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文化> 正文

王中江:老子的洞见和智慧

摘要:老子是我国先秦时期重要的哲学家,道家学派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人物,其思想对包括知识分子和平民在内的中国古人的精神建构发挥了极其深刻的作用,在如今也具有许多值得发掘的现代意义。本期报告,北京大学哲学系王中江教授从对道家文化的总体认识谈起,分别介绍了老子的世界观、思维方式和政治哲学三方面内容,较为系统地分析了老子的洞见和智慧。敬请关注。

王中江

王中江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点击观看完整报告视频

点击查看专辑

点击查看课件

今天我们讨论的题目是《老子的洞见和智慧》。

一、对道家文化的总体认识

(一)千古名对“老子天下第一”

在讨论之前,我们可以先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世间流传一千古绝对说“老子天下第一”?老子的著作《道德经》只有五千言,在所有伟大的古代文明国家里,没有哪一位思想家或哲学家凭五千言的著作就得到这么高的评价。老子对宇宙、社会、人生都有着高明的见解和透彻的了解,他的著作虽然篇幅短小,但表现出了无穷的智慧。近代以来,在东西方文化交流过程中,中国的一些著作被翻译成各国语言。据统计,全世界翻译版本最多的著作是《圣经》,排名第二的就是《道德经》。为什么《道德经》能够在世界范围内得到普遍传播,并成为各种语言都会翻译的著作?说明老子的智慧是高深的。

明代哲学家王阳明的思想受到老子的影响,他年轻时认为“科举并非第一等要紧事”,天下最要紧的是读书做一个圣贤的人,后来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近代思想家章太炎通过研究著作《道德经》,认为老子是一个胆小的人。一个胆小的人竟然能得到“天下第一”的赞誉,这不是很奇怪吗?我们该如何理解?我认为老子是谦卑、谦虚,对于这个问题后面我们还会谈到。

(二)为什么我们需要智慧?

知识和智慧是不同的。知识是各种各样的技术或基础学问中的某一个方面、某一个领域里的真理,或是我们该如何去做的具体技巧。如果仔细区分的话,知识和技术是可以分开的,但它们都是对某一个方面的解释;而智慧是整体性的,是对宇宙、世界、社会提出整体的解释。社会学是研究社会的一部分,经济学研究如何通过劳动获得最大收益,是社会里经济的部分。哲学提供的智慧是如何建立一个好的社会的整体理想、理念,以及我们每个人怎样过好个人生活,即人生观、价值观的问题。

老子的哲学属于智慧。智慧不像具体的知识,有物理、化学、经济学、法学的,它非常难以把握,是抽象、虚无缥渺的。但某种意义上讲,智慧也是非常实在的,比如孔子、孟子讲的一些真理,孟子讲“充实之谓美”。在这里我们强调的老子的智慧,就是树立遵循自然法则、社会法则、人生法则的个人价值观,这是一个真理,也是获得美好生活的捷径。

宋代开国君主赵匡胤曾问过宰相赵普一个问题,“天下何物最大?”信仰权力的人可能会说权力最大,最有势力的人就是最了不起的。从权力上讲,赵匡胤是天下之主,宰相赵普的权力次之,他们是否认为权力最大?赵普一时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因为“最大”没有空间、时间或其他限定条件。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之后,他答:“道理最大”。

为什么说道理最大?这个问题涉及到中国文化的核心价值理念。“道理”现在仍然是我们经常使用的一个基本词汇,是做人做事的基本标准。还有一个词是“道德”。道德是中国人对伦理道德的最高概括,它的词源非常久远,既可以说源于儒家,也可以说源于道家。孔子和老子的思想虽然不同,但都讲“道”和“德”。道理、道德里面都有一个“道”,我们可以把“道”提炼出来,作为中国文化的核心、最高价值和真理,因此我们讲的老子的道是一个能代表中国文化的核心符号。

赵普说道理最大,赵匡胤对他的回答非常满意。在中国历史上,道教和佛教基本上是在野的,儒家具有主导性,是在朝的。所以这里讲的“道理最大”更倾向于儒家的道理。有句话叫“半部《论语》治天下”,它的出处就是赵普辅佐赵匡胤打天下又坐天下的故事。《论语》的字数也很少,篇幅比《道德经》稍长一些。“治天下”只要半部《论语》就够了,另外半部做什么了?打天下用。这样一来好像一部书就可以做任何事,说明什么?书中的智慧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老子《道德经》的智慧同样如此,可大用之也可小用之,大之治天下,小之用于修身。其中的妙处我们要用心慢慢思考、理解、掌握、运用。

韩非子是法家的代表人物,也是历史上第一个为《道德经》作注的哲学家。为什么法家的韩非子会为道家老子的书做注释呢?说明广义的道家学说、黄老学包含非常丰富的内容。

前面我们说追求智慧可以解释自然、社会、人生,让每个人过上好的生活。那什么是好的生活,或者说什么是幸福?西方哲学家伯特兰·罗素认为,一个幸福的人,以客观的态度安身立命,他具有自由的爱和广泛的兴趣。凭着这些爱和兴趣。同时凭着它们使他成为他人的爱和兴趣的对象,他获得了幸福。我们可以理解为具有知识和爱心的人是最幸福的。而爱心是需要智慧、伦理、价值提供给我们的。一个人不是有了爱的动机、愿望就能真正去爱,培养出爱心的人实际上是能够运用知识和智慧实现爱的目标的人。人类追求知识和智慧整体上要解决三个问题:一是如何过上与外部自然环境相适应的生活,解决生活方法的问题;二是要建立人与人能够和睦相处的良好社会秩序;三是要实现自我的身心和谐。身心关系很复杂,哲学里对此有非常多的讨论。一个身心充满矛盾和冲突,不可能拥有好的生活。身心和谐是人生观里非常重要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就要靠伦理和信仰。

(三)什么是道家的智慧?

道家思想,特别是老子的思想为我们解决上面三个问题提供了什么样的智慧?

汉代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里对子学进行了一些概括,他说“儒者博而寡要”,意思是儒家太广博了,结果就是“劳而少功”。汉初七十年是道家对中国影响最大的时期,从文帝到景帝再到窦太后都是信仰黄老学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司马迁对儒家的评价没有对道家高。司马迁在《史记》中评价道家说“道家使人精神专一,动合无形,赡足万物。其为术也,因阴阳之大顺,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与时迁移,应物变化,立俗施事,无所不宜,指约而易操,事少而功多。”道家的黄老学里融合了儒家、墨家、名家和法家思想,适应广泛,可以做最少的事,成就最大的功业。怎么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要把握“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的核心。班固的《汉书·艺文志》也对道家学派做了概括,“道家者流,盖出于史官,历记成败存亡祸福古今之道,然后知秉要执本,清虚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君人南面之术也”。意思是道家这个学派大概是出于古代的史官。他们记录了很多历史上的成败存亡,懂得了“秉要执本”。道家的本就是“清虚以自守,卑弱以自持”。老子强调弱和柔的概念,章太炎说老子胆小,班固把道家的思想概括为“卑弱以自持”,我们至少可以看出老子是一个谦虚谨慎、处事低调的人,而不是一个狂傲自满的人。吕不韦的《吕氏春秋》分别用“贵仁”和“贵柔”两个字概括了孔子和老子的思想。贵仁就是崇尚仁爱,贵柔的柔即柔和、柔弱。

近代在理解中国古代文化特别是道家文化时,往往会产生一个表面性的误解,认为老子的哲学太消极,比如老子主张“无为而治”。认为无为的结果是能把事情都做好,消极的做法产生了积极的结果,看起来好像有点矛盾。还有人觉得老子的哲学是种愚民政治,让大家不要运用聪明智慧。究竟老子的智慧该如何理解?

老子的智慧整体上可以分为三部分:一是提供了一个世界观、宇宙观。老子讲,“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二是提供了一个建立好的国家的方法。《道德经》第八十章有一段关于“小国寡民”的描述,人们认为是老子对建立好的国家的设想。即一个人口稀少,面积不大的小型国家,生活在里面的人安其居,乐其俗,非常幸福。看起来生产、技术水平很低,但生活质量非常高。这句话也被人们认为是消极的,因为老子提倡把国家变小,为什么不能追求成为大国呢?老子也讲了大国的治理,如“治大国若烹小鲜”,“大邦者下流”。大国对小国要友好、谦虚、甘居“下流”,不能强横地去征服,这样才会赢得小国的尊重。三是提供了一套修身的方法。儒家讲修身,道家也讲修身。但老子讲的修身不是后来道教发展出来的用来求长生的保健方法,而是如何提高我们的精神境界,是精神、心灵的一种修炼。

老子之后,道家思想出现了分化发展,其中最主要的支流以庄子为代表。庄子一支上的代表人物还有杨朱。除此以外,道家的主要发展是黄老学派。这一学派将对黄帝的信仰与老子的思想相结合,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马王堆出土的帛书里有一部经典叫《黄帝四经》,就是关于黄老文化的。包括先秦时期管子的学说,源头也在老子。

老子是长寿的,有人说他活了200岁,这种说法不免有些神话色彩。今天我们猜测老子活到了90多岁,以古代的生活方式来说已经相当长寿了。老子最终归隐的地方跟他的年龄一样,也是一个谜。他曾任守藏室史一职,离任后打算隐居起来。传说他一路向西走到函谷关,守关的尹喜将他拦住,请他将毕生所学写下来。于是老子留下五千多字的《道德经》,继续西行。有人说他后来到了印度,成了佛陀的老师,这种说法很可能是道教信徒编出来抬高老子的。我觉得对于老子,我们不需要这样去抬高,客观看待就能发现他的智慧博大精深,值得学习。

世界哲学里有一种女性主义哲学(女权主义哲学),如果要讨论中国哲学里有谁是女性主义哲学的创导者,我认为就是老子。中国古代传统社会是农业社会,由于社会分工的问题,处于统治地位的儒家思想在某种意义上讲是存在重男轻女观念的。而佛家和道家没有男女不平等观念,佛家讲众生平等,道家注重发挥柔弱一方的力量,在男和女中,女性代表柔弱的一方。

图片1

上图是马王堆出土的帛书《道德经》。帛书以白色丝帛为书写材料。古代文明真的很了不起,古人的丝绸埋在地下上千年还保存得很好,只是略有残缺。迄今为止,我们一共发现了四种《道德经》的地下抄本,其中最早发现的是郭店甲本抄本,然后是马王堆的帛书甲本和乙本,还有抄录于汉武帝前后的汉简。除了《道德经》以外,《周易》这本书也被挖掘出了四种,二者在古籍中同为发掘数量最多的,说明在中国早期,这两本书的影响力最大,传播得最广。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马中豪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