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2014年中国经济形势的观察思考

核心提示:速度的快慢并不是当前衡量我国经济好坏的最主要标准。我们需要的是没有后遗症的速度,是有质量的速度。我们现在还没有完成的两个最重大的改革:一是国企改革。一旦国企改革真的完成以后,我国市场经济会大不一样;二是金融改革。金融改革完成以后,我们最重要的价格,就是利率,实现了市场化,融资就没这么困难了。

从我们正在经历的2014年来看,我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已经结束,产业的整合会很痛苦。那么,未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日子呢?很微妙。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只要我们坚持十八届三中全会既定的改革目标,静下心来努力十年,我国的面貌会有很大的改变。然而,这对于很多行业,很多人来讲,可能会有极大的不适应,毕竟过去十年我们狂飙猛进,而现实要求我们回到一个理性的增长。因此,2014年又是攸关的一年,并且值得我们为之加油的一年!因此,我们围绕国家统计局给出的2014年一季度全面下滑的数据,从以下三个方面,对时下中国社会的宏观经济形势给以全方位的思索。

一、关于2014年一季度全面下滑的数据

可以说,我国每一个宏观数据的公布,都牵动着全球的心。因为自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增长的40%是由我国经济贡献的,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所受的影响主要来自我国经济的表现。怎样看待当前的中国经济?我觉得我们应有一个大战略,大周期,大视野去看,不要鼠目寸光地用很短的一个时间段中国经济的表现来看待它现在的经济现状。因为,随着2014年一季度以来全面下滑数据的显现,对于我国经济看空、踏空、悲观的情绪非常严重。那么,究竟如何看这些数据呢?

(一)通过以下四个指标来看,我国的“三驾马车”几乎都出了问题。

第一,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7%。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是一个评价我国制造业最重要的景气指数。金融危机以前,我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基本都在13%以上;金融危机以后,逐渐回落。2012年、2013年我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分别是9.6%、9.7%。这一表现应该说还是比较正常的。但是,到了2014年一季度,只有8.7%,跟2013年一季度比,掉了0.8个百分点。这是金融危机以来,我国制造业最差的表现。究其原因,一方面,跟我们的信心恢复有很大关系,就是说到现在为止,我们的信心没有恢复;另一方面,跟我国制造业的过剩产能有关,就是说我国制造业的过剩产能已经到了必须去解决、去消化的程度。

第二,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17.6%。多年以来,我国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都在25%左右。金融危机以来,我们慢慢地下滑,但是,一般维持在20%以上。如果固定资产投资低于20%的话,就意味着,整个投资肯定出了问题。当下,我国投资下降得这么快,表明整个经济真的不怎么好。

第三,2014年一季度住宅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27%。在我看来,到目前为止,房地产是我们看待中国经济的重要指标之一。可以说,现在中国经济的本质是房地产经济,没有房地产就没有现在的繁荣景象。我国2013年全年,房地产投资占GDP的比重超过15%,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超过20%。房地产对我国2013年整个经济的拉动,最保守地估计是16%,如果考虑到上下游产业链,差不多对我国经济的贡献在20%。2013年房地产在我国经济7.7%的增长里边,估计占到两个百分点。如果没有房地产,2013年我国经济的增长应该在五点几的增长。所以说,目前看我国的宏观经济,必须要看房地产。其中,衡量房地产景气指数最重要的指标是新房开工率。2014年一季度,我国住宅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27%。房地产投资占我国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超过20%。在我国固定资产投资里边,最重要的一个是房地产,一个是制造业。去年所有的人对房地产都看好,今年唱空房地产这个情况已经比较明显。制造业在往下走,房地产也在往下走,由此,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整个就下来了。

第四,2014年2月我国出口下降超过18%。对于2014年2月我国出口大幅下降,有两个主要的解释。一是2014年2月是春节,因此,很多出口企业在2014年1月,赶在春节以前,完成了出口任务;二是2013年的进出口数据,水分太多。仅2013年一季度,我国出口增长18.4%。不能说2013年我国出口形势有多不好,但是,绝对没有数据显示的那么好。有很多东西并没有出去,没有订单,增长哪里来的?比如按照我们这边的统计,大陆出口到台湾的增长是20.2%。然后我们跑到台湾那边去看统计数据,台湾从大陆进口增长只有0.2%,所以,得考虑水分。那么,如果挤掉2013年的数据水分,去看2014年2月的出口,它是增长的。但是,从一个周期来看,我国出口下滑,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因为,美国经济复苏,欧洲停止衰退,并没能带动我国的出口上扬。同时,新兴市场出了问题,我国对新兴市场的出口大幅度下滑。往新兴市场的出口,今年要恢复的话基本不可能。今年可能是全球新兴市场最困难的一年。

(二)通过“克强指数”进一步来看,我国经济下行的压力是不容置疑的。“克强指数”,可以讲跟中国宏观经济的相关性是很强的。克强当年在地方的时候也被统计数字造假所困扰。所以他想,有没有几个指标?第一不能人为造假,第二又能比较准确反映宏观经济的基本面。他找来找去找了这么三个指标,贷款、用电量、还有铁路货运量。总体来讲,今年除了新增贷款,比较平稳;社会用电量、铁路货运量都在下降,特别是社会用电量只有5.4%的增长,这是金融危机以来最差的一个表现。按照目前我国的经济结构,全社会的用电量低于7.5%这个指标,宏观经济肯定是不好的。

鉴于我国2014年一季度很多数据下滑得很厉害,全球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中国政府进行新一轮的刺激计划,哪怕是微刺激,哪怕是迷你版的4万亿,他们都觉得很有可能。但是,李克强总理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明确表态,我们不会有短期刺激计划。他的基本判断是,我国经济目前的表现良好,处在一个合理的区间范围内。这个合理区间,实际上讲就是一个底线。李克强总理所讲的底线应该是7.2%。就是说,如果我国经济低于7.2%,那就是滑出了合理区间。李克强总理在谈到我国经济增速时,特别讲到就业问题,只要就业不出现大幅度的下滑,就可以接受。2014年一季度,我国就业超过300万。我国政府2014年新增就业目标是1千万。按照一季度这么一个情况,2014年完成1千万的就业,没有任何问题。就业不出问题,我国政府就不会出台很明显的刺激计划,这是一个常识。所以说,这个思维转变了。

责任编辑:李贤博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