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等地政府报告把脉“大城市病”

北上广等地政府报告把脉“大城市病”

核心提示:一些城市虽未直接使用“城市病”概念,但都描述了“城市病”症状。上海称:“人口总量和结构问题越来越突出,建设用地规模接近极限,环境承载压力加大,雾霾等大气污染问题突出”。广州称:“城乡基础设施承载力不适应可持续发展需要,交通拥堵、垃圾围城、环境污染、安全生产风险等问题仍然突出”。深圳、杭州也有“城市人口规模大、结构不合理”等类似表述。

人口膨胀、交通拥堵、环境恶化、房价昂贵……近年来,“城市病”在我国多个大城市集中爆发。

如何破解“城市病”,直接体现着各地政府部门的管理智慧。近日,《法制日报》记者梳理了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深圳、杭州等几个大城市的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发现,各地政府均提出了加强城市总体规划、建设城市副中心、产业外迁转移等对策,普遍的指导思想是用优质公共资源引导人口向新城转移。

“城市病”首次写进政府报告

北京和武汉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使用“城市病”这一词汇。

北京明确承认“累积形成了比较明显的城市病”,第一次把“常住人口增长速度明显下降”列入2014年度“经济社会发展主要预期目标”。

武汉市政府工作报告在回顾2013年成绩后指出,武汉“城乡基础设施还不够完善,城市建设任务繁重、资金筹措难度加大,市民反映强烈的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等‘大城市病’和水环境的综合治理机制亟待创新”。

一些城市虽未直接使用“城市病”概念,但都描述了“城市病”症状。上海称:“人口总量和结构问题越来越突出,建设用地规模接近极限,环境承载压力加大,雾霾等大气污染问题突出”。广州称:“城乡基础设施承载力不适应可持续发展需要,交通拥堵、垃圾围城、环境污染、安全生产风险等问题仍然突出”。深圳、杭州也有“城市人口规模大、结构不合理”等类似表述。

控制人口规模不超承载力

“城市病”的根源是人口过度聚集。才几年,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人口增速之快,早已超出了城市总体规划中的人口控制目标。

《法制日报》记者梳理这些大城市的政府工作报告时发现,“控制人口规模”已成为各地政府的管理方向。

北京提出四项措施。包括:对重大规划、重大项目进行人口评估和交通评价、水资源评价;推进服务业优化升级,严控低端产业无序发展;以房管人治理群租房问题;做好流动人口基础登记办证工作,建设实有人口服务管理全覆盖体系,推行居住证制度。

上海要求以合法稳定就业、合法稳定居住为基准,加强人口服务管理,严格落实以积分制为主体的居住证制度,采取调整产业结构、完善公共政策、拆除违法建筑、整治群租等综合措施。

作为珠三角外来流动人口最大流入地之一的广州,再次申明完善来穗人员服务管理体制,落实异地务工人员积分入户政策。

深圳表示要创新人口调控手段,合理控制人口规模,优化人口结构,提高人口素质,统筹考虑财政承受能力、城市承载力,稳妥有序推进户籍制度改革。

划定主城边界不再摊大饼

区域均衡发展,中心城区的人口资源压力就会减轻。城乡一体化,成为多市破解“城市病”的举措之一。

上海要求加大城乡统筹发展力度,加快郊区新城镇和新农村建设,坚持城市建设重心向郊区转移,推进新型城镇化,构建城乡一体化发展新格局。

北京强调把新型城镇化作为治理“城市病”、实现城乡一体化的重要抓手,扭转城市发展“摊大饼”思路,把副中心、新城作为发展重点,提供更好的工作机会和生活环境。

广州强化规划功能引领作用,方案明确:优化提升一个都会区、创新发展两个新城区、扩容提质三个副中心。

武汉表示要推进新城区“独立成市”。具体是把6个新城区建设成功能完善、产业实力强、中等规模的现代化新城。

杭州将修改城市总体规划,重新划定主城区开发边界和生态红线,加快城市建设重心向副城、组团转移。

引导主城区企业跨区县迁移

为推进中心城功能疏解,北京提出,除重点功能区和棚户区改造项目外,对房地产开发和公共服务项目就地扩建,设置更高的限制条件;加强配套政策研究,制定商品交易市场管理办法,引导服装、小商品、建材市场逐步退出;研究中心城优质公共资源和人口向新城疏解的利益引导机制,完善企业跨区县迁移管理办法。

杭州西部五县有着很大的发展潜力。因此,杭州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深入实施科技、现代服务业、文创、旅游、交通和人才“六大西进行动”,推进产业向县(市)梯度转移,增强县城、中心镇产业承接能力和人口承载能力。(本报记者王晓雁)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