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当怎样看北欧

我们应当怎样看北欧

[中图分类号] D822.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0529-1445(2021)11-0048-04

北欧指瑞典、丹麦、挪威、芬兰和冰岛“北欧理事会”的5个成员国。北欧地处欧洲大陆西北角,拥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森林、渔业和地热等自然资源。从20世纪30年代起,北欧国家选择了介于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之间的“第三条道路”,经历了高速且稳定的经济发展并创建了“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福利体系,在教育医疗、科技创新和环境保护等各个领域都颇有成就。北欧国家作为“小国寡民”的良治模范在全球拥有巨大吸引力和影响力。我国和北欧五国拥有悠久的交往历史和深厚的人民情谊,全面深化我国和北欧国家的关系将对各方繁荣发展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强劲持续的推力。

被称为国际典范的北欧模式

北欧五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都只是偏居欧洲一隅的小国家,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于国内的社会民主党长期执政,通过和平方式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了社会主义式的改良,由此建成了高收入、高税收和高福利的社会制度体系,被称为介于资本主义制度与社会主义制度之间的“第三条道路”。经济发达、政府清廉、环境宜居、社会平等的北欧治理模式被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树立为国际典范,北欧模式因此在全球范围内拥有巨大的政治影响力和文化吸引力。

经济平稳快速发展是北欧模式成功的基础。2019年,冰岛、挪威、丹麦、瑞典和芬兰分别在世界人均GDP排名中居于第3、6、9、11和15位,其中排名最末的芬兰人均GDP也高达48685.90美元,高收入支撑着社会福利体系。虽然北欧五国都属于经济高度发达国家,但在资源禀赋和产业结构方面存在一定差异:冰岛的渔业、水利和地热资源丰富,以渔业为经济支柱,炼铝等高能耗工业和渔产品加工业也较为发达。挪威的油气、水力、森林和渔业等自然资源最为丰富,并拥有发达的海洋石油、化工、航运、水电和冶金等工业以及商业、旅游和金融等服务业。丹麦自然资源匮乏,但服务业极其发达,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4%,旅游业是丹麦服务行业中的支柱产业。瑞典以铁矿、森林和水利为主要自然资源,矿业、机械制造业等工业和电信等服务业高度发达,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设备商爱立信的总部就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芬兰森林矿产资源丰富,经济支柱是木材、金属、工程、电子产品等制造业,以诺基亚为代表的通信产业也高度发达。北欧五国的经济发展模式虽各具特色,但都采取了政府积极干预经济的政策,以促进经济平稳发展。2008年金融危机后,北欧国家对内采取资本管制措施,对外争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中国及其他国家援助,从而顺利度过危机。因地制宜的产业结构和政府积极干预市场是北欧国家经济平稳快速发展的关键,经济快速平稳发展则是高税收、高福利的源头活水。

清廉高效的政府再分配是北欧模式实现的工具。北欧五国的政府清廉程度在世界上首屈一指。根据透明国际公布的2019年全球清廉指数报告,丹麦和新西兰并列世界第一,其他4个国家的排名也都在前十。北欧国家由于“小国寡民”的地理人口特征,其治理成本非常低;社会民主党长期一党执政又使得行政效率和政策连贯性得到了良好保障;高额的财政收入也赋予了政府治理坚实的物质基础。高效清廉的政府是北欧国家社会再分配体系的核心。2019年,瑞典收入最高者支付的所得税税率高达57.2%,远远超过了经合组织41.65%的平均水平。丹麦、芬兰和冰岛的最高所得税税率分别为55.8%、53.75%和46.24%。政府通过高税收进行社会再分配,一方面缩小了收入差距,北欧五国的基尼系数均在0.25左右,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小的地区,“不患寡而患不均”,贫富差距越小居民幸福感越高,故北欧国家的幸福指数也非常高;另一方面,北欧国家利用大量的财政收入建立了全民普惠的涵盖生育、教育、医疗、失业和养老的社会福利体系。

美丽宜居的生活环境是北欧模式的目标。北欧地区自然环境优美,北欧五国除冰岛外森林覆盖率都在40%—60%,火山、冰川和湖泊等自然景观丰富多样;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北欧五国国内都兴起了主张环境保护的环保型政党,在议会内逐步成长为第二、三大政党,北欧绿党在欧盟层面也具有广泛影响力,甚至影响着北欧和欧盟的政策走向。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优美化,使得北欧国家居民幸福感很高,在联合国发布的《全球幸福指数报告》中北欧五国每年都高居前列。同时,挪威的人类发展指数是世界首位,冰岛、瑞典、丹麦和芬兰紧随其后,分列第6、8、11、12位。

社会服务平等是北欧模式的本质特征。北欧五国以经济平稳快速发展为基础,通过社会再分配缩小贫富差距并建立福利体系,创造了美丽宜居的生活环境,虽然也存在生育率低、老龄化程度高、自杀率高等社会问题,但依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北欧模式取得成功和获得巨大吸引力的主要特征是社会服务的平等化,即社会成员在生育、教育、医疗、就业和养老等基本生活方面获得相对平等的资源和服务。

历久弥新的中国与北欧关系

中国和北欧国家具有悠久的外交关系和历史情谊。在政治方面,瑞典、丹麦、芬兰都属于和新中国建交的第一批西方国家,瑞典于1950年5月9日同中国建交,是第一个与我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西方国家。20世纪50年代,瑞典、丹麦等北欧国家也一直支持恢复我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在经济方面,1953年,中国和芬兰签订政府间贸易和支付协定,这是我国与西方国家签订的第一个政府间贸易协定;丹麦是继瑞典之后同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1957年丹麦、瑞典都与我国签订了政府贸易协定和支付协定。在文化方面,1963年挪威和我国签署了文化协定,这是中国与西方国家签署的首个文化协定;中国和瑞典于1964年起正式交换留学生,其他北欧国家也陆续与我国加强了文化交流。

改革开放后,北欧国家对中国先后进行了技术培训和贷款等发展援助。自1980年起,瑞典为我国培训各类技术和管理人员约2000人。丹麦是较早向我国提供政府贷款的发达国家之一,1982年4月,与我国签署了第一个贷款协议。20世纪80年代以来,冰岛先后为我国培训地热技术人员70余名,中国是冰岛培养地热技术人员数量最多的国家。

21世纪以来,北欧国家和中国逐步发展并建立伙伴关系。2008年10月,时任丹麦首相安诺斯•福格•拉斯穆森出席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并正式访华,两国政府共同发表《关于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建立了北欧国家和中国的第一对双边伙伴关系。2017年4月,习近平主席对芬兰进行国事访问,中芬发表《关于建立和推进面向未来的新型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建立了中芬新型合作伙伴关系。北欧五国和中国的关系一直稳步发展,但也存在波折:2010年10月至2016年12月,因诺贝尔和平奖问题中国与挪威的关系陷入低谷。2016年12月,挪威外交大臣布伦德访华,两国政府发表关于双边关系正常化的共同声明,中挪关系正式实现转圜。

北欧国家高度评价并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2015年4月,丹麦、芬兰、挪威、瑞典和冰岛先后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2017年4月,习近平主席在对芬兰共和国进行国事访问前夕,发表署名文章表示欢迎芬兰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并指出:“次区域合作是中欧关系有益补充,相信中国同北欧的密切联系将为促进欧洲繁荣和中欧关系发展作出贡献。”2017年5月,丹麦、芬兰、瑞典等北欧国家的高级别代表参加了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2017年11月,北欧与中国间首列中欧班列从芬兰科沃拉驶向西安,促进了北欧国家和沿线国家间货物、人员的互联互通,为北欧和中国就“一带一路”倡议开展合作开辟了联络通道。

中国与北欧合作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北欧国家以其社会福利体系和国家良治模式,拥有和其国家体量成反比的全球吸引力和影响力,并通过联合国、欧盟等国际组织在应对气候变化、知识产权保护和人权等全球治理议题上发挥着巨大影响力,是我国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可忽视的重要合作伙伴。我国和北欧五国建交已久,情谊深厚,开展全领域合作是实现繁荣共赢的正确选择。2008年金融危机后,一些大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等逆全球化势力抬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不断对我污名化和横加指责,对中国和北欧关系造成一定影响,但时局动荡的阴霾不足以遮掩中国与北欧合作的光明前景。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中国与北欧合作面临新挑战。一是逆全球化趋势。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后续的欧债危机使欧洲尤其是欧元区国家经济遭受重创,失业率居高不下,欧洲社会以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控诉全球化造成的损害。瑞典和芬兰等国家内也出现了瑞典民主党、芬兰人党等鼓吹反对全球化、极端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民粹主义政党。二是美国等第三方大国的横加干涉。自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后,美国对华遏制趋势日益加强,尤其在5G通信等科技领域不遗余力打压中国,试图封锁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发展,而瑞典的爱立信与芬兰的诺基亚分别在世界5G企业排名中位列第四和第五。美国一方面反对北欧国家采用华为的5G技术,另一方面也试图获取爱立信和诺基亚的控股权来与中国进行竞争。三是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新冠肺炎疫情相当于世界局势的危机催化剂,其导致的经济衰退、大国战略竞争加剧和社会撕裂效应等后果进一步加强了前两方面的挑战。经济衰退和社会撕裂将使北欧国家内部反对全球化的民粹主义政党在议会选举中更具竞争力,而美国也由于自身应对疫情不力、种族歧视等国内问题加大对中国和北欧国家合作的干涉力度。

中国与北欧加强合作的历史性机遇。中国和北欧在“一带一路”建设、全球治理、通信技术和北极事务等领域具有巨大合作空间。一是中国和北欧国家可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加强各方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合作并与欧盟的“欧亚互通互联战略”进行耦合对接;尽快完成中国与冰岛、挪威的自贸协定谈判;在北极地区深化经济科研合作,共同协商推进“冰上丝绸之路”的建设。二是北欧国家一直将环保、人道主义救援等全球治理作为外交政策的重点,我国也在应对全球气候变暖、打击恐怖主义、援助发展中国家和提振全球经济等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我国应当积极和北欧国家在多边主义框架下以国际组织为平台就全球治理问题达成更多共识和进一步合作。三是北欧是世界上互联网和移动通信设备普及率最高的地区,拥有巨大的通信技术市场。我国的华为、中兴以及瑞典的爱立信和芬兰的诺基亚是全球5G通信技术的四大巨头,携手开发新一代通信技术、人工智能等未来科技和相关产业是各国对世界和本国的发展进行未来投资的最佳途径。四是自2004年中国在挪威斯匹次卑尔根群岛(又称“斯瓦尔巴群岛”)建成第一个北极科学考察站黄河站以来,中国和北欧国家北极事务上的合作稳步前进。2012年8月,中国第五次北极科考队乘坐雪龙号极地科考船抵达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受冰岛总统和政府邀请访问冰岛,这是中国北极科考队首次正式访问北极国家。2013年12月,中国—北欧北极研究中心成立,签署了《中国—北欧北极研究中心合作协议》。该中心致力于中国与北欧国家在北极事务方面的协调合作,促进北极的可持续发展,增进各国对北极及其导致的全球影响的理解和认识。中国和北欧国家在海洋与极地科学研究、海洋产业、海上安全、旅游业、环保技术和航运等北极事务上深化合作符合各方利益,也将推动中国和北欧国家关系的发展。

北欧模式的成功实践值得我们学习借鉴。北欧五国以再分配体系平衡市场对社会的分化和破坏,北欧模式和北欧国家治理经验对我国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具有启示意义。国家是权衡经济发展与社会公平的核心力量,兼顾公平与效率是国家治理的第一要务,实现治理体系现代化和应对危机都需要进一步加强国家权力和治理能力。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逆全球化、美国干涉和新冠肺炎疫情虽然持续挑战着中国和北欧国家关系深入发展,但只要我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尊重各方发展利益,维护国际多边主义框架,积极利用欧盟、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平台,同北欧国家在平等基础上开展对话合作,就能实现中国和北欧的共同繁荣,从而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积极贡献。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2]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

[3]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

(作者简介:刘娟平,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研究生;於宾强,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中东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