不忘初心使命,牢记群众路线,保持血肉联系,才能凝聚起同心共筑中国梦的磅礴力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调心态,正航程。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良好的精神状态,是做好一切工作的重要前提”。人生的规律是:心态决定命运,心有多大人生的舞台就有多大,有什么样的心态就有什么样的人生。秀才解梦的故事,最能说明这个道理。古时候,有位秀才进京赶考,住在客栈里。考试前一天夜里,他做了三个梦,第一个梦到自己在高墙上种白菜;第二个梦是下雨天,他戴着斗笠还打着伞;第三个梦是梦到跟心爱的姑娘同床共寝,但却背对背,谁也不理谁。第二天,秀才觉得这三个梦可能预示着什么,便赶紧去解梦。算命先生一听,连拍大腿说:“考试没戏了,赶紧回家吧。你想想,高墙上种菜不是白费吗?戴斗笠打雨伞不是多此一举吗?和意中人躺在一张床上,却背对背,不是没戏吗?”秀才觉得很有道理,便心灰意冷地回到店里,收拾包袱准备回家。店掌柜见状奇怪地问:“后生,不是明天才考试吗?咋今天就回走啊?”秀才如此这般地说了经过,店掌柜乐了,说:“我也会解梦,我倒觉得,你一定要留下来考试。你想想啊,墙上种菜不是高种(中)吗?戴斗笠打雨伞不是说明你这次有备无患吗?跟意中人背对背躺在床上,不是说明你翻身可得吗?”秀才一听,似乎也很有道理,于是精神振奋地参加考试去了,果然金榜题名。这个故事说明,心态不同会导致人生的截然不同。悲观的人,先被自己打败,然后才被生活打败;乐观的人,先战胜自己,然后才战胜生活。说到底,人生命运如何,由你自己决定。保持良好心态须做到:一是大度,即心胸宽。有句话说“吕端大事不糊涂”。其实,吕端小事也很不在乎。吕端被宋太宗任命为副宰相时很年轻,许多人不服气。一次他列席朝议时,群臣中就有人嘲讽道:“这么年轻就当副宰相,送了多少银子……”显然是对其不服。但吕端装作充耳未闻,从容不迫地从队列中走过。同僚中有人为此抱不平,退朝后,甚至为没有打听到嘲讽者的名字而懊恼。吕端便劝他们:“不,还是不要打听的好。如果知道是谁,心中难免怨恨。不知道的话,也没有什么损失。”听到这话的人,都夸赞吕端肚量宽宏,大为敬佩。大度方成大器。门缝里看人,“扁”了别人,也“窄”了自己。胸窄多疑是痛苦的元凶,心大释疑是快乐的开始。为人处世,将心比心。二是大气,即有涵养。涵养就是善于理解、善于接受的能力,是对事物、对其他人保持宽容的态度。涵养是人的一种个性,它与文化修养有关,但有时不与文化修养成正比。现实生活中,满腹经纶者行为龌龊、目不识丁者品德高尚的事例比比皆是。因为涵养不仅仅是掌握知识多少,而关键在于理解人的能力的高低。涵养表现在生活细节当中,一言一行都反映人的涵养如何。三是大诚,即守信用。诚是做人之道,为人之本。对自己,要真心实意地为善祛恶,光明磊落,毫不掩饰;对他人,要开诚布公,不隐瞒,不欺骗。一句话,诚实就是表里如一,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做老实人。四是大节,即有尺度。节是做人的根本。凡事须有度,哪一个方面的放纵,都可能给自己带来极大的损伤。在《三国演义》里,桃园三结义的三兄弟各有弱点:羽善待卒伍而骄于士大夫,飞敬爱君子而不恤小人,备则过于讲究哥们义气。刘备的江山,筑于情义,毁于情义。尤其是关羽死后,为了给兄弟们报仇,刘备不顾赵云等人的劝阻,率军东征,结果导致刘备集团从强盛走向衰败。教训说明:讲感情不可唯感情,哥们义气害死人。凡事有尺度,过之不及。过分重情谊,就等于以私代公;过分行使柔术,就等于懦弱无力;过分标榜仁义,就接近于虚伪;过分强调正规,就接近于邪术。德国哲学家叔本华曾经说:“事物的本身并不影响人,人们只受自己对事物看法的影响。”就是说,一切事物的根源不是事物的本身,而是有权对该事物做出不同评价的我们自己,我们的信念、评价与解释最关键。我们可能无法掌握风向,但我们至少可以调整风帆;我们可能无法左右事情,但我们至少可以调整自己的心情。湿柴不能起火,灰心泄气的人难以燃起热情,也不会有美好的人生。做人的差距就产生在心态的调控上。血的教训是:心态失衡,心情失控,人生航程将会跑偏。

责任编辑:刘媛校对:于川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