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中国力量”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中国力量”

1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强调,当前,我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论断,其核心是一个“变”字,是对国际格局发生巨大变迁和国内治理出现综合难度的重大判断,其本质是重塑世界秩序,完善全球治理机制。

深刻理解大变局的内涵特点及形成原因,对于深入了解当今国际形势发展规律,正确审视影响我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应对国际上各种不稳定因素的影响,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抢抓历史交汇期战略先机,具有极其重要而深远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权力分配出现大变局。

过去500年来,世界范围内权力的分配发生了三次大变局。

第一次是西方国家的实力崛起。西方国家实力崛起从15世纪新航路的开辟和地理大发现开始,到18世纪末期达到高峰。

第二次是美国的崛起。1898年,美国在美西战争中获胜,拉开了其大规模海外扩张的序幕。此后美国迅速构建了自己的海外殖民贸易体系,在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后到今日,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

第三次可以称之为“他者的崛起”,也可称之为“后美国时代”。对于这个时代的起始点,说法不一,多数学者认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是给世界各国造成了灾难性政治经济影响的开始。肯定的是,2017年可以认定为全球向“后美国时代”加速前进的历史起点。

第三次国际权力分配大变局的集中体现就是美国开始逐步衰落,一批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世界经济中心向亚太转移,世界力量对比出现“东升西降”的现象。这个阶段,世界多极化迅速发展,国际力量对比趋于平衡,世界主要力量体现出三个层级:第一层级仍是美国,第二层级包括中国、欧盟、俄罗斯,第三层级为“脱欧”后的英国,以及日本、印度。这一格局预示着国际权力由少数西方国家轮流“坐庄”的局面结束,一个真正的全球秩序诞生了。

二、国际关系出现大变局。

由于“他者的崛起”,尤其是中国综合实力的提升,让美国倍感压力。美国将中国和俄罗斯确定为主要战略对手,导致中美、美俄矛盾激增,博弈加剧。此外,美国自认为是“带头大哥”,一贯的做法开始让欧盟各国反感,美国和欧盟各国之间的“蜜月期”已经过去,“窝里反”和“对着干”现象时有发生。特朗普上台之后,继去年怂恿法国脱欧后,今年又怂恿英国“硬脱欧”。特朗普甚至直接公开抨击欧盟和北约。他说:“我认为欧盟是一个敌人,尤其在贸易领域。”他指责欧盟的成立“是为了占我们的便宜。”这一系列做法引发了大西洋两岸尤其是欧洲对欧美关系的强烈关注与担忧。

同时,美国在保持军事独大的基础上,逐步减少“国际警察”对外用兵行为,“内视化”趋势上升,外交服务于内政倾向明显。由于美国的独断专行,促使西方国家重新审视与美国的关系,国家利益至上取代了意识形态的认同,纷纷开始寻求战略自主之路。此外,美欧等西方国家极力倡导的以自由、平等和人权为保障的世界政治秩序面临崩溃,国际关系正在进入国际格局的多极化、大国关系的多样化、国际体系的多元化的新时代。

三、经济秩序出现大变局。

当前,世界经济秩序的特点集中体现为全球化、一体化。各国之间的经济联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密,世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然而,各国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突出。例如,美国热衷玩“退群”,不断刺激伊朗的神经,对中国产品加征惩罚性关税,打压中兴、华为等行为,手段之卑劣令人发指。其本质就是破坏国际经济秩序,推行贸易霸凌主义。

可喜的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自我意识迅速增强,第三世界的国内求变进程加速,国际经济全球化、一体化主张和声音不断加强。从当前国际经济力量对比看,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地位短期内不会被动摇,中俄相对弱势的局面仍将保持,但力量对比将逐渐向相对均衡的方向发展。随着亚洲崛起,全球经济重心正在逐渐向亚洲转移。中国作为负责任的经济大国形象逐步深入人心,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推动多边和双边合作深入发展,坚持共商共建共享“一带一路”倡议,扩大金砖“朋友圈”,维护和推进G20合作势头……中国走出一条与美国完全相反的道路,让世界各国和人民看到了希望。

四、全球性问题出现大变局。

所谓全球性问题,是指当代国际社会面临的超越国家和地区的界限,关系到整个人类生存与发展的严峻问题。全球性问题具有普遍性、综合性和挑战性。它的发生,不会因为社会制度性质的差异和经济发展水平高低而有所区别。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世界各国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方面相互渗透、相互依存日益加深,全球性问题随之而来。进入21世纪,全球性问题主要有贫富差距悬殊、生态环境恶化、毒品泛滥加剧、恐怖主义增多、民族冲突加剧、政治体制改革、国家主权危机等等。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