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社会焦点难点融入建言

把社会焦点难点融入建言

摘要:每年来参加两会,市政协委员、北京教育创新研究推广中心主任张毅的公文包总是沉甸甸的,里面不仅有她自己作为政协委员的提案,还有从全市多所中小学生当中筛选出来的“雏鹰建言”。

     

齐向东委员

网络空间安全的守护者

作为一名市政协新委员,市工商联副主席、360企业安全集团董事长齐向东为这次北京两会做了特殊的准备。他的目光聚集到科技创新中心上,提交了关于北京国家科技创新中心建设要“两围绕”的提案。齐向东说,“作为北京市政协委员,感觉到很有使命感。”

齐向东表示,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经验表明,创新要围绕重点突破和龙头引领,把龙头企业做大做强,才能抢占未来科技发展的先机。新时代北京科技创新要围绕“人大物安”核心技术搞攻关,即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和网络安全技术这四个领域,它们既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技术,又是北京的优势领域。

齐向东认为,这些技术互为依存,物联网采集和下发数据,数据产生智慧,安全技术则是物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发展的前提。“没有网络安全,一切发展都无从说起。”

黑客对于网络的攻击无时不在。一旦大数据因攻击被篡改,会给社会带来严重的后果。齐向东说,相对于个人的电脑系统,黑客更倾向于企业、政府、军队等网络系统。在去年在全球泛滥的“永恒之蓝”勒索病毒事件中,全球终端中毒数量不超过一百万台,但是造成的影响很大。

齐向东表示,在消费互联网网络安全的时代,很多网民都是网络安全的看客,可以置身于网络病毒之外。但是,现在大数据间没有壁垒,许多操作都是依靠工控系统,网络互联互通,工控系统遭到攻击也越来越频繁。一旦这些地方被攻击,许多人都会成为受害者。“黑客攻击网站后,更重要的目的是进入核心的工业控制系统,捣毁生产过程。”

齐向东带领360企业安全集团建立了一套协同防御体系,利用全球领先的安全大数据积累和技术,开发出一系列“安全+互联网”的解决方案,为大量政企用户有效应对当前新型安全威胁。

“一些网络安全事件与传统的犯罪方式相结合,给百姓也带来了巨大的损失。”齐向东表示,作为网络空间安全的守护者,他们为保证网络安全不断地做着努力,并希望打造一支网络空间安全的“国家队”,代表网络空间安全中的最高水平。本报记者 赵喜斌  

张毅委员  

带着中小学生建言上会

每年来参加两会,市政协委员、北京教育创新研究推广中心主任张毅的公文包总是沉甸甸的,里面不仅有她自己作为政协委员的提案,还有从全市多所中小学生当中筛选出来的“雏鹰建言”。在今年的政协会议开幕当天,她通过中小学生“模拟政协”会收集上来的提案就已经近百条了,而这种征集学生建言并带上两会的工作,她已经坚持了整整8年。

回首2010年,张毅等3位北京市政协常委共同发起了“雏鹰建言行动”,目的是为了引导青少年关注身边事物、关注生活实际,培养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2016年,市政协理论与实践研究会与北京青少年科技创新学院联合聘任50位模拟政协的指导专家,对接全市50所中小学成立“模拟政协”实践基地,推动开展“模拟政协”活动。这项创新探索既能让青少年通过模拟提案、模拟协商等方式,了解人民政协理论知识,体验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实践,又能让社会更加关注如今青少年的实际需求,还能推动教育的改革创新发展,培养面向未来的综合人才。2010年以来,“雏鹰建言行动”已经覆盖全市所有区400余所中小学校及幼儿园,10余万名学生积极参与,主动发现身边问题,形成建言选题,呈现了城市发展、健康、环境保护、文化、科技、中医药、食品安全等领域30个主题方向的建言42000余条,其中3100余条建言被10余位人大代表、20余位政协委员作为议案、提案的素材带上两会,占建言总数的7.6%。

“每次看学生的建言,你会惊喜地发现,孩子们的思维早就不局限于书本上的知识了,而是非常接地气。”张毅说,有的学生带来的提案关于非首都功能疏解,在城市开展疏解整治促提升的同时,这些孩子在思考的是如何能更好地利用这些腾退出来的空间,为学生提供一些学习和活动的场所。张毅举的这个例子,就是北京四中学生郭辰越的经历,中学生的很多实验都需要借助高校或者科研院所的实验室来完成,但他通过调研发现科普场馆提供的服务以短期参观和体验为主,缺乏让青少年充分进行科学探究和制作的环境和条件。因此,他建议在疏解腾退后的空地能够建成青少年科技创新教育中心,让更多的学生有机会做实验。在去年的两会上,张毅就结合自己的调研,将郭辰越的想法吸纳进了自己的提案中,最终提交了一份提案,并得到十多位来自不同社会领域的市政协委员的附议。

张毅说,“雏鹰建言行动”就是鼓励孩子们去关注身边的小问题,他们在关注的过程中会去思考并尝试解决问题,让他们能正面地看待问题,积极地寻求解决,逐渐能科学地表达主张,成为社会建设的小小推动者和小小建设者。而对于张毅来说,她特别愿意为孩子们搭建与社会进行沟通的桥梁和平台。本报记者 叶晓彦    

杜娟代表

带着老楼调研成果上会

去年4月,东城区龙潭街道率先试点的“小巷管家”一下子火了。而“小巷管家”的发明人之一,就是龙潭街道工委书记杜娟。而今,她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人大代表。

“我是基层代表,所以关注的也大多是咱老百姓的事。”杜娟说,“小巷管家”实施快一年的时间,已经覆盖了整个东城区的所有街道和地区。但是在运行过程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管家的年龄偏大,有的事想管,却力不从心。所以今年打算将驻区单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党代表都吸纳进来,扩大“小巷管家”的覆盖面。

说起第一次上会,杜娟坦言,自己“可是带着任务来的”。说着,她掏出了一份用A4纸打印好的建议。“东城尚有492栋非成套住宅楼,希望尽快通过腾退,来消除安全隐患。”记者发现,杜娟对非成套住宅楼进行了详细的调研。她表示,在东城现有的492栋非成套住宅楼,多是上世纪40至60年代建成的。其中有67栋楼采用的是古老的木质楼顶,楼盖为木结构油毡望板,顶棚为苇箔抹灰顶,顶棚内采用的保温材料则是锯末。“这些都属于易燃材料,遇上个火星就能连片燃烧。”

“我在街道工作,经常有机会去这样的老楼实际调研。一套30多平方米的楼房里,合住着两家人,合用一个厨房、一个厕所。”杜娟说,由于室内空间狭小,居民不得不将家中杂物堆放在楼道中,仅留下可供一人通行的狭窄过道。万一遇上火灾,楼里连消防设施都没有,消防栓都没地方安。

虽然有了天坛、望坛棚改的先例,但全市尚没有针对腾退改造的统一政策。所以,杜娟建议,“参照望坛等地区棚改的成功经验,出台腾退改造的统一标准,尽快解决居民居住条件差的问题。”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