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热点面对面》之三:软实力也是硬道理(2)

《理论热点面对面》之三:软实力也是硬道理(2)

  [解说]:从中法文化年的举办,到美国、巴西、芬兰、荷兰等国举办的中国文化节;从巴西的“汉字展”,到孔子学院在世界其他国家的建立,以及2008年的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中国无不在通过传统文化来向世界展示一个充满魅力的、渴望和平发展的大国形象。

  [同期声1]:我从小很喜欢中国的东方的文化。

  [同期声2]:我觉得中国的文化非常有意思。

  [解说]: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影响力的增强,不仅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兴趣,中国人也逐渐找回了文化自信,那么我们该如何从中国五千年的文化中,探寻当代中华民族的核心价值观呢?核心价值观对于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提升究竟具有怎样的作用呢?

  [蔡部长]:最近几年我们国内在发展我们国家文化软实力的这个命题中间,其中很突出的一个现象,就是国学热,引起整个学术领域的关注,社会领域越来越多的关注,我们经常看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我们的专家学者,在这个讲台上给大家讲述历史,历史兴亡,历史的发展,非常吸引人,这是传统的国学热。那么怎么样来看待这个现象,是不是说我们构建文化软实力,简单地就是复兴国学,其实不完全是这样。

  我们对传统文化,要抱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呢?传统的文化是我们这个民族赖以生存、延续、我们这个文明发展传承的源泉、根源,也是维系我们这个民族的最重要的精神纽带,这是毫无疑问的。中华民族之所以成为中华民族,就是因为我们五千年甚至更长历史的这种文化把我们维系在一起。大概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几大古代文明中间唯一一个没有中断,而传承下来的。其他所有的古代文化都中断了,古罗马、古希腊的文化、巴比伦的文化、印度的文化、玛雅文化、阿斯忒克文化这些文化都中断了,历史都中断了,但是只有我们中华文化,特别是有文字记载以来,我们的文化是一脉相承传下来的,是非常丰厚的,这是我们民族凝聚力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源泉。

  价值观,特别是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的核心价值观,它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的过程中间形成的,包括思想道德,包括理想信念等一系列的这种观念,这种总则的一个综合,它源于人民的社会生活和社会实践,它体现在延绵不绝的传统文化中间。所以核心价值观是文化软实力的核心内容。我们现在可以看到,比如中国关于和、和谐、和平、和合这个思想在我们古代几千年以前的甲骨文那个时候就有了,经过我们后人哲人们不断地丰富,不断地提炼,不断地充实,到现在形成我们关于和谐的一系列的文化理念,天人合一、睦邻友好、追求和平等等,这个和谐文化、和合文化内容是非常深刻的。它融合于民族精神,渗透在国家意志中间。

  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说这个和平、和睦、和谐这个思想,我曾经和美国的一个宗教领袖进行过一个讨论,我说我们中国五大宗教都有,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其中除了道教是我们本土的自身的宗教之外,其他的宗教都是外来的宗教,但是在中国历史上和近代的历史上,很少有看到不同宗教之间的,像西方国家发生的那种宗教战争,没有的。我们的五大宗教在同一个历史的时段,在同一个空间下面,应该说是和谐相处的。我们中国有56个民族,可是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的民族关系像我们国家的民族关系这样,我们56个民族在一个大家庭里头,平等、团结、互助,他承认这点,他说是,他也看到了,现在在世界许多地方、许多国家,教派的冲突、民族的冲突愈演愈烈,那么激烈,有的是历史上延续下来多少年都解决不了的,那么为什么在我们56个民族的这个国家几大宗教,能够和谐相处呢?它出现这么一个情况,这和我们中华文化中间的和合文化的影响是密切相关的,也是它的生动的一个体现。这种价值观对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提升有着决定性的推动作用,这是一个方面。

  那么在近代,近现代以来,特别是在晚清的后期,我们国家逐渐沦落为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长期受到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欺凌,在一段时间里头,我们的民族精神确实也出现了问题。

  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们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过程中间这种探索,形成的最大的历史成果,就是我们有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体系,我们找到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我们讲一面旗帜,一个理论体系,一条道路,在这样一个思想成果、历史成果里面,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体系,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要建设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体系,就是要“巩固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坚持不懈地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武装全党,教育人民,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凝聚力量,用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鼓舞斗志,用社会主义的荣辱观引领风尚”,把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作为我们文化建设的最为重要的任务,贯穿于文化建设的全过程,融汇于文艺创作、文化活动、文化建设的实践中间,作为我们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最重要的任务去实现它。同时要适应新的历史条件和时代的要求,我们要在尊重差异中间探求统一,在包容多样中间确立主导,努力构建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和吸引力的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体系,从而大大增强我们国家的文化软实力。

  [主持人]:说到文化软实力,我们就不得不提到美国,美国是一个世界性的大国,美国的文化在全世界来讲,毋庸置疑它是一个强势文化,美国的麦当劳、好莱坞,这都影响了整个世界。那我们如何来看待美国的这种强势的传播,它的这种模式是否值得我们借鉴。还有我们注意到一个现象,现在美国文化的发展,它也兼容并蓄,吸收一些其他国家的文化元素,你比如说好莱坞,现在大家经常看的大片里面,《杀死比尔2》到《碟中谍3》,从《功夫之王》再到《功夫熊猫》,肯定大家都看过,这里面都有非常传统的中国文化元素,我们想请问一下蔡部长,您对这个现象是怎么看待的?

  [蔡部长]:在当今世界上应该说美国确实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世界性的大国,它的经济实力、军事实力、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的影响力,都是不可低估的,包括这次在美国发生的,因为次贷危机引起的金融危机影响了全世界,整个世界经济,可以看出它的影响力。从文化方面来看,美国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借助于它的文化的输出,大大地提升了它的实力,好莱坞的电影其实它传播的东西,也就是美国的核心价值观,像《拯救大兵瑞恩》这些,但是它里头有一些东西也是人类所共有的东西。加上它的这种强大的制作能力,大投入,它的这种现代的科技手段,创新,使它的片子在全世界一下占领市场,成为霸主地位,影响了全世界的好几代人。这种影响力真的是非常难以估量的,确实是很大的。那么对于美国的这种文化的强势的传播,确实有很多值得我们深思的地方,比如说我们可以借鉴美国的一些文化传播方面的做法,比如说它的创意,美国人没有条条框框的约束,创新的能力,确实还是很强的,还有美国这些年的文化发展,因为它是个移民国家,所以它的文化发展,多样文化、多元文化的这种相互影响,这个有时候也形成它的一个优势。刚才主持人提到,在美国现在的一些文化产品中间,它把其他文化元素拿来,不拘一格,为它所有,这个做法其实也是一个文化建设中很有意义的、很有效、很有趣的一个现象,是值得借鉴的。还有它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把现代科技的成果转化到文化产品的生产上来,从而占领一种优势,占领一种文化建设的这种高地。这个也是非常突出的。另一方面我们要看到,中美之间,我们的国情之间有很大的差异。
 
  我们的文化软实力比较优势在于丰富的民族文化遗产和传统文化资源,我们的文化吸引世界目光的地方,在于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独特性和不可取代性,这就是我刚才讲的一个观点,越是有自己的独特的个性,个性的东西,越对其他的文化背景的人有吸引力,这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美国的动画片《花木兰》,它就是开发利用我们传统文化资源,结果它一炮打响,成功了,获得了丰厚的市场回报。我们国家的文化软实力建设,一定要突出我们自己文化的比较优势。

  [主持人]:接下来的时间是我们的互动时间,由我们现场的观众朋友和蔡武部长共同来互动,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举手示意我,好,那位。

  [同学]:蔡部长您好!您怎样看待国学跟五四传统的断裂呢?您想如何协调这个?

  [蔡部长]:在五四前后,那个时候我们的民族处在一个历史危亡的关头,一些有志于拯救我们民族危亡的人,向西方寻求真理,当然我们最后找到了这个真理,找到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间,当时的一些知识分子,一些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们,在那儿呐喊的时候,由于他们自身所具有历史的局限性,可能他们在提出问题的时候,有时候有绝对化的这个倾向,那个时候我们几乎把以孔子为代表的传统文化,基本上都否定了,而这个过程在后来我们的革命的进程中间,不断地加以纠正,但是它产生的影响应该说还是对我们传统文化的继承,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至于“文化大革命”更是这样,所以从这样一个观点出发来看,我认为这一个国学热有值得肯定的一个方面,因为它对于弘扬我们民族传统文化中间的那些优秀的文化精华是非常有帮助的,是一种普及,比如说像奥运会的开幕式上,几千弟子在那儿朗诵的孔子《论语》中间的那几句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后面还有两句话,“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另外《论语》中间还有,比如说有一段话,叫做“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孔子上朝去了,马厩着火了,孔子回来之后,他先不问马伤了没有,他问伤人没有,伤人乎,不问马,其实这就是最早体现孔子思想中以人为本的那个思想。所以它是优秀的传统。《论语》中间还有很多,以孔子为代表的,包括孟子的、包括后来我们儒学中间有很多东西,它是凝聚了我们这个民族在生存发展的过程中间,同自然、同社会斗争,在争取改善自己的生存条件、民族的延续发展的过程中间,积累下来的智慧,智慧的一种结晶。当然不仅仅是孔子,不仅仅是儒学了,我们还有很多的古代的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这些东西我们应该继承,我们应该发扬,但是同时我们又不能把它绝对化了,凡是传统的,我们就都必须保护,都必须继承,不对,对那传统文化中间那些历史的糟粕,我们坚决要把它剔除出来,对那些不适应我们当代社会、当今时代需要的东西,我们可以加以创新,加以改造,这样是一个正确的态度。

  [同学]:蔡部长您好!我想问的是我们当代的中国给世界留下了一个怎样的文化符号?

  [蔡部长]:29届奥运会的开幕式,是一个古代文化的元素还是一个当代中国文化的元素?兼而有之吧,对了,我们留给后人的就是,继承了我们民族传统文化的基础之上的创新,这就是我们留给后人的遗产,当代文化,我举个例子,深圳,从三十年前的一个渔村,到现在成为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那么我想我们的后人在研究这段历史的时候,他们一定会从深圳这样一个发展的过程中间,了解到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前期,中国人在走向现代化的进程中间,所进行的这种艰难探索和它取得的成果,这也是我们留给后人的。

  还有当代中国的文化因素,它和古代比较起来,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现在是处在一个全球化的背景下面的,那个在古代的时候,曾经在盛唐的时候,中西文化交流,那个时候我们中国是对外开放的,所以在丝绸之路上留下来很多历史的遗迹,大家看到有很多的画像是胡人的画像,甚至当时长安城里头有外国人在做官,但是后来中国封闭了,闭关自守,而当代中国文化的发展,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面,又是在一个现代信息技术高速发展背景下面,当代中国文化和它的传统文化比较起来,它应该具有更多的色彩,多样文化的特征非常明显,借鉴国外的成功经验又和我们本土结合起来。当然,我们在当代中国要留给后人的丰富的这种文化符号究竟应该是什么?对我们来讲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探索的任务。

  [主持人]:好,谢谢!好,各位观众,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感谢大家收看《理论热点面对面》,下期节目,我们再见!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总编室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