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方彬:国家力量支撑不起膨胀的民族心理

公方彬:国家力量支撑不起膨胀的民族心理

核心提示:自我膨胀心理如果不能给予有效约束,发展开来会毁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愿景。道理很简单,你自认为已经强大,并且也想发挥更大的世界领导力,依照对等原则,你就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否则就因成为“搭便车者”而受诟病。

今日中国处于成长期,也可以形容为伟大成长期,每一个中华民族的成员都有理由为此骄傲。即便如此笔者仍强调,距圆一个中国梦也就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将长期处在“挑战前所未有”的状态。这方面其实不需要太多佐证,仅以科技创造力这一指标衡量即可。当今世界大致分作四类国家:原创性国家、次原创性国家、模仿性国家、自然存在性国家。中国尚处于模仿性国家向次原创性国家迈进过程,距离原创性国家还很遥远。然而,很多人已然产生中国已经崛起,可以主导世界甚至号令世界。这不是自信,而是自我膨胀。

公方彬 文中

规律表明,兴起之大国一般都存在膨胀心理,而衰落大国则存在落幕心态。两种心态皆缘于高估或低估自己。不管是高估还是低估,只要不超出限度都属正常,怕的是过度超量。因为这可能导致集体迷失和错位。目前我们的高估,除了源于经济总量世界第二,还与两个方面的认识不到位有关:一个是对人生的意义和价值的认识不到位,忘记了还有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存在;另一个是对大国崛起的本质认识不到位,迷失于GDP而无法认清大国崛起于文明,只有立身于人类文明的制高点起引领作用才敢言崛起。自我膨胀心理只是存在于民间并不可怕,怕的是形成官民互动,就很危险了,因为互动会造成相互裹挟,最后在官民狂欢中走上歧路而不自觉。为什么新加坡资政李光耀提醒“中国要学会谦虚!”原因恐怕在于此。简言之,不能修正两个认识上的偏差,中国很难与世界良性互动,只能走在漫漫冲撞路上。

分析官民自我膨胀的成因,民众主要源于弱国心态,官员主要来自权力膨胀与麻木。前者不难理解,主要是百年屈辱后太想一雪前耻,忽然有一天GDP上升到世界老二的地位,不能自己而出现心理膨胀。后者是与中国的体制制度有关,因为“集中力量办大事”,决定了资源高度集中于政府,这就容易形成官员的膨胀心理。许多年前,有美国市长与中国市长因结姐妹城市同台做节目,中国市长邀请美国市长带团到该市访问,美国市长说没钱,中国市长当场表态“我包了”。财富向政府特别是中央政府集中,这就让政府官员产生很有钱的感觉。曾有一位财政部领导在电视节目中说钱多到不知怎么花,而此时很多山区孩子上不起学,很多群众治不起病。

自我膨胀心理如果不能给予有效约束,发展开来会毁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愿景。道理很简单,你自认为已经强大,并且也想发挥更大的世界领导力,依照对等原则,你就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否则就因成为“搭便车者”而受诟病。总有人领导世界,所以真正具备了相应的实力自无不可,如果力量不够,打着肿脸充胖子,结果就会出现尴尬。因为以一个国家与国家集团对等说事来显示领导地位,就必须付代价。古罗马时期有“免费的午餐”,因为那时人们喜欢演讲,有人没有听众,只好花钱请人吃饭,以作听众。目前正在付出的代价就是,灾难来临一再号召国民捐款,同时却大把地撒钱给非洲乃至世界。在自己经济尚不强大之时,仍试图拯救欧洲的金融危机,而欧洲金融危机很大程度上是其不想降低自己的生活标准,中国人距那样的生活还有很大很大的距离。大手笔外援,最初确能满足民众的“不差钱”的膨胀心理,沉静下来就会发现自己的错位,这时引来的必是不满。

问题还不仅此。既然我们一再宣传自己强大,那么政府就必须把被侵害的国家利益都争回来,做不到就意味着缺少执政能力和资格。笔者到一些地方讲学,总要面对这样的疑问:中国政府和军队怎么了,与外部冲突中总那么懦弱,是不是军人已经丧失血性和勇气,没有了牺牲精神?我军还能不能打和敢不敢打,一旦开战能不能保证胜利?面对这样的问题,笔者很无语。如果说整个世界激情不再燃烧,英雄主义普遍下降,实属客观,但要说当代中国军人不敢走上战场,却属过虑。笔者三次走上战场,切身感受到中国军人的可贵,只要军令下达,明知前面是死亡也直扑死亡。也就是说,要求当代军人为祖国献身不成问题。但要说开战必胜,这却是一个需要理智和理性的问题。甚至世界军事力量最强的美军,在个别领域也没有把握。笔者在与一位美军上校交流时,其认为网络是美军最无把握的领域,因为这里没有先来后到,一个人、一台电脑就可能瘫痪一个国家的某一网络系统。这种情况下,以盲目自信要求承担不能承担或现阶段承担不了的责任,只能导致中国被拖垮。

近十年来,中国的国防投入确实显著提高,但我们仍然需要清醒认识到与强国的差距。西方国家已经经历了半个世纪的国防大投入,基础建设已经完善,现在只存在升级换代问题,这种情况下可以阶段性放缓。我们经历了长期的“军队要忍耐”,国防建设较大投入只是初始阶段,即使较其他大国有更大比例的投入,相当时间内仍不敢言强大。其实国防力量和国家实力相类似,必须长期积淀而非大跃进,因为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就如同水桶原理,只要一根短板,都不可能容下更多水。我们今天的短板很多,最突出的是创新能力不足,没有科技成果支持的装备建设,只能依靠买装备,因而注定是二流国家,以二流直面一流,结果可想而知。战场上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即使从精神力量来讲,在一个有权者有钱者后就想移民的国度,不要寄希望多少人在战争来临时勇于献身。

总之,当今中国应当平静下来,还以内功历练,这样或许使我们的步伐更扎实,更稳定,进而缩短实现目标的时间。

责任编辑:葛立新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