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国际> 正文

张国庆:美国的民粹主义影响与频频挑起的贸易摩擦

摘要:美国在全球四处挑起贸易摩擦,究其深层原因与美国国内民粹主义泛起有很大的关系。民粹主义支持特朗普进了白宫,而特朗普就任后的所作所为不仅迎合美国民粹主义潮流,还借势而为推行自己的主张。那么,美国的民粹主义缘何而兴,为何重新泛起,又将何去何从,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国际问题专家张国庆为您进行详细解读。

张国庆 图片

张国庆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国际问题专家

点此观看完整报告

点此观看报告专辑

点此浏览课件

一、特朗普的上台与民粹主义

今天,我们就聊聊贸易摩擦背后的美国国内政治因素,也就是美国的民粹主义,包括美国民粹主义的缘起以及当前复活对美国的社会、外交的影响。

我们透过云雾去看背后的情况,你就会发现什么呢?其实,之所以特朗普这么强硬,对贸易的问题紧抓不放,无论怎么谈最后也都谈不出效果来,这里面是有其国内政治因素的。也许,这件事情说起来大家可能觉得很跳跃,其实它与特朗普当年能够大选成功的原因是有内在联系的。这个内在原因用什么联系起来的呢?就是美国的民粹主义。

2016年美国大选的结果,其实让大家很意外,因为大家都认为希拉里是板上钉钉的,特朗普绝对是一匹大黑马,一个没有从政经验的人怎么就成为了美国总统呢?现在来看,主要原因就是美国的民粹主义。当年的另一件大事——英国脱欧,也是让大家非常意外。很多主流媒体,包括精英层面都是不能理解的。但是,当时我就提出了,全民公决这个事情,是老百姓为主的,那么就得看民意。当时英国的民意,就是有民粹主义的倾向,是排外的,保护本土利益的。从老百姓来说,他肯定是不会愿意英国负担那么多的移民乃至难民的问题,不想让这些因素影响到他的生活。所以,尽管当时英国的媒体、精英坚决反对脱欧,但是老百姓却投票坚决脱欧。尽管特朗普赢得也很艰难,但到底是什么力量把特朗普推上来的呢?其实就是美国的民粹主义发挥的重要作用。

美国的民粹主义简单地说有什么特征呢?第一,民粹主义出现的背景是什么?往往是由于贫富不均,中下层老百姓对社会不满或者对处境不满,也可以说他们因为在整个经济发展过程中没有得到太多实惠而不满。第二,与移民问题有关,民粹主义往往是排外的。他们要么是瞧不起外来人群,要么是认为外来人群搞乱了他们的生活,甚至抢走了他们的工作。那么,从排外再引申一点就是贸易保护主义了,是针对外国公司的。很多美国人认为中国的企业抢走了他们很多饭碗,而中国的产品物美价廉,所以美国要征收更高的关税,使中国的产品不至于那么物美价廉,不至于抢走他们的饭碗。这就是一个很自然的衍生,就自然衍生到了贸易保护主义方面。另外,美国的民粹主义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征,就是它会特别支持那些反建制的人,就是对既有利益集团、既有政治格局、既有精英文化不满和抵制的一种潮流。这次美国大选,我们看到的就是一次特别明显反建制的大选。其实,有两个民粹主义的候选人,一个就是跟希拉里PK的桑德斯,他算是美国左翼的民粹主义,有点像欧洲的社会主义。另一个是特朗普,属于美国右翼的民粹主义。所以,这两党中重量级的候选人都有民粹主义倾向的,这不是偶然的。

我们回头想,为什么偏偏在2016年美国出现了这种民粹主义的风潮,而且也推动了民粹主义支持的领导人进了白宫?为什么这个事情在十年前、二十年前、三十年前发生不了,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生了?那么我们就看看这些年美国他做了什么,他失去了什么。

我们先按照思路来。

1.经济因素

第一点,美国这十几年来,在经济上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从本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到后来美国经济受“9·11”影响出现倒退,尽管在“9·11”之后有所攀升,但在2007年又出现了次贷危机、2008年又出现了金融危机。经过了这一系列打击,美国的中产阶级和中下阶层活得很辛苦,很多中产阶级直接就变成了中下阶层,而中下阶层活得就更加辛苦,因为他们本来积蓄就非常少。在这种情况下,这几年尽管美国股市涨了很多,但赚了钱的都是美国的投资人,也就是说美国那些富人赚钱了,而老百姓不可能赚钱。但是我们看到,近年来美国的经济复苏不是很迅速,而是相对缓慢的,且复苏的状况也是不均衡的,它并不是美国的全线复苏。这就是美国经济发展极为不平衡不均衡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说呢?你看复苏的地方是什么?美国的新经济复苏了,智能手机、互联网等这些也复苏了,甚至美国军工企业也复苏了。因为美国这些年到处兜售他的“战争威胁”,所以军工产品卖得也很好。这几个方面复苏了,而美国传统产业却没有复苏。美国的钢铁、基础建设等,这些年都不太好。我们知道,美国中下阶层的老百姓多数都是产业工人、公司白领,他们并没有得到实惠,或者说他们所在的产业、公司并没有复苏,所以他们的生活还是如常,甚至更差一些。

不仅如此,我们记得前几年发生过什么事吗?“占领华尔街”运动,之前是茶党运动,其实茶党就是民粹运动之一。“占领华尔街”运动又是怎么来的呢?当时的口号是:99%的美国人对1%的美国人。什么意思呢?这是美国媒体和美国人自己说的,就是99%的美国穷人对1%的富人的一场抵抗运动。那么,这个运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贫富差距或者说分配不合理。美国的老百姓认为,我们为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我们受的苦更多,生活的压力又非常大,但是并没有得到更好的,而这些富人通过巧取豪夺占尽了优势,甚至还逃税避税,反倒是他们得到的多、负担的少。不仅如此,在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在救市过程中第一波救市资金去了哪?银行金融业。当然,他有他救市的逻辑,认为先救银行、救金融,但是这个过程就使得造成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们首先被救了,而且不仅被救了,还很快赚钱了。他们这几年很嚣张,各方面盈利,获得的工资、奖金、福利更好了,甚至有的都超出了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另一方面,老百姓却过得苦不堪言,根本就恢复不到那种好日子的水平。在这种状态下,美国出现了一种特殊的仇富心态,对贫富不均尤其是救市之后进一步的贫富不均的反感和厌恶。所以,茶党运动、“占领华尔街”运动相继出现,直到今天美国的民粹主义潮流泛起。它是有一个连贯性的,从经济角度是这样子。

第二点,我们知道美国这些年的高科技产业发展很快,尤其是以苹果、Facebook、亚马逊为代表的产业。但是,美国的传统产业却是比较低迷的。很多产业工人依赖的还是传统产业,因为只有传统产业才需要大量的从业人员,而传统产业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

第三点,以苹果为代表的美国大公司都是外包了,很多生产线是在国外的,那么就造成公司雇佣了大量的外国工人。对美国而言,他们雇佣了大量的外国工人帮助了其他国家提高了生产率,提高了就业率,但是美国的工人并没有得到好处。所以,为什么特朗普上来之后反复说让美国公司回来呢?这就能找到根据了。

其实,特朗普是迎合了美国民粹主义潮流,这就是我们说的第一,贫富不均的仇富心态;第二,传统产业不景气,造成了对外来产品的抵制;第三,对美国那些大企业外包的不满。这三个方面就构成经济因素。美国兴师动众,一是逼迫或者诱使美国企业回流,吸引更多的外国企业来到美国,给美国创造就业机会;二是提升关税,打击外来产品,保护美国本土产业,尤其是本土的一些落后产业、夕阳产业。因为朝阳产业并不需要打击,它们占有很大的优势,也不需要特别保护,外国对它们的打击力度也很小,或者构不成打击。这是我们看到的经济因素。

2.政治因素

我们知道任何事情都有政治经济学的因素,有经济因素就有政治因素的。政治因素是什么呢?美国民众经过了这么一轮一轮的危机、挑战、抗争,然后又抗争不得,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坐在白宫里面的那个人、美国现在掌权的这帮人,不是和我们一伙的,不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他们是维护精英阶层、实力阶层的利益的,那不行,我们要改变局面得选出自己的代言人。结果,找来找去,民主党找出了桑德斯,共和党找出了特朗普。我们看出政治上的变化了。

为什么这次特朗普的成功让人意外呢?就是因为他跟希拉里形成鲜明对比。希拉里是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她接触的人都是富豪、权贵、重要媒体人,等等。所以,美国选民就认为她就是维护既得利益集团的,维护富人阶层的,他们不能再选她了,再选她日子更没法过了。那么,他们就选特朗普,尽管他也是富人出身,但是给人感觉就是很有正义感、有担当,而且对既得利益集团建制非常反感,想打碎旧秩序,为他们谋取福利。而特朗普在竞选中的一些表态,比如说贸易保护、美国企业回流、美国优先、美国利益至上等,这些东西都是让老百姓非常欣慰的,认为这就是他们要找的人,是他们的利益代言人选他。所以,我们会发现,特朗普在竞选开始到现在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画面,当他出现在那种富人较多、既得利益集团较多的人群的时候,他就不太招人待见;但是,他一旦走进了工人、农民的海洋中,他就会非常受欢迎,你看场景特别火爆,特别激情洋溢,最支持特朗普的就是美国的产业工人和一些农民。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看上去他没有政治经验,是一个黑马,好像是没什么优势,但是就像脱欧一样,他创造了一个奇迹,或者说一个逆转。这个逆转就是来源于他身后的民粹主义潮流的推动,而他迎合了民粹主义,所以使得民粹主义潮流裹挟的千千万万中下阶层的百姓(以产业工人为主,包括白人中的一些低教育人群)看到了希望。他们看好特朗普,而且他们占的人数多。

当然还有一个因素,尽管传统媒体是反对特朗普的,因为传统媒体大多数掌握在既得利益集团(建制派)手中。但是新兴媒体,尤其社交网站,像Facebook、Twitter这些,是面向老百姓,所以特朗普有效利用了社交网站、他的底层选民、他的忠实的粉丝和民粹主义的力量,并很好地取得了联系、得到他们充分支持,所以赢得大选。

我们这个事情交代清楚了,你就会明白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有必然性的。而且特朗普走到今天,他做的这些事情是有必然性的,因为他如果改弦易张,上来摇身一变我就成为既得利益集团的保护人的话,那不用想了,肯定输,特朗普连任也不用想了。但是,为什么特朗普这次访问欧洲期间,他就非常坦荡、非常自信地说,我要寻求连任,2020年看我吧。而且他非常自负地表示,美国国内就没有他的对手,这个话现在看起来有点大,但是他其实有他一定的底气,这个底气是什么呢?一个是他作为总统,他确实有他的优势。一般来说,在任总统谋求连任往往是容易成功的,他有他的一些政治资源和优势,另外他也可以表现出他的政绩。而在野的人只能去批评他,除非这个在任总统的毛病太多了,政治太失败了,或者业绩太差了,才有可能会被对方找到茬可能把他推下去。但如果业绩很好,或者老百姓很支持,在野的人就很难把他推下去,所以本身他就有这个优势。

但是不仅如此,特朗普总统还有第二个优势,他是民粹主义思潮推上来的。民粹主义思潮到现在为止,在美国并没有淡去,而且愈演愈烈。这种情况下,就使得支持他的民众不但没有减少可能还会增加,只要他在未来这两年不犯太大的错误,不丢太大的人,不说太过分的话,不做这种太莫名其妙的事,他连任的概率是非常大的,因为投票的还是老百姓多。美国社会也是金字塔型的,越往上人越少,有钱人是在上面,但是他们投票权是在下面,如果说这个事情放在几十年前传统媒体时代,电视、报纸都是在建制派那一边,可能对特朗普就不利了,他会天天说你坏话,但是问题是现在有了社交媒体,有了Twitter了,特朗普整天发Twitter,人家根本就不拿电视、传统媒体当回事,那么这种情况下,你通过舆论来操作选情就很难了,所以特朗普为什么有自信呢,其实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是从特朗普竞选到上台当总统之后,他一直忠实的履行了他的承诺,他对民粹主义的承诺,这是关键的,因为如果你不能忠实履行这个承诺,民粹主义的这帮人就会选择另外一个人,但是现在就不用选了,这个人履行的真好,不择手段,全力以赴,一件事一件事去落实,帮着民粹主义维护各种利益,争取各种权益,民粹主义的人就高兴了,所以美国底层的老百姓就看到希望了,在他身上看到希望了,觉得这个人行,要给他时间。所以说到2020竞选连任的时候他就可以说再给我四年,我给你一个崭新的美国,穷人也好,中下阶层老百姓也好,产业工人也好,他就有希望了,眼睛就泛光了,在你身上看到希望了,我还得给你四年,我就让你把美国再变化一下,变到最后,等你离开白宫的时候,产业工人中下阶层的人处境就更好了,这个就是大家想看到的,就是民粹主义的诉求和向往幸福的希望期盼。

把这个逻辑想清楚了之后你就会发现,特朗普他得到特殊人群的支持之后为什么他底气这么足,为什么他搞贸易保护主义,在移民政策上他为什么这么坚决,而且他又这么自信,其实他是有底蕴的,而且由于有着这么一个“领头羊”或者叫作“政治领域的独角兽”,那么其他人就不需要了,你再上来一个别的人,是特靠谱、特没谱都没有用了,大家不用看你了,大家就看特朗普就行了。所以这就使得他现在成了唯一性。而且他又是白宫主人,他又整天发Twitter,他又有话语权,并且他上台之后也做成了一些事情,就使得他的民粹主义的基础越来越厚实啊。

这就是我们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特朗普他之所以能胜选,之所以胜选之后他能这么做,之所以他这么有底气,之所以他敢说2020年他能连任,都是跟他吻合了美国上升的这个民粹主义潮流。并且与很好的借助潮流给自己造势是有关系的。你仅仅是应和这个潮流还不行,你还得借它造势。所以,你看特朗普做的事情,他就是要激发美国的民粹主义的热情,支持他去做各种事情。所以,我们有的时候你去看他做的一些事情,比如我们站在对立面也好,旁观者也好,你会觉得他四处挑起贸易摩擦、实施难民政策,都这么不靠谱,这么过分,但是在他看来觉得很正常,我就得这么做,我就该这么做,我也不能不这么做,不这么做就不是特朗普,不这么做就不是民粹主义的代言人了,不这么做老百姓就不支持你了,不这么做你就别想连任总统了,所以他有他的内在合理性。

那么这个情况下,我们再去看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你就能够比较明白他是怎么走到今天的,他是怎么做到的,他会怎么做下去,这是我们说的第一个问题。

责任编辑:吴自强校对:张凌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