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意识形态理论的起源、波折和演变(4)

核心提示:从培根、洛克、孔狄亚克到特拉西,再到黑格尔、费尔巴哈、鲍威尔,意识形态的概念从无到有,并发展成为近代西方哲学中一个重要概念。

三、意识形态理论的演变和发展

在特拉西之后,意识形态的发展主要体现在德国,以乔治·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路德维希·安德列斯·费尔巴哈、布鲁诺·鲍威尔等为代表的一批德国大哲学家、思想家对意识形态理论的进一步发展和走向成熟作出了突出贡献,不仅使得意识形态作为一个崭新的研究领域被开辟出来,为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的形成奠定了基础,而且也使得意识形态成为人类精神生活中一个无法回避而又经久不衰的宏大主题,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和政治、社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黑格尔的巨大贡献

作为德国最优秀的哲学家、思想家之一,1770年8月生于德国符腾堡公国首府斯图加特一个官吏家庭的黑格尔在思想上继承了柏拉图、康德为代表的理性主义传统,并对以往哲学理论进行了批判与继承,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思想体系,是德国古典唯心主义的集大成者,象征着19世纪德国唯心主义哲学运动的顶峰,是近代客观唯心主义哲学的典型代表,可以说是对德国资产阶级的国家哲学作了最系统、最完整、最丰富地阐述,其思想对后世哲学流派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黑格尔虽是德国人,但却非常关注并热烈称赞法国大革命,因此他的思想应该说和特拉西的学说有一些或多或少的联系。虽然黑格尔并没有创造出意识形态的德语词汇Ideologie,但他在意识形态发展史上的地位却是极其重要的。他不仅在其名著《哲学史演讲录》中就几次借用了意识形态的法语词汇Idéologie,而且对特拉西等法国意识形态学家们的思想实质的分析非常切中要害,“以前的一切意识形态都是精神的抽象物,它们之所以成为那个样子,都是由于精神对自己进行了分析,区别了自己的环节,就停留于这些环节上了。”[15]值得注意的是,黑格尔在其《精神现象学》一书中使用了die Gestaltungen des Bewusstseins和dieGestalten des Bewusstseins两个德语词汇来表述意识形态的意思,只不过他是用的是一种复数形式,被翻译为“意识诸形态”。此外,《精神现象学》书中对与社会历史发展的不同阶段相对应的不同意识形态进行了梳理和分析,引入了“异化”、“教化”的概念,并对“异化”了的现实世界进行了说明,而且敢于对“教化”的虚假性、欺骗性进行揭露和批判。这一方面表明意识形态学说在当时的影响力,同时也从一个侧面表明德国意识形态的发展已比较繁荣。

并且,黑格尔确立了以逻辑再现历史的哲学旨趣,第一次用逻辑再现了人类历史,通过逻辑和历史相一致的方式,确立了辩证的思维方式,从而使以往庞杂而混乱的世界史第一次有规律地呈现在人们面前,开创了将历史变为科学的新思维方式。他认为,从必然到自由是一个历史过程,“那种以上帝的启示为原始的基础、并且从上帝的启示后而有的思维精神的发展,最后必然进展到一个阶段,就是摆在感觉和想像的精神前面的东西,也可以用思想来理解。终究有这一天,人们会理解活动的‘理性’的丰富产物,这产物就是世界历史。”[16]在这里,他把这种理性称为“绝对精神”或者“绝对理念”,不仅奠定了其历史一元观的思想基础和历史辩证法的思维方式,更实现了自由和必然的统一。列宁深刻揭示了其巨大价值:“在这个体系中,黑格尔第一次——这是他的伟大功绩——把整个自然的、历史的和精神的世界描写为一个过程,即把它描写为处在不断的运动、变化、转变和发展中,并企图揭示这种运动和发展的内在联系。从这个观点看来,人类的历史已经不再是乱七八糟的、统统应当被这时已经成熟了的哲学理性的法庭所唾弃并最好尽快被人遗忘的毫无意义的暴力行为,而是人类本身的发展过程,而思维的任务现在就是要透过一切迷乱现象探索这一过程的逐步发展的阶段,并且透过一切表面的偶然性揭示这一过程的内在规律性。”[17]因此,黑格尔虽然是用唯心主义方式阐述了辩证法的基本思想、基本规律和基本原则,但仍对德国乃至整个西方哲学甚至世界哲学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尤其是为马克思主义的创立提供了重要的思想基础和源泉。恩格斯对于黑格尔的哲学成就给予了高度评价:“黑格尔哲学的真实意义和革命性质,正是在于它彻底否定了关于人的思维和行动的一切结果具有最终性质的看法。”[18]列宁也同样给与了较高评价和充分肯定:“虽说马克思没有遗留下‘逻辑’(大写字母的),但他遗留下《资本论》的逻辑,应当充分地利用这种逻辑来解决这一问题。在《资本论》中,唯物主义的逻辑、辩证法和认识论(不必要三个词;它们是同一个东西)都应用于一门科学,这种唯物主义从黑格尔那里吸取了全部有价值的东西并发展了这些有价值的东西。”[19]从意识形态的视角看,黑格尔首次提出了跳出思想的抽象性而达到思想的具体整体的原则,促使意识形态从抽象教条向人类全部实践活动及其规律的把握转化。[20]也正是因为这些不可磨灭的贡献,黑格尔被认为是对意识形态这一概念的进一步发展和实现根本转折奠定了基础,其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思想影响了此后几代人,也自然被认为是在意识形态发展史上作出了重要贡献的杰出人物。

(二)费尔巴哈和唯物主义

作为德国最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之一,1804年7月出生于拜恩州的费尔巴哈的父亲是德国法学家保罗·约翰·安塞姆里特·冯·费尔巴哈,这样的家庭对费尔巴哈的成长自然有着重要影响。费尔巴哈年轻时曾跟随黑格尔学习哲学,从老师那里学习并接受了“异化”、“外化”、“对象化”等重要概念,成为“青年黑格尔学派”的重要成员。但他后来发表了《黑格尔哲学的批判》,对自己老师的唯心论进行了深入分析和批判。他从思维和存在的关系出发,开辟了一条通向唯物主义世界观的道路。虽然费尔巴哈不承认自己是无神论者,也没有使用过“意识形态”的概念,但他对基督教展开批判,其对宗教异化的批判思想是对18世纪法国唯物主义者的宗教批判的深化,同黑格尔一样触及到了意识形态和异化的内在关系问题,是我们理解意识形态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他把神学还原为人学,并提出一种机械论的唯物主义,被认为是德国哲学史上第一个自觉、公开、坚定地同基督教决裂的资产阶级思想家。对于他的方法,费尔巴哈本人是这么总结的:“我的‘方法'是什么呢?是借助人,把一切超自然的东西归结为自然,又借助自然,把一切超人的东西归结为人。”[21]并且,他进一步指出,理解他的方法以至其全部人本主义原理的关键在于把握个体概念。“我只强调一点,而这一点却正是一切东西都围绕其周围的要点。这就是个体之概念。”[22]确实,个体概念是费尔巴哈思想体系中的一个核心概念,只有抓住了个体概念,才能真正弄清其人本主义体系和方法的优点和不足所在。正如他所说:“我是一个实在的感觉的本质,肉体总体就是我的‘自我’,我的实体本身。”[23]“我则把类跟个体同一起来,把普遍的东西个别化,而正因此却也把个体普遍化,换句话说,扩大了个体的概念,这样,对我来说,个体便是真正的、绝对的实体。”[24]因此,虽然费尔巴哈和18世纪法国唯物主义一样把个体理解为经验的、感性的存在,但他的个体概念还包含着精神和肉体的统一、认识主体和感性对象的统一以及个体和类、个别本质和普遍本质的统一极丰富的规定,尤其是他把“类”的特性引进了个体概念之中,突破了个体的封闭、孤立的状态,使得其个体概念大大超过了18世纪法国唯物主义,架起了通向历史唯物主义的桥梁。

精选专题

全面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