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919年12月:岁末的斗争与变革

【2019-12】1919年12月:岁末的斗争与变革

1919年12月,毛泽东率湖南“驱张”代表团来到北京,与此同时,在国内,白话文运动突飞猛进;在国外,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为世人所知。一场场新与旧的交锋正在上演……

毛泽东与北洋军阀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堂堂乎张,尧舜禹汤;一二三四,虎豹豺狼”。这句民谣,道出了湖南老百姓对军阀张敬尧及其兄弟的切齿痛恨。张敬尧是北洋皖系军阀。保定军官学校第一期毕业后,他靠着所谓的“杀敌骁勇”,一路高升。1918年3月,北洋政府任命张敬尧为湖南督军兼署省长。督湘后,他和三个兄弟(张敬舜、张敬禹、张敬汤)称霸一方,肆无忌惮地鲸吞湖南人民的财富,实行残暴统治。

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1919年6月3日,长沙各校罢课。毛泽东主编的《湘江评论》,更是大声地鼓与呼。但张敬尧逆历史潮流而动,查封《湘江评论》,解散湖南学生联合会。眼看着湖南爱国运动要被张敬尧镇压下去,9月,毛泽东与原学联干部酝酿驱张问题,认为张敬尧在湖南一天,湖南老百姓就多受一天折磨,湖南学生运动就没法开展,爱国思想就无法传播。11月16日,毛泽东在新民学会欢迎新会友的会议上,提出当前的任务是“驱张”——要揭露张敬尧卖国、亲日、残民、专横的罪行,利用直皖军阀的矛盾,把他赶出湖南。

12月18日,毛泽东率湖南“驱张”代表团来到北京,这是他第二次来京。在湖南一师易培基、李青崖(夫人吴琴清)的帮助下,通过京都市政督办公署坐办(类似今天的市政府秘书长)吴瀛(吴琴清之弟)的关系,住进了北京北长街99号的福佑寺。

一到北京,毛泽东等人就在福佑寺里成立了平民通讯社。毛泽东亲任社长。后配殿既是“办公处”也是“卧室”,香案做“办公桌”,“床”就是木板架起的通铺。白天,他们调查访问;晚上伏在香案上整理材料,编辑、撰写、油印稿件。12月22日,通讯社开始向各大报社发稿。毛泽东经过一番调查,写成《〈湘人力争矿厂抵押〉呈总统府国务院及外财农商三部文》,揭露张敬尧与湖南省矿务局长张荣楣狼狈为奸,贪污受贿,不惜将水口山矿产权拱手交给外国人的无耻行径,被北京《晨报》全文转载。12月24日,旅鄂的易礼容等学生,在武昌鲇鱼车站查获张敬尧所部私运的45袋(每袋约200斤)鸦片烟种子。毛泽东知道后,让易礼容携带烟种、照片,来北京“公布”。毛泽东起草《湘人对张敬尧私运鸦片之公愤》文,向全国散发。

驱张运动产生了明显效果,张敬尧的罪行逐渐大白于天下。在各方声讨下,他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直系军阀吴佩孚、冯玉祥和湘军谭延闿取得默契,放湘军长驱直入。1920年6月,张敬尧不得不滚出了湖南。

把有生命的词汇搬到纸上来

白话文就是市井白话。《西游记》《水浒传》等小说就是用古代白话写的。“之乎者也已焉哉”这样的文言文,是以古汉语为基础的书面语。直至晚清,白话文依旧难登大雅之堂,但文言文却离口语越来越远了,如这句话“我吃过早饭了”,如果用文言文来说,就是“吾食饔矣”。

白话文运动最伟大的成就,就是用白话文代替了文言文,占据了教育阵地,教育得以普及。1918年6月16日,《申报》第7版《太原》刊登了一则消息——《小学用白话之省署主张》:据省署传出消息,兼省长阎锡山以国民学校原为儿童略识文字,能通晓告白、报纸等而设,然查所选教材皆为文话,于实际上甚不适用,因拟将小学所用课本一律改用白话,俟征集妥协编辑完全后,即饬令一律改用云。1920年,北洋政府教育部要求小学教科书改用白话文。

古文是没有标点符号的。白话文运动的另一项重大成果,就是标点符号的推广。1919年4月,胡适、钱玄同、刘复、朱希祖、周作人、马裕藻6名教授,在国语统一筹备会第一次大会上提交《国语统一进行方法》议案,提出汉语也要使用标点符号。1920年2月2日,北洋政府教育部发布第53号训令——《通令采用新式标点符号文》。中国第一套法定的新式标点符号从此诞生。

白话文运动还有一项成果,就是白话报纸盛行,为民众所接受,逐渐成为报纸的主流。1918年5月,鲁迅在《新青年》上发表第一部白话文小说《狂人日记》。白话文运动在文学方面率先突破,文学研究会、创造社、新月社等新文学团体也相继成立。到1919年12月,全国的白话报至少出了400种。

鲁迅先生曾说:“从活人的嘴上,采取有生命的词汇,搬到纸上来……”回望百年前的白话文运动,今天更加明白,文章要让千百万群众“好懂”。

光是能够弯曲的

大科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世人皆知。1919年12月,英国皇家学会和皇家天文学会联合会议的一份报告,开始把他推向科学界的至高地位。

早在1905年,爱因斯坦就提出了狭义相对论,但只适用于匀速运动系统。1915年,他又提出了一个崭新的理论——广义相对论。第二年,爱因斯坦完成了总结性论文《广义相对论的基础》。广义相对论适合加速运动和引力在内的系统。解释得通俗一点就是:行星并不是被太阳吸引,而是太阳巨大的质量使时空出现了“凹陷”,导致行星做曲线运动。同理,从遥远恒星发出的光,经过像太阳这样大质量的天体时,光路会弯曲。这种偏差极其微小,相当于从5公里外看一枚硬币的宽度,但日食时可以观测到。

光路还能弯曲?这太不可思议了。

在英国天文学家爱丁顿的鼓动下,英国派出了两支考察队,分赴巴西北部、非洲西部观察日全食。1919年5月29日,当加勒比海上的一弯新月完全遮挡住太阳的时候,天文学家赶紧测量被遮住的太阳旁显现出的光,比之前偏移了多少。观测结果令人振奋,但需要仔细论证才能下最后的结论。

11月7日,伦敦《泰晤士报》发表题为《科学革命:新的宇宙理论推翻了牛顿的观点》的文章;11月10日,《纽约时报》在头版写到《天之光倾斜》;12月,英国皇家学会、皇家天文学会联合召开会议并推出一份报告:经过研究论证,英国考察队观察结果与爱因斯坦的预言完全一致。

12月14日,德国《柏林画报》周刊封面刊登了爱因斯坦的照片,并配上这样的标题:“世界历史上的新伟人: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他的研究完全颠覆了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他的发现堪与哥白尼、开普勒、牛顿比肩。”

(作者:刘岳,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副巡视员)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