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公共卫生多边防控机制

构建公共卫生多边防控机制

【摘要】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各国都面临着抗疫情、稳经济、保民生的艰巨任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更是如此。未来,“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应在经济利益共享、政治民心互信、共商共建互援的基础上,协调国际机构、落实防控指南,并建立联防联控机制,包括全周期监测防控体系、疾控防治对口机制、物资应急保障体系以及境内外全过程管理体系等,布局设置区域防治标准设施,畅通应急公共产品通道,加强公共卫生产品供给,为“一带一路”安全保障体系建设奠定基础。

【关键词】风险治理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 公共卫生安全 【中图分类号】C913 【文献标识码】A

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我们秉承‘天下一家’的理念,不仅对中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负责,也对全球公共卫生事业尽责”。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蔓延,对人类的生命安全形成了严重威胁。由于社会发展水平和内部运行机制各异,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中长期卫生风险时出现多边防控机制缺位等问题。可以说,公共卫生应急防控领域已经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认同度、需求度最高的合作领域,公共卫生产品也成为沿线各国经济健康有序发展的重要保障。这就需要各国携手合作、共克时艰,做好安全保障。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公共卫生安全防控问题突出

首先,一些国家风险隐患较大,且防控能力脆弱。截至目前,全球已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现了新冠肺炎疫情,其中多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且部分国家防控能力脆弱。不可否认,大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尚未建立全国范围的传染病预防控制体系,长期处于专业机构能力缺乏以及技术人才匮乏等困境,加之医疗卫生的专项研究和资金支持不足,亟需外部力量予以援助与扶持。

其次,信息共享机制欠缺,境外检测预防环节薄弱。目前,我国已经与世界卫生组织签署了“一带一路”卫生合作备忘录,也与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双多边卫生合作协议。例如,在中国—东盟、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等多边机制框架下,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了卫生政策和健康产业等方面的合作,并与部分国家建立了突发性传染病的报告机制和通报系统。但需要注意的是,现有系统尚未实现在识别“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不同卫生需要和风险特点基础上的分级、分层、分类的智慧化分析,对于境外的疫情风险信息预警及监测也尚不完备,使得疫情防控存在盲区。

再次,应急防控协作不足,“碎片化”现状加剧联防联控难度。不可否认,当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应急防控机制尚未健全完善,“碎片化”的防控现状加剧了公共卫生组织和服务的资源整合难度,导致部分国家无力应对人口频繁流动的区域间防控。从组织内整合到组织间整合的演变递进趋势使得如果某个国家的国内公共卫生治理没有理顺结构要素与功能要素之间的相互转化,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多边不同组织间、不同部门间的协作就无法顺畅进行。

最后,安全共建机制不完善,阻碍了境内外一体化布局。新冠肺炎疫情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告诫世人,人类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国际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团结合作。编织公共卫生安全网络,已经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健康发展的根本诉求。然而国家间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医疗资源分配不平衡,且现有的卫生治理模式功能不足,使得公共卫生安全形势复杂多变。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公共卫生安全体系的构建策略

第一,优化资源分配整合能力,加强公共卫生产品供给。首先,制定资源优化配置意见,灵活调整合作规模,模块化输出解决标准、救治手段以及产品设施等。其次,合理安排资源和资金的各指标值投入量,提高资源使用率,避免出现高投入、低产出等情况。再次,成立跨国技术合作团队,提高对传染病的基础研究及协同攻关能力,建立联合药物疫苗研发机制。最后,鼓励多方力量深度参与防控。

第二,共建全周期防控体系,设立疫情监测协调平台。首先,可以对现有的国际(区域)卫生合作机制进行拓展,升级改造突发性传染病报告机制和通报系统。其次,可以依托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精准分析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特点,完善疫情“监测—预警—响应”的协同运行机制。最后,可以建立跨区域的应急检测和数据监测联合工作平台,通过对疫情区域、就诊信息的科学鉴别进行及时处置。

第三,加强全过程边境管理,形成境内外立体屏障。首先,可以建立口岸联合检测实验室,提前筹划、制定不同发展阶段的有效应对方案,加强境内人员的管控力度和应急演练。其次,对于境外的疫情检测,可以采用专家医疗团队支援与疫情信息监控相结合的模式,将疫情控制在各自管控区域内。最后,可以建立应急响应跨境工作协调机制,形成“前伸、后延、中转、外联”的全链条机制和立体化屏障,把“一带一路”建设成为健康安全之路。

第四,统筹一体化布局,设立区域防治标准。首先,在探索与国际接轨的风险评估方法与技术标准的同时,将单一防控模式转化为一体化防控模式。其次,在合适的区域探索建立对口支援疾控应急指挥中心,并建设区域联合救治基地。再次,提升现场检测能力,建立一定级别的病毒实验室。最后,在一定区域范围内建立应急物资运输通道和储备仓库,对已经建成的境外园区和重点项目进行针对性改造。

第五,强化物资保障力度,提升区域应急处置能力。首先,要科学测算“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实际需求,明确物资储备范围及数量,构建紧缺物资和重要物资的数据库及相关目录。其次,可以建立全球和地区的防疫物资储备中心,畅通运输和清关通道,提高应急处置能力。最后,可以根据公共卫生事件的不同等级匹配相应物资,建立智慧网络,合理安排医疗物资的战略储备地点、运送及分发方式,确保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配送、发放等。

第六,深化国际机构互动协作,实现防控可持续发展。首先,打造统一高效的、与国际机构合作顺畅的平台和团队,构建覆盖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评估、预警、处置、救援等全流程的制度体系。其次,建立新型融资投资机制,推动国际机构援助资金贷款投入传染病防治以及医院改造等项目,同时大力开展联合应急演练和宣传培训。再次,推动卫生应急学科体系的国际化发展,建立“全球卫生能力”专家队伍,培养“国际公共卫生保障”专业人才,解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专业人员不足以及区域间配置不均衡等问题。最后,可以组建“全球公共卫生人才库”,鼓励各国向世界卫生组织等相关国际组织派遣工作人员,并积极参与国际组织的管理、监督、执行、评估等工作。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人类文明史也是一部同疾病和灾难的斗争史。病毒没有国界,疫病不分种族”“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蔓延,给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带来巨大威胁,给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带来巨大挑战,形势令人担忧。当前,国际社会最需要的是坚定信心、齐心协力、团结应对,全面加强国际合作,凝聚起战胜疫情强大合力,携手赢得这场人类同重大传染性疾病的斗争”。在重大危机面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只有团结合作才能够彻底解决问题。因此,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应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团结合作、守望相助、同舟共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作者为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实业发展处处室负责人)

【参考文献】

①《习近平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中国政府网,2020年5月18日。

②《习近平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中国政府网,2020年3月27日。

③敖双红、孙婵:《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参与全球卫生治理机制研究》,《法学论坛》,2019年第34期。

④周李承、吕志平等:《国境卫生检疫服务“一带一路”战略的策略与措施探讨》,《中国国境卫生检疫杂志》,2016年第39期。

⑤《习近平: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的讲话》,人民网,2010年10月15日。

⑥《加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 携手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央视新闻网,2020年6月19日。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