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政治> 正文

周清杰:新发展阶段 新发展理念 新发展格局——学习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摘要: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擘画了我国未来发展的宏伟蓝图,作出了应对变局、开辟新局的顶层设计,在党和国家发展进程中具有全局性、历史性意义。北京工商大学周清杰教授结合自己的专业,就《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涉及的经济层面的内容,深入阐述了新发展阶段、新发展理念、新发展格局,对于我们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具有一定的指导作用。

周清杰 图片01

周清杰 北京工商大学 教授、博士生导师

点此浏览完整报告

点此浏览视频专辑

点此浏览课件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建议》既涵盖了“十四五”规划,又有2035年远景目标,时间跨度从2021年到2035年,逻辑主线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要科学把握新发展阶段,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实现经济行稳致远、社会安定和谐,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开好局、起好步。《建议》的核心要义是新发展阶段、新发展理念、新发展格局。

一、正确把握新发展阶段

“十四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第一个五年。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对“十四五”时期我国发展作出系统谋划和战略部署,明确了“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和2035年远景目标。

(一)世界经济格局更加多元化,并继续呈现分化和量变趋势

我们现在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国际力量对比深刻调整。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凌行径上升,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加剧了世界经济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供给端的国外供应链不稳定,需求端保护主义盛行。

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全球经济陷入“大萧条”以来最严重衰退。2020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4.4%。其中,发达经济体将下降5.8%,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下降3.3%。在主要经济体里面,只有中国保持了正增长。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则,2020年中国将会实现1.9%的正增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0年发达经济体,比如,美国将下降4.3%,欧元区将下降8.3%,日本将下降5.3%,英国将下降9.8%,加拿大将下降7.1%。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里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0年印度将下降10.3%,俄罗斯将下降4.1%。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全球经济2020年将下降4.4%。实际上,这是20世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经济下降的幅度已经超过了2008年、2009年美国金融海啸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当然,按照这个预测,2021年全球经济将会复苏,因为2020年基期底数比较低,也就是说会有一个基数效应。

在当前形势下,国际贸易和投资大幅萎缩、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国际交往受限、地缘政治风险上升,世界经济面临很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如果进行中外对比,我们会看到中国经济在第二季度已经实现单季度正增长,在第三季度继续强劲反弹。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已经实现了正增长。按照这个趋势,2020年中国经济将实现正增长。除了中国之外,其他的经济体还都处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中,基本上处于衰退或者萎缩期。在这种情形下,中国经济内部正常外部疲软,输入性负面冲击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一定影响。当然,中国经济率先复苏以后,依靠完整的产业链,我们的出口市场会扩大。

我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断提升。2010-2019年,我国经济总量的世界占比从9.2%提高到16.4%。同时,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总量世界占比从31.1%提高到37.3%,我国GDP增长对世界和发展中国家的贡献率分别为28.9%和51.6%,中国连续十年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

(二)经济发展经历阶段性变化

从长期趋势来看,中国经济整体还是稳中向好的。我们有一个庞大的国内市场,有完整的产业链,有充沛的人力资源储备,也有不断完善的制度所释放的红利。无论是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我们的政策工具箱里面未用的工具还是比较多的。从这次中国经济的反应,可以看到我国经济的韧性是非常强的。2020年我国经济增长从统计数据看,在第一季度负的6.8%之后有一个深度的大“V”,这说明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很大。但是,很快我国经济就在第二季度反弹。

我国率先走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后,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进入“跟跑”“并跑”“领跑”并存且“并跑”“领跑”分量不断加大的时期。比如,在全球互联网经济发展中,像美团、拼多多等互联网平台,都起到了一个领跑者的作用。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党的十八大以后,中央提出经济新常态。我们在讲“三期叠加”的时候,就讲到我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转变成中高速增长,由过去主要追求增长速度转向追求质量和效益。在高质量发展阶段,我国的制度优势显著。比如,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我国的制度优势更加明显。

我国的宏观治理效能也在提升。比如,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各级政府包括中央政府对疫情的防控,我们的复工复产,大家从中看到政府的治理效率是非常高的。中国经济整体还是长期向好的,按照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中央的规划,到2035年我国进入中等发达国家行列。那么,未来15年,也就是从2021年到2035年,中国经济将会再翻一番。用经济学中的“70法则”来讲,大概需要保持经济增长4.5%到5.0%,就可以实现这一目标。

我国的人力资源非常丰富,国内市场空间巨大。我们有东西部阶梯式的分布,也有南北分布;既有资源丰富重工业比较发达的地区,也有服务业高度发达的地区,国内地区之间互补性的区域关系非常明显。我们通过国内产业梯度的转移和国内区域之间的经济合作,可以对冲化解国外输入性的危机。另外,我们的社会大局稳定,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也得到了充分体现。

现在我们正经历的这种阶段性变化,也是因为过去我们依靠廉价的劳动力或者廉价的要素,通过投资驱动和出口导向的增长方式已经难以为继了。比如,从2010年到2020年经济实现翻一番,像我们的有色金属消耗量2010年在全球的占比已经超过40%了,如果我们的经济增长方式不改变的话,还是靠过去的这种粗放型的增长,高污染、高投放、高消耗的增长方式,到2020年实现比2010年翻一番,实际上我们的资源承载能力是无法实现的。我们现在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需要通过更多的创新,在同样的投入下实现更高的产出,来实现经济高质量的增长。

比如,2005年我们作为世界工厂以后,中国整个产业的盈利能力,它的产业链的分布基本上处于整个产业链的中间,在所谓的微笑曲线的底部。也就是说,我们主要以加工组装为主。这些产业都是属于低附加值的。而上游的品牌研发设计,下游的渠道,我们都不控制。实际上,这种低附加值的产业发展模式是不适应高质量发展的。我们应该成为“微笑曲线”的两端,通过增加科研的投入,来获得整个产业的新产品和新技术的控制。另外,通过品牌、通过渠道,来获得末端的高附加值。

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我们还有很多的短板。比如,重点领域关键环节改革任务仍然艰巨,农业基础还不稳固,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较大,生态环保任重道远,民生保障存在短板,社会治理还有弱项。实际上,中国的基尼系数仍处于警戒位置,也就是说整个社会的收入差距还比较大。这种较大的收入差距,一方面是经济发展的结果,另一方面需要我们通过税收来缩小收入差距,实现社会均衡发展。

“三农”问题一直都是我们经济发展的一个短板。在整个发展过程中,应该说城乡差距虽然有所缩小,但还是差距相对比较大。农村基础设施和城市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如何在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按照世界银行的估算,2019年中国的人均GDP已经突破1万美元。我们正处在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迈向高收入国家行列的关键时期,我国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三)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阶段

2020年,我国GDP将突破100万亿大关,“十三五”规划目标任务即将完成。5575万农村贫困人口成功实现脱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胜利在望。2021年,我们即将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第一个五年。所以,这个第一个五年非常重要,它是一个起步期。

责任编辑:吴自强校对:王瑱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