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梦的日子

有梦的日子

摘要:没多久,改革开放的春风就吹遍了祖国大地,民族振兴,憧憬未来的梦想也深深嵌入每个中华儿女的心中。改革开放40年来,我家的变化就很大:除了父母的楼房外,我们姐弟仨儿的家里也都有了各自的楼房;姐姐的儿子出国留学,我和弟弟的孩子也先后大学毕业、工作,并都拥有了家庭轿车……

说起我家的幸福梦想,就使我想起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件往事。

1975年底,刚刚高中毕业的我,就于第二年年初,来到丰台区黄土岗公社插队落户。虽说这里距我家只有20来里路,但由于农活太忙,我平时很少回家。

还记得1976年7月28日的那个夜晚,我们生产队的4名男知青,从场院忙完活儿回到宿舍后,刚刚躺下不久,便被一阵儿剧烈的晃动惊醒:“地震了......”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我们几个便赤裸着上身从屋内跑了出来。当时,我们只有19岁,又是第一次经历如此情况,真把我们吓蒙了。

在屋外的土坡上,我们一直坐到天亮;担心最多的事情自然是家人的安全了。“如果咱队部能有一台电话机该有多好呀!”说是这样说,可当时除了大队部有一部电话,且还是三天两头地出毛病外,其它小队根本就没有资格享受此待遇。况且,这个村子附近也没有邮局和其它单位,要想跟家里联系真比登天还难!

正当我们一筹莫展时,生产队的王书记来了,他告诉我们,昨夜发生的地震中心在唐山,大概是7.8级左右。他还说,刚才跟队长碰了个头儿,决定给你们放几天假,好回家看看家人。

告别了王书记,我们骑上自行车,飞也似地向家的方向奔去。

在回家途中,突遇大雨,我们几个也没有心思躲雨;顷刻之间,便成了“落汤鸡”。到家之后,尽管我发了几天高烧,但见到了家人,心里自然还是很高兴的。可是,每天守在我身边的奶奶却总心疼地自言自语道:“如果我们现在能过上‘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好日子,那我的孙子就不会受此痛苦了......”

没多久,改革开放的春风就吹遍了祖国大地,民族振兴,憧憬未来的梦想也深深嵌入每个中华儿女的心中。1978年底,我结束了2年多的插队生活,被分配到一个工厂工作。四年后,我家跟许多家庭一样,从多年居住的低矮的小平房内搬进了一套两居室的楼房里。虽然新楼房还没有电话,但对于普通家庭的我们来说,这已经是一步登天了。1991年,一张教师节的优惠票,终于使我家装上了一部固定电话座机。

记得,当时奶奶还住在北京,看到家里的新楼房新电话,高兴地两眼涌满了泪,说:“这幸福像雨像风,咋说来就来呀?啥时候,咱农村老家也能住上这高楼,用上这电话就好喽!”

其实,正如奶奶所说的那样,好时代就会有好日子。改革开放40年来,我家的变化就很大:除了父母的楼房外,我们姐弟仨儿的家里也都有了各自的楼房;姐姐的儿子出国留学,我和弟弟的孩子也先后大学毕业、工作,并都拥有了家庭轿车……这从天而降的幸福真像是做了一场梦呀。只可惜,这些已实现的幸福梦想,奶奶只看到了一半。

2000年,96岁高龄的奶奶在江苏徐州老家去世了。虽然,当时的家乡还没有实现她老人家生前的梦想,但参加葬礼的父母,还是在奶奶的棺材里放了一部红色电话机;我知道,这也是奶奶生前的愿望。

奶奶去世后没几年,我们老家就过上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好日子。不仅如此,还有很多家庭,也同北京人一样,拥有了手机和电脑宽带。闲暇之余,我们常与老家的亲戚通过手机、电脑视频聊天。每每听到乡音,我就会想起奶奶的音容笑貌。这时候,我便会把手机放在耳朵上,呆呆地凝视着老家的方向,喃喃地自语一番,把心里的“梦”讲给远在天堂的奶奶听。此时,一旁在网上玩游戏的儿子就会小声地对屋里的其他人说:“你们看,我老爸又在跟天堂里的老太太说自己的梦呢!”

作者简介:李庭义,热爱文学,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在北京的各报刊、电台等媒体上发表散文千余篇,共有20余篇征文获奖。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