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

核心提示:未来十年国际局势有八大趋势:一是全球治理需求上升、供给下降;二是世界经济周期将会进入一个下行周期;三是世界政治动荡的周期往上走;四是主要大国内向化;五是中等强国群体崛起;六是美国全球战略东移到亚太;七是意识形态分歧;八是IT革命正临近结束,要寻找新的增长点。

我想给大家谈谈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一是2013年国际热点,二是2013年国际形势的特点,三是未来十年国际形势的八大趋势,四是新一届领导集体的外交特点。

2013年国际热点

第一,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在外交方面非常主动,开局宏大,特别活跃。但这对未来可能形成一个挑战。因为开局大,人家会有反弹的,中场能不能守住,这就是一个挑战。

第二,朝鲜半岛不太平静。2013年2月12日,朝鲜进行了第三次核试爆。之后,安理会对其进行更为严厉的制裁,朝鲜态度强硬,言辞十分激烈。中国与朝鲜进行了沟通,也有一定的制裁。朝鲜上半年“折腾”国际,下半年就“整顿”家里。12月8日处死了张成泽。这种极端行动,短期会有寒蝉效应,但长期来讲,会导致民众对他们的做法产生怀疑。张成泽事件可能会对朝鲜内部的稳定产生负面影响。所以,我们现在对朝鲜内部有一点担心。中国真诚希望朝鲜内部稳定。所以,我们是不希望看到张泽成事件的。但是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只能进行劝告,用经济手段表示一下我们的态度。朝鲜半岛始终是一个问题。

第三,斯诺登。斯诺登事件是2013年的一件大事。新华社评出的2013年十大新闻、《时代周刊》评出的年度十大新闻都有他的身影。由于美国政府不仅希望在现实世界保持霸权,还希望在网络空间也保持绝对优势。所以,美国政府在2006年就成立“网络战司令部”。这个司令部在军队内部有4万雇员,但还觉得监控力度不够。于是,美国国防部和100多个网络公司签约,由他们帮助监控。这100多个公司共雇了18万雇员,而斯诺登就是某个签约公司的一个雇员。斯诺登工作以后,发现美国政府一方面宣传自己是因特网自由的保护者,并指责别国监控因特网,但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却长期监视自己的公民。他接受不了,就逃到香港,并通过英国《卫报》,陆陆续续抛出他掌握的部分材料。对于斯诺登的看法,美国民众的态度是分裂的。美国40%的民众认为他是保护个人权利的英雄。《Time》杂志评选年度人物,斯诺登得票仅次于教皇,位居第二位。另外,40%的人认为他是国家叛徒,没有职业道德。还有20%的人不表态。但美国的精英层一致谴责他,要把他缉捕归案,否则第一个斯诺登逃脱,就会有第二个斯诺登、第三个斯诺登,并试图阻止其他国家收容斯诺登。现在,各国都不敢接受他的避难,俄国顶多也只给了一年期的临时避难权。这个事件现在没有结果,估计他在2014年还会不断地抛出材料。

斯诺登事件产生了几个影响:第一,美国的形象受损。如,美国的双重标准在这个事件上表现得更加明显。对于别国他们就说人权高于主权,对于自己国家就是主权高于人权。第二,一些美国公司受到损失。美国九大网络运营商都与美国政府有合作,其中最活跃的是谷歌。谷歌进中国时,有一个口号是Never do evil(绝不作恶),也就是要保护公民自由,绝不把资料给政府。结果斯诺登告诉大家,在这方面贡献得最多的就是谷歌。让谷歌迷们情何以堪?斯诺登事件对美国的道德信仰有所冲击。第三,在美国盟友间产生裂痕。斯诺登披露,美国人监控德国总理、西班牙首相、意大利总理等美国盟国领导人。德国总理默克尔得知消息后,当天就打电话给奥巴马质问美国情报机构是否监视她的通信。然而,奥巴马的回答很微妙:美方“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做这种事。美国对德国监控的力度是最大的,每个月要监听五亿次电话。所以,德国现在在这个问题上反应是最强烈的。让美国盟国愤怒的是美国把其盟国分为三六九等,他最亲信的盟友还是English Speaking Countries(英语国家),像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监听是和对方打了招呼,并联手监听的。至于别的国家,美国直接越过他们政府进行监听。第四,斯诺登事件还影响了美俄关系、中美关系。斯诺登事件对我们是有利的。一是斯诺登提醒了我们很多事,中国应该拿到一些材料。二是过去中美一开会,美国就指责中国利用网络窃取商业机密、国防机密,现在美国不说了。对于斯诺登,中国有三种处理办法,一是像俄国那样把他留下来,隔一天透露一个材料,20万个材料慢慢地透露,但如果那样,中美关系会受到影响,在战略上对我们不利。二是把斯诺登送回美国,我们也不能那么做。最后,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他送走,让他到别的地方。斯诺登有一个古巴签证,就到莫斯科转机,到了莫斯科,古巴航空公司说他的签证是假的,他就在俄国机场待了五个礼拜,最后获得了有限期为一年的俄罗斯临时难民身份。这使美俄关系受影响。奥巴马总统马上宣布,要取消G20会议之后由圣彼得堡到莫斯科的那次访问。斯诺登事件说明:今后各国在网络上的竞争会加剧。

第四,中美峰会。2013年中美关系比前几年好,实现了两次峰会。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进行得不错,军队之间的交往比以前多,在朝核问题上合作比以前好。

责任编辑:李贤博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