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党建> 正文

高中华:牢固树立党纪意识 全面推进从严治党(4)

摘要:要全面从严治党,就要先严明党的纪律;要严明党的纪律,就要先将党的纪律了然于胸。党员领导干部只了解党的纪律内容是不够的,还要深刻把握党纪的内涵和外延,将党纪内化于心、外化为行。本报告中,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高中华教授高度凝练了党纪的内容、阐明了坚守党纪的重要意义,并对如何维护党纪发表了独到的见解。

(一)政治纪律

政治纪律就是党组织和党员的政治言论、政治行动要与中央一致。政治纪律包括什么?要言行一致,这里讲的是政治原则、政治立场、政治观点、政治行动要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十八大以来,中央提出了“五个决不允许”:决不允许散布违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意见,决不允许公开发表违背中央决定的言论,决不允许泄露党和国家秘密,决不允许参与各种非法组织和非法活动,决不允许制造、传播政治谣言及丑化党和国家形象的言论。

建国之初,我们是以苏为鉴;改革开放之初,我们是以美为鉴。包括很多教材,还有整个国际规则,甚至包括现在的质量规则都掌握在西方话语里。但要注意,不能用西方的东西强加于中国,不然中国就会成为他们的附庸品。

到现在为止,违反政治纪律的行为有哪些?

一是在报刊、书籍、讲坛、网上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中央已经作出决定的重大理论问题,中央已经作出的问题和结论公开发表反对意见,就是公开对抗。

二是公然散布歪曲党的历史。中国古代有句话叫“欲毁其国,先毁其史”,就是说想要毁灭这个国家,就要先把这个国家的历史混淆掉。比如,越南教材中,都是说早年越南要独立的,而且说广西也是越南的土地,这其实就已经篡改了它本国的历史。因为早在明朝时,越南就已经是中国的一个省了,叫安南省。再往秦始皇朝代推,我们当时在桂林已经设郡县了,当年在桂林还搞了灵渠。

最近网上也有很多人在歪曲党的历史,比如有人讲党的历史就是两个路线斗争史等,说出这些话的人根本不理解中国共产党是怎么样从一个小党、一个弱党一步步走向成功的。中国共产党能够战胜国民党,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太团结、太一致,最后才将国民党击垮的。蒋介石的拿手好戏就是让大家斗。蒋介石成也军阀,败也军阀,因为他最后就败在了让这些军阀互相斗上。比如,你要是要一群人斗,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就是你首先会被淘汰出局。历史是一面很好的镜子。

还有的人缺乏政治敏感性和政治鉴别力,对违背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的错误言行不报告,甚至听信、编造、传播政治谣言,丑化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形象。对这种现象是要抵制、要反对的。有的对党的方针政策、中央的决策采取阳奉阴违的态度,合意的就执行,不合意就不执行,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自由散漫,我行我素。有的参与各种非法活动和非组织活动,比如参与邪教组织的非法活动等。

违反政治纪律的警示是什么?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秦始皇的本事很大,也做了很多事,比如实行郡县制、度量衡等。当时的很多小国,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尺子,这个国家说这样长是三尺,那个国家说那样长是三尺,结果也没有办法去平衡;在重量上,也没法平衡,这就需要统一度量衡。最后秦始皇真的做到了统一度量衡。但后来有人讲“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毛主席讲朝代循环,秦国灭亡西汉兴起,西汉灭亡东汉兴起,东汉灭亡三国、两晋、南北朝相继兴起,唐宋之后又有五代十国。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有很多人不守政治规矩。比如五代时期,一个特殊的现象就是大臣杀皇上,然后自己再做皇上。为什么赵匡胤要搞“杯酒释兵权”?就是在晚上请几个兄弟来吃饭,吃得正高兴时,赵匡胤突然屏退侍从叹了一口气,给他们讲了一番自己的苦衷,他说,我若不是靠你们出力,是到不了这个地位的,为此我从内心念及你们的功德。但做皇帝也太艰难了,还不如做节度使快乐,我整个夜晚都不敢安枕而卧啊!他又说,这不难知道,我这个皇帝位谁不想要呢?所以赵匡胤最担心的是什么?就是担心历史的悲剧会重演。因为赵匡胤是被这些大臣扶上去的,也就是说,赵匡胤没有遵守政治规矩,那么他的大臣也极有可能违背他的政治规矩,重新造一个政治规矩。

所以,违反政治纪律的危害很大。历史上,一旦发生重大政治变故,违反了基本的行为,就会使这个朝代面临灭顶之灾。再从我们党史上看,张国焘分裂红军,差点葬送了红军,葬送了党。长征时,红一和红四方面军会师,红一方面军当时剩下不到三万人,张国焘有七万人,当时张国焘骑着高头大马,而毛泽东的棉袄已经破得不能再破了。此时张国焘说不要去北方了,并夸大北上的困难,认为红军应向西南的川康发展,公然反对中央北上方针。后来,张国焘又要改组中央军委和红军总司令部,并要求出任“军委主席”。这就违背了政治规矩,这是讲对内。从世界意义上讲,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不是也这样吗?亡就亡在内部。所以政治纪律内外的教训和经验都证明了这一点。

刚才谈到了历史上的一些例子,当然历史上封建时期讲的纪律跟我们现在还有很大差别。并且规矩和纪律还是有差别的,包括秩序和法律也是有很大差别的。

政治上要有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我们现在讲依法治国、“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很多方面都是要重新树立我们党内当年优良的政治规矩。作家二月河曾说,当前的反腐盛况是“蛟龙震怒、鱼鳖惊慌、春雷震撼、四野震动”。今天大家对政治的关注度在提升,说明凝聚力也在提升,如果大家都不去问政议政,说明老百姓的心就散了。

责任编辑:张一博校对:余永峰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