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十八日 (1917年6月20日〔7月3日〕)

六月十八日 (1917年6月20日〔7月3日〕)

不管怎样,6月18日将作为一个转折的日子载入俄国革命的史册。

各阶级彼此所处的地位,它们在斗争中的相互关系,它们的力量(特别是同各政党的力量相比),——这一切都在星期日的游行示威中显示得非常清楚、非常明白、非常深刻,因此,无论今后发展的进程和速度如何,人们的觉悟和认识总是有了很大的提高。

在数小时内,游行示威象吹散一撮尘土似地吹散了布尔什维克是阴谋家的无稽之谈,并且十分清楚地表明,俄国劳动群众的先锋队即首都工业无产阶级和首都绝大多数军队是拥护我们党一向主张的口号的。

工人和士兵的队伍步伐整齐。参加示威的约有50万人。他们万众一心地向前挺进。他们一致拥护的口号中,最常见的是:“全部政权归苏维埃”、“打倒10个 资本家部长”、“反对同德国人单独媾和,反对同英法资本家签订秘密条约”,等等。凡是看到游行示威的人,都毫不怀疑这些口号在俄国工人和士兵群众的有组织 的先锋队中深得人心。

6月18日的游行示威,成了指出革命方向、指出摆脱绝境的出路的革命无产阶级的力量和政策的示威。星期 日游行示威的巨大历史意义就在这里,它同革命烈士安葬日和五一节的游行示威的原则区别就在这里。革命烈士安葬日是全体人民对革命的最初胜利和对革命的英雄 表示的敬意,是人民对自己十分迅速、十分成功地走过的争取自由的第一阶段的回顾。五一节是表示愿望和希望的节日,这些愿望和希望是同全世界工人运动的历 史,同这一运动的和平和社会主义的理想联系着的。

这两次游行示威都没有打算指出革命今后发展的方向,而且也不可能指出。这两次游行示威都没有向群众和代表群众提出具体的、明确的和迫切的问题:革命应当向何处去,应当怎样进行。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6月18日是第一次实际行动起来的政治示威;它说明——不是在书本上或报纸上,而是在大街上;不是通过领袖,而是通过群众——为了继续推进革命,各个阶级正在怎样行动,打算怎样行动和将要怎样行动。

资产阶级躲藏起来了。在各政党自由提出口号的情况下,由人民的显著多数举行的、以反对反革命为主要目标的和平游行示威,资产阶级拒绝参加。这也是可以理 解的。资产阶级也就是反革命。它躲避人民,它策划真正的反革命阴谋来反对人民。现在在俄国执政的政党即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党,在6月18日这个具有历史 意义的日子里清清楚楚地表明自己是动摇的党。他们的口号表明了动摇,而且大家看得很清楚,赞成他们的口号的是少数。站在原地不动,暂时一切照旧,——这就 是他们通过他们的口号、他们的动摇向人民提出的劝告。而人民已经感觉到,他们自己也已经感觉到,那是不可能的。

动摇得够了 ——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俄国工人和士兵群众的先锋队这样说。动摇得够了。信任资本家,信任他们的政府、他们的枉费心机的改良、他们的战争和他们的进攻政策 ——这种信任政策是靠不住的。它的破产已为时不远。它的破产将不可避免。这也将是执政的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党的破产。经济破坏日益逼近。除非由掌握政权 的革命阶级采取革命措施,否则经济破坏将无法避免。

愿人民同这种信任资本家的政策决裂,愿人民信任革命的阶级——无产阶级。无产阶级,只有无产阶级,才是力量的源泉。无产阶级,只有无产阶级,才能保证为大多数人的利益服务,即为受战争和资本压迫但有能力战胜战争和资本的被剥削劳动者的利益服务!

空前未有的危机已经逼近俄国和全人类了。信任被剥削劳动者的最有组织的先进部队,拥护它的政策,这才是出路。

人民是否会很快懂得这个道理以及将怎样加以贯彻,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深知:除此以外没有其他摆脱绝境的出路;可能发生的动摇或反革命的暴行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除人民群众完全信任自己的领导者无产阶级以外,没有别的出路。

载于1917年6月20日(7月3日)《真理报》第86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32卷第360—362页

本文关键词: 政权 局面 两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