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以人为本

论以人为本

人,是动物人、社会人、经济人、文化人、政治人的统一。以人为本即把人当作宇宙万物之本,是一种哲学思想,一种执政理念,一种行动指南,是对以神为本、以物为本的批判和超越,也是对人的价值的一种回归与尊重。

以人为本的基础是尊重人性。人性即人的本性。有人说人性善,其实是希望人向善,相信人能够从善,道德的价值在于劝善和导善。有人说人性恶,其实是警惕人为恶,为了人弃恶,法律的意义在于惩恶和防恶。有人说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也许更加接近真实与理性。人类善恶并存,需要道德的劝善和导善,也需要法律的惩恶和防恶。国家治理离不开法治,也离不开德治。法治也好,德治也罢,都是人在治,治来治去治的都是人。以人为本,就是以人性为本,抓住人性就抓住了根本。

以人为本的关键是完善人格。人格即人的品格。民族复兴,说到底是人的复兴。人的复兴,根在人格的完善。早在民国初年,人们就在大谈国民性改造。100多年来,总有人盲目悲观,把自己骂得一无是处;也有人夜郎自大,把自己奉若神明;还有人麻木不仁,对自己听之任之。人格也是人的资格。正义感、责任感、公益心与创造力的塑造,规则意识、诚信精神、工匠精神、竞争精神、团队精神的养成,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国家治理影响人格水平。以人为本,就是以人格为本。抓住人格就抓住了根本。

以人为本的实质是顺应人心。人心即人的愿望,包括人的需求、欲望、动机。老子说,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以人为本追求的是人心所向。尽管人情有冷暖、世态有炎凉,但是,人心总体向善、向好、向上,社会大体上在良心的轨道上前行。值得注意的是,人类历史上悲剧不断,丛林时代弱肉强食,殖民时代血腥屠杀,二战时期法西斯丧心病狂。悲剧源自邪恶。顺应人心绝不是顺应邪恶。古人讲天理、国法、人情。国家治理影响人心向背。以人为本,就是以人心为本。抓住人心就抓住了根本。

以人为本的核心是保障人权。人权即人的权利,是生命权、财产权、发展权、自由权、尊严权、幸福权的集成。古人讲,民惟邦本,本固邦宁。本固,固的就是这些权利,固在敬畏生命、保障自由、促成发展、增进人的尊严与幸福的基础之上。马克思主义追求社会公正、人类解放和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中国共产党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打碎的是锁链,伸张的是正义,追求的就是人权。国家治理影响人权状况。以人为本,就是以人权为本。抓住人权就抓住了根本。

以人为本的前提是爱护自然。自然即人力作用以前茫茫宇宙之中天生的一切,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条件。人类对于自然,走过了一段从恐惧到肆虐、再到敬畏的弯路。恐惧时代,人们迷信于自然,不知所措。肆虐时代,人们任性于自然,为所欲为。敬畏时代,人们才尊重自然,找到了正确对待自然的理性。人类离不开自然,自然不一定需要人类。人类对自然界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自杀式掠夺与破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国家治理影响自然环境。以人为本,绝不意味着非礼自然。以人为本,就是以自然为本。抓住自然,就抓住了根本。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