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凌驾于科学背后的治理衰败

政治凌驾于科学背后的治理衰败

持续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正在酿成美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非传统安全危机。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近4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达到20万例,抗疫不力的特朗普政府持续遭到各界批评。但就在此时,美国媒体却爆出消息称,为避免削弱总统特朗普所传达的政治信息,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官员已对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发布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周报》进行了多次语言修改。

作为一线医护人员与科学家用以了解疫情走向的关键资料,周报竟能被政客随意改动,这毫无意外引发了美国全社会的震动。不少公共卫生界人士表示,这一举动简直就是某些政客的“无耻表演”,是美国政府将政治凌驾于科学之上的最新例证。事实上,自疫情发生以来,“美式抗疫”就始终在政治对科学的倾轧中趑趄不前,这样的“无耻表演”充斥于疫情防控的每个环节,映射着当前美国政治与治理的衰败。

众所周知,美国政府系统中有所谓的政务官和事务官之分。前者是选举产生的有固定任期的政治人物,代表政党利益;后者则是通过制度化录用的长期在任官员,代表政策的专业度与延续性。但这看似并行不悖的两条线路,在实际政治与政策运作中并不如说起来那么理性与清白。一方面,政务官已越来越多地介入专业事务。虽有任期限制,但在其所掌握的权势与资源面前,事务官基本只能处于“缴械状态”。人命关天的疫情防控都能被政治化,政客对普通民众的愚弄与毫不负责一览无余。另一方面,长期在任的专业官员也逐步形成了自我循环的部门利益,从而在某些政策执行过程中,做出对某一方政治力量有利的行为。现如今,某些政务官与事务官正在合流,共同以选举、党争等特定的一己私利,公开侵蚀着科学态度与专业精神,消耗着相关机构的公信力。

同样需要看到,美国民众的反智倾向也助长着某些政客的政治化操弄。所谓“反智”,集中表现为某些民众对专业精英的不信任。这种倾向,如今在共和党的支持者中表现得更为明显。究其原因,除了共和党相对而言与专业主义更格格不入之外,其支持者受教育程度相对较低也是一个关键因素。从2018年中期选举的出口民调看,受过高等教育者支持民主、共和两党的比例分别为53%和45%,而在未受过高等教育者中,这一比例则为37%和61%。这样的分野,也加剧着共和党选民的反智倾向。以佩戴口罩为例,在特朗普近期多次举办的竞选集会现场中,数千支持者中几乎没有人佩戴口罩。也有民调显示,仍有20%的美国民众认为佩戴口罩有害。由此可见,选举周期的叠加之下,各色阴谋论加剧着反智倾向,形成了疫情持续失控的恶性循环。

无论是科学的政治化还是民众的反智化,背后根源都在于美国政治的极端撕裂。在选举制度的扭曲下,民主、共和两党逐渐分别形成了各自固有的、水火难容的基本盘,任何一方要胜出都不会指望得到另一方选民的支持。其结果就是,美国是一个国家,但两党却是代表特定利益甚至某些一己私利的非全民政党。他们不会回应美国普通民众的诉求,反而会通过刺激本党基本盘来对抗另一党的基本盘。只有激化矛盾、将对手彻底污名化,才能愚弄并固化本党选民。

在疫情防控的问题上,美国一些政客至今仍不愿将之视为危及民众生命的重大挑战,反而总想将其看作竞选连任的绊脚石而一脚踢开。殊不知,他们真正踢开的是民众的安危和所谓“灯塔”的信用。正是这样的私心泛滥,将一场“天灾”变成了“人祸”。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