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争精神是北京建党活动的灵魂——庆祝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创建100周年

斗争精神是北京建党活动的灵魂——庆祝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创建100周年

斗争精神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特质,是革命先辈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语重心长地围绕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他强调指出:“各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要加强斗争历练,增强斗争本领,永葆斗争精神”,“建立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改革开放、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都是在斗争中诞生、在斗争中发展、在斗争中壮大的。”这些重要论述是对我们党敢于斗争、善于斗争革命精神的继承发扬和最新阐释。

严肃组织斗争,清除无政府主义分子,确保党组织的统一和纯洁,是北京建党活动斗争精神的重要体现。

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是在与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密切沟通中建立的。期间,张国焘、张申府是实际联络人,他们往返于京沪两地,传递信息,使“南陈北李,相约建党”的计划得以具体推进。

1920年6月,陈独秀与李汉俊、俞秀松、施存统等人开会商议,决定成立共产党组织,还起草了党的纲领。党纲草案共有10条,其中包括运用劳工专政、生产合作等手段达到社会革命的目的。

7月,张国焘受李大钊的嘱托赴上海,住在陈独秀家里半个月,两人的中心话题就是建党,谈及李大钊的建党意向,陈独秀极力主张尽快建立中国共产党。8月,张国焘回到北京,向李大钊汇报他与陈独秀所谈建党主张和计划。李大钊立即给陈独秀写信,表示赞成组建统一的中国共产党。与此同时,围绕着是用“社会党”还是用“共产党”命名的问题,陈独秀征求李大钊的意见。李大钊主张定名为“共产党”,陈独秀表示完全同意。

8月,经过一番酝酿和准备之后,陈独秀、李汉俊、李达等在上海法租界老渔阳里2号《新青年》编辑部成立了中国的第一个共产党早期组织,推举陈独秀担任书记,点燃了在中国大地上创建共产党的火种。

9月中旬,张申府因接待著名学者罗素前往上海,住在陈独秀家中。张申府是进步知识分子,维经斯基在北京活动时,他参加了座谈会,对马克思主义和十月革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此时,上海早期党组织刚刚成立,陈独秀与他商谈了在北京建立共产党组织的事情,并要他转告李大钊,“从速在北方发动,先组织北京小组”,再向山东、山西、河南、天津、唐山以及东北、西北等广大地区发展。9月下旬,张申府从上海返回北京后,“把见到陈独秀的全部情况告诉了李大钊。他非常高兴,而且赞同陈独秀关于建党问题的意见”。他们一致认为要发展党员,并决定在北京大学开展建党工作。10月初,张国焘从南洋参加全国学联募捐回到北京,于是第三个党员就发展了张国焘。

1920年10月,李大钊、张申府、张国焘在北京沙滩北大红楼李大钊办公室正式成立了共产党早期组织,当时称“共产党小组”。

11月,张申府到法国里昂大学任教,这时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就只剩下李大钊和张国焘,李大钊便吸收黄凌霜加入。黄凌霜是北大学生,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当时却标榜自己信仰共产主义,赞成社会革命。受黄凌霜影响,又有陈德荣、袁明熊、张伯根、华林、王竟林5名无政府主义者加入。紧接着,又有北大学生刘仁静、罗章龙加入。这样,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便扩大为10人,其中无政府主义者6人,占当时组织成员的多数。

党组织扩大后,曾在北大图书馆李大钊的办公室举行会议,以自报公议的方式,对工作进行了分工:李大钊主持全面工作,并从个人120元薪俸中每月捐出80元,作为党的活动经费;张国焘负责工人运动;刘仁静、罗章龙负责青年团组织。

没过多久,黄凌霜等无政府主义者因不赞成临时纲领中写有无产阶级专政的条文,于11月间与李大钊等马克思主义者发生了严重分歧。分歧主要有两点:一是关于组织问题。无政府主义者崇尚个人绝对自由,不赞成党有严密组织和统一领导,反对职务分工和党内纪律,提出各项工作不必确定由谁承担,也不必给各人挂上不同的头衔,组织决定做什么,可以由大家自由分担。二是关于无产阶级专政问题。无政府主义者反对无产阶级专政,认为权力、法律及政府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因而反对一切政府包括无产阶级专政的政府。他们坚持自己的观点,不时发生争论,一度使党组织无法正常开展工作。

针对无政府主义者的观点,李大钊维护组织原则,坚决进行斗争,接连撰文予以批驳。他强调自由与秩序、个人与社会是密不可分的,社会及社会团体都需要秩序和纪律,因为“真正合理的个人主义,没有不顾社会秩序的;真正合理的社会主义,没有不顾个人自由的”。他阐述了共产党严密组织的重要性,指出,无产阶级政党同资产阶级政党、政客组织不一样,它要“彻底的大改革”,就要建设一个赤色国家,因此必须“成立一个强固精密的组织,并注意促进其分子之团体的训练”。经过一番争论,无政府主义者退出了党组织。

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在无政府主义者退出后,将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骨干邓中夏、高君宇、何孟雄、缪伯英等发展为党员。1920年年底,北京共产党组织召开会议,决定成立“共产党北京支部”,一致推选李大钊为书记,张国焘负责组织工作,罗章龙负责宣传工作。

北京党支部创建后,迅速壮大组织。按照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成员名录,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各地中共早期组织成员共计58人,其中北京16人、上海14人、武汉8人、长沙6人、广州4人、济南3人、旅法中共早期组织5人、旅日中共早期组织2人。据此可以看出,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成员人数最多,约占全国总数的27.6%。由此,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不仅有了完整的组织体系,队伍不断壮大,而且思想也更加纯洁了。

关于这场党内斗争,在北京党组织提交党的一大的报告中这样写道:“在去年十月这个组织成立时,有几个假共产主义者混进了组织,这些人实际上是无政府主义分子,给我们增添了不少麻烦,可是由于过分激烈的言论,他们使自己和整个组织脱离了。他们退出以后,事情进行得比较顺利了。”北京党组织各项工作随之生机勃勃地开展起来,成为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的北方中心,与上海遥相呼应,在建党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已经成立100年了,早期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代代传承,在实践中不断发扬光大,并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全党要充分认识这场伟大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发扬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不断夺取伟大斗争新胜利。干部要面对大是大非敢于亮剑,面对矛盾敢于迎难而上,面对危机敢于挺身而出,面对失误敢于承担责任,面对歪风邪气敢于坚决斗争。这些重要论述,都是对中国共产党人100年斗争精神丰富内涵的高度凝练和精辟概括,值得我们每一名共产党员认真领悟和努力践行。

(作者邵维正系解放军原后勤指挥学院教授、专业技术一级、少将;刘晓宝系国防大学联合勤务学院副教授)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