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综合> 正文

全媒体舆论引导4.0:新平台 新战略 新标配

摘要: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全媒体,不但指的是媒体形态全,还意味着全民皆媒体。如何在这个背景中做好舆论引导的相关工作十分重要。习近平总书记提出,“领导干部要增强同媒体打交道的能力,善于运用媒体宣讲政策主张、了解社情民意、发现矛盾问题、引导社会情绪、动员人民群众、推动实际工作”。新时代要有新气象,要有新作为,舆论引导工作要走上新平台、采取新战略,同时还要完成新标配。

董关鹏

董关鹏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点此观看完整报告

点此观看视频专辑

大家好,今天讲座的题目叫“全媒体舆论引导4.0”。所谓全媒体在学界看来是两个“全”:第一,媒体形态特别全;第二,全民皆媒体。当下与媒体打交道,如果你想到的是报纸、杂志、广播电视,这是不完全对的。为什么?因为这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所以在这个时代讲的媒体就是全媒体。另外,好多人觉得跟媒体打交道就是跟记者打交道,这也是错误的。为什么?因为每一个最普通的市民在大街上拿着手机“咔碴”一拍、在网上一传,人人都是“特派记者”。所以,我们今天讲的就是:在全媒体时代——既媒体形态全又全民皆媒体的时代,如何做好舆论引导的相关工作。那么,为什么是4.0呢?显然,曾经舆论引导有过1.0、2.0、3.0时代,现在到了4.0时代,要了解4.0时代的特点,要用专家和实践者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为4.0时代的成功之路做好重要的准备工作。

今天的讲座从哪里讲起?在这堂课一开始我要告诉各位,这是一个“人人工程”“一把手工程”,是人人都要学习的课程。2009年,时任中央党校校长的习近平同志在中央党校春季学期开学典礼上指出,各级领导干部要努力提高六个方面的能力,即统筹兼顾的能力、开拓创新的能力、知人善任的能力、应对风险的能力、维护稳定的能力以及同媒体打交道的能力。关于同媒体打交道的能力,习近平同志在论述中讲到,“尊重新闻舆论的传播规律,正确引导社会舆论,要与媒体保持密切联系,自觉接受舆论监督”。为了方便大家记忆,我归纳为:第一,尊重规律;第二,密切联系。尊重什么样的规律?尊重根据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在移动互联时代的最新特点、最新实践归纳出来的舆论引导规律。与此同时,非常重要的是要密切联系媒体,当然也包括移动互联时代的自媒体。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舆论引导工作也要走上新平台、采取新战略、完成新标配。那么,什么样的标配才能够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任务相匹配?2018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和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说过这样一段话:“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人民常常在一个地方检查你的工作,监督你的工作,评价你的工作,有可能会点赞你的工作,也有可能会误解甚至批评你的工作。这个地方是哪里?那就是全媒体。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只上了报纸、杂志、广播电视,你没有完成工作,还得上手机,要上全媒体,才能完成今天的工作。既然舆论引导的范围变大了,舆论引导也就不再是一场简单的发布会了。而且随着很多技术细节的展开,我还要告诉你突发事件发生时第一个想到的不应该是开发布会,而是全媒体的新闻发布,新闻发布会是其中的一部分,永远不要忘记人民手里拿着的手机!

据一项不完全统计,中国普通受众读报纸的平均年龄达到了43.7岁,看电视的平均年龄达到了39.8岁。我们要为全年龄段服务,就要换位思考,想一想年轻人、老人、一些挺爱说话的“舆论领袖”,他们喜欢在哪里?他们喜欢在移动互联网上。所以,手机是我们今天讲座重点的重点。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比喻:走进手机,就跟人民面对面;没走进手机,跟人民还有十万八千里。所以,政务工作做得好不好,如果手机上没做记录,没做汇报,没做解读、辟谣、回应,我只能回答:您的答卷暂时是不及格的。

做了这么多的铺垫,我要告诉大家,在这个时代,媒体是发达的,挑战是众多的。当然,有一些朋友延续了传统媒体时代的说法,叫“防火、防盗、防记者”。当年,门一关,做工作,媒体过几天再来,给一点处置的时间,先做后说、多做少说,或许还有机会。但是,舆论引导的大环境发生了变化。现在,中国有报纸杂志这些算得出来的媒体,也有数不清的移动互联网平台及其创新。在这个情况下,难道还要“防记者、防媒体、防网民”吗?我们只能与之共舞,而不是躲避。

我们要意识到的是,在这个时代全媒体有四个功能。第一,海量信息源。人们在互联网上查询到的关于你的信息,是您提供的,还是别人提供的?党委政府如果老是多做少说、只做不说、先做后说、不逼不说,反正就两个字——“不说”,那么不出事则已,一出事上网一搜,关于你的消息都是别人讲的。大家说,董老师,我们保持沉默没有说,那又是谁来说呢?因为媒体也好,网民也好,在采访您遭遇拒绝的时候,就跑到大街上采访抱小孩的妇女、逛街的大爷大妈、怀才不遇的小伙子或者是某个爱写东西的网络上的“舆论领袖”。我的天哪,他有可能一不小心就把梦里梦到的、电视剧里看到说出来,或者边创作边说。所以,当真相还在穿鞋,谣言已走遍世界的每个角落。第二,思想集散地。我们不止要分享事实,还要分享思想,通过思想来引领。所以,我们要有很好的理论创作、理论传播、理论解读。第三,局部放大器。一旦出现突发事件,人们会拿着放大镜放大局部很多细节。你想一想,到底是希望被动地让人家拿着放大镜放大有瑕疵的地方、正在改进中的地方呢,还是给人家呈现一个全貌呢?对于这个,西方人叫“议程设置”,我们现在的说法是“局部放大镜”,放哪里、在哪里放、怎么放,按照什么样的节奏来公开、来回应、来解读、来说明,我们认为党委政府是需要在里面付出心力的。第四,情绪大卖场。不要简单地发火,不要让情绪战胜理智,说了不该说的话。海量信息源、思想集散地、局部放大器、情绪大卖场是当下全媒体的四大功能。这四大功能如果能够为我所用,当然是最好了。我们是代表人民利益的执政党,我们在为人民做事,理应把我们做的事汇报清楚、解读清楚,能够确保党的声音最响亮、党的信息最可信。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到底怎么做呢?在这个时代,全媒体在改变一切。全媒体非常显著的特点是:全球化、数据化、移动化、互动化、便捷化、自媒体化、个性化。但是,不要被这些各种专家包装出来的“化”搞晕。我倒认为,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媒体产能的“过剩”和党委政府信息供给的不足,是突发事件舆论引导不能逾越的一个鸿沟和障碍

对于媒体产能“过剩”,大家说不能管一管吗,这是很难管的。因为5G时代即将到来,2019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速度会提高10倍到50倍不等。那也就是说,2019年民间的信息、音频、视频传播速度还会呈几何倍增加。所以,相对于媒体产能“过剩”,官方信息供给严重不足,这是不可以的。我们要确保:关键地方有官方信息,重点地方有官方信息,敏感地方有官方信息,突发事件的围观人群中有官方信息。官方权威信息永远不缺位,我们走了谣言的路,让谣言无路可走;谣言一出门,遍地是真相。这样,我们就打赢了这一场战役。

责任编辑:张凌洁校对:赵苇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