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党初期的李大钊

建党初期的李大钊

摘要:李大钊1920年3月在北京大学发起组织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同年10月参与组建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并领导北方地区的建党、建团工作。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区分部主任。曾当选中共第二至第四届中央委员。1924年1月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1925年任中共北方区委书记,其后,被孙中山提名并选举为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1927年4月6日被军阀张作霖逮捕,28日在北京京师看守所被秘密杀害。

李大钊1920年3月在北京大学发起组织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同年10月参与组建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并领导北方地区的建党、建团工作。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区分部主任。曾当选中共第二至第四届中央委员。1924年1月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1925年任中共北方区委书记,其后,被孙中山提名并选举为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1927年4月6日被军阀张作霖逮捕,28日在北京京师看守所被秘密杀害。

从“效法洪秀全”到“再造中华”

李大钊(1889~1927)字守常,河北乐亭县大黑坨村人。中国最早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先驱者、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

1889年,李大钊还未出生,父亲已经病逝,仅仅过了16个月,苦命的母亲也因不堪重负而谢世,李大钊成了没有父母的孩子。60岁的祖父便肩负起抚养孙子的责任。当时正值清朝末年,社会动荡,风雨飘摇,腐朽的清王朝气数将尽了。李大钊的祖父是一位“能耐人”,他见识广,为人正直、好打抱不平、备受大家尊敬。

李大钊4岁时,祖父就用硬纸做成“认字卡”,在玩耍中教他识字,开始最初的“寓教于乐”。在李大钊幼小的心灵中,祖父是最疼爱自己的人,可是他若完不成识字任务,祖父又变得非常严厉,动辄就罚站。在祖父循序渐进的教导下,李大钊不到6岁就能背诵《三字经》、《千字文》、还能读布告。茶余饭后,祖父还会讲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教李大钊怎样明辨是非。李大钊在祖父煞费苦心的培养下渐渐形成了坚毅稳重的性格。

李大钊的第一位老师是单子鳌,单老师为他起名为“耆年”,字“寿昌”,取健康长寿之意,希望李大钊能避开父母早逝的命运。李大钊还跟随过被誉为“优贡”的黄宝林学习。一次,黄老师讲起太平天国的故事,当讲到洪秀全“造反”,建立起太平天国,主张男女平等,颁布“天朝田亩制”时,喜欢思索的李大钊不禁问,“这些主张不好吗?为什么是‘造反’呢?”黄先生无法回答,只得说“以我见之,好行新法违俗者即为造反”。谁料李大钊脱口而出,“我长大就要效法洪秀全”,令老师和同学惊讶不已。

李大钊在旧式私塾学习了整整十年,拥有了良好的中国传统学问的根底。在此期间,他已经形成了“念书就是为了报国”的观念,他曾说:“欲立其身,先忧其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念书就是为了强国富民,不能只想自己一生锦衣玉食,而忘了国家民族。”

李大钊16岁时本欲参加科举考试,正当考试进行期间,永平府接到了清政府取消科举入仕制度的谕旨,他即转入永平府中学继续学业。1907年,李大钊怀着“再造中华”的志向考入天津北洋法政专门学校,这是国内第一所正式的法政专门学校,学校各项工作都很正规,外语教学很受重视,李大钊于是有了机会系统地学习英语和日语,为广泛阅读创造了必要条件。为勉励自己上进,李大钊改名为“钊”。成为“法政三杰”之一的李大钊不限于苦读课本,在进步师生的影响下,富有民族意识和爱国热情的青年李大钊立志要为苦难的中国寻求出路,以“挽救民族、振奋国群之良策”为己任。

1911到1912年间,辛亥革命的烽火燃遍全国,然而,袁世凯不久就窃取了革命果实,人民仍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李大钊积极参加北方的革命活动,猛烈抨击军阀官僚政治,在《言治》上发表政论性文章,开始初发政见,涉足政治。李大钊在天津毕业后,“仍感学识之不足”,为了救国救民,李大钊想到日本寻求革命的真理。此时,培养了李大钊长达18年的祖父已经去世,家中财产所剩无己,多亏夫人东挪西借,辛苦操持,在友人帮助下,李大钊终于实现了东渡日本留学的愿望,并考入早稻田大学政治本科。在那里,他开始接触社会主义思想和马克思主义学说。

留学日本,是李大钊革命生涯中的重要时期,他组织神州学会,号召国人以“破釜沉舟之决心”誓死反抗压迫,写了许多以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企图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和袁世凯称帝阴谋的文章,并以此闻名于世。正是有这样一段经历,使李大钊进一步开拓了眼界,为传播马克思主义学说打下了理论基础。李大钊后来说“留东三年,益感再造中华之不可缓”。

从关心青年到领导“五·四”运动

自日本回国后,李大钊积极办报,投身于正在兴起的新文化运动,在北京创办《晨钟报》,任总编辑。他表示要“高撞自由之钟”,吹起了启蒙的号角。1917年,李大钊欣然接受好友章士钊邀请,任《甲寅日刊》编辑,倡导民主政治。随后,李大钊受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的聘请,担任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兼经济学教授,入主《新青年》编辑部,和志同道合的陈独秀一起创办直接批判政府的《每周评论》,开始以“常”、“守常”、“明明”等笔名发表对重大问题的评论文章,推动新文化运动的发展,成为新文化运动的主要倡导者之一。

因为李大钊在《新青年》上发表了《青春》,号召青年“冲破历史之桎梏,涤荡历史之积秽,新造民族之生命,挽回民族之青春”,为青年擦亮了眼睛,指明了道路,遂成为无数青年敬仰的对象。李大钊除了在思想上为青年指路,在生活中对青年也给予了无私的帮助。

当时北京大学规定新生办理入学手续必须持有本校两名教师签章具保才具备入学资格。许多学生不远万里到北京求学,人生地不熟,仅因为在《新青年》上看到李大钊的名字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毛遂自荐,希望获得李大钊的帮助。李大钊知道后,并不多加询问,马上写担保书,还叮嘱他赶快办理入学手续,别延误了学习。他还告诉求助的学生,“你们考到这里不容易,如果还有像你一样需要担保的同学,赶快让他们来找我。”

责任编辑:周艳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