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原始积累

第八篇  原始积累

  第三十二章  资本主义积累的历史趋势[66]
  因此,资本的原始积累、资本的历史起源的本质,就是直接生产者被剥夺,是以所有者的个人劳动为基础的所有制的解体。
  私有制是集体所有制的对立物,它只存在于劳动工具和劳动的其他外在条件属于私人的地方。但是,私有制的面貌,却依这些私人是劳动者还是非劳动者而有所不同。私有制在最初看来所表现出的无数色彩不同的形式,只不过反映了这两极间的各种中间状态。
  劳动者对他的生产活动的资料的私有权,是农业或工业的小生产的必然结果,而这种小生产是社会生产的技艺养成所,是培养劳动者的手艺、发明技巧和自由个性的学校。诚然,这种生产方式在奴隶制度、农奴制度以及其他隶属形式中也是存在的。但是,只有在劳动者是自己使用的劳动条件的自由所有者、农民是自己耕种的土地的自由所有者、手工业者是自己运用自如的工具的自由所有者的地方,它才得到充分发展,才显示出它的全部力量,才获得完整的典型的形式。
  这种自理的独立小生产者的生产制度是以土地的分割和其他生产资料的分散为前提的。这种生产制度既排斥这些生产资料的积聚,也排斥大规模的协作。它排斥工厂和农业劳动中的分工,机器,人对自然的科学统治,社会劳动力的自由发展,集体活动的目的,手段和努力的协调一致。它只同生产和社会的狭隘状态相容。要使它永远存在下去,就象贝魁尔公正地指出的那样,等于“下令实行普遍的中庸”[67]。但它发展到一定的程度,自己就会产生出使它自身解体的物质手段。从这时起,社会内部受它束缚的力量和激情,就活动起来。这种生产方式必然要被消灭,而且已经在消灭。它被消灭的过程,即个人的分散的生产资料转化为社会的积聚的生产资料,多数人的小财产转化为少数人的大财产,——这种对劳动人民的痛苦的、残酷的剥夺,就是资本的起源。这种剥夺包含一系列的暴力方法,其中我们只考察了那些具有最重要意义的原始积累的方法。
  对直接生产者的剥夺,是在最无耻的动机,最卑鄙而又可憎的下流的贪欲驱使下使用最残酷无情的野蛮手段完成的。以自己的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这种把孤立的、自主的劳动者同劳动的外部条件结合在一起的私有制,被以剥削他人劳动即以雇佣劳动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私有制所排挤。[注:“我们是处于社会的全新状态中……我们努力使任何一种所有制同任何一种劳动完全分离。”(西斯蒙第《政治经济学新原理》[1827年巴黎版]第2卷第434页)]
  一旦这一转化过程使旧社会从下到上充分瓦解,一旦生产者转化为无产者,他们的劳动条件转化为资本,最后,一旦资本主义制度建立在唯一的经济力量的基础上,那时,劳动的进一步社会化,以及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向社会使用的即公共的资料逐步转化,总之,私有制的进一步消灭,就会获得新的形式。现在要剥夺的已经不再是独立的劳动者,而是资本家,即雇佣工人大军或一队雇佣工人的指挥员。
  这种剥夺是通过资本主义生产的内在规律的作用进行的,这些规律会导致资本的积聚。随着这种集中,即少数资本家对多数资本家的剥夺,科学在越来越大的规模上被应用于技术方面,土地的利用日益讲究方法和整体性,工具仅仅由于共同使用而转化为强大的手段,由此生产资料越来越节省,各国人民日益被卷入世界市场网,从而资本主义制度日益具有国际的性质。随着那些掠夺和垄断这一社会进化时期的全部利益的资本巨头不断减少,贫困、压迫、奴役、退化和剥削的程度不断加深,而日益壮大的、由资本主义生产机制本身所训练、联合和组织起来的工人阶级的反抗也不断增长。资本的垄断成了与这种垄断一起并在这种垄断的庇护之下成长、繁荣起来的生产方式的桎梏。劳动的社会化和劳动的物质资料的集中已经达到了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再容纳它们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所有制的丧钟敲响了。剥夺者自身就要被剥夺了。
  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相适应的资本主义占有,是这种仅仅作为独立的个体劳动的必然结果的私有制的第一个否定。但是,资本主义生产本身由于自然变化的必然性,造成了对自身的否定。这是否定的否定。这种否定不是重新建立劳动者的私有制,而是在资本主义时代的成就的基础上,在协作和共同占有包括土地在内的一切生产资料的基础上,重新建立劳动者的个人所有制。
  当然,作为个人劳动的目的的分散的私有制转化为资本主义私有制,同事实上已经以集体生产方式为基础的资本主义所有制转化为公有制比较起来,必然要有更长的时间、更多的努力和痛苦。前者是少数掠夺者剥夺群众,后者是群众剥夺少数掠夺者[第341—342页]。
  注释:
  [66]参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3卷第829—832页。——第244页。
  [67]见康·魁尔《社会经济和政治经济的新理论,或关于社会组织的探讨》1842年巴黎版第435页。——第245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9卷
  
责任编辑:郑瑜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