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协商民主 契约治村

【2020-02】协商民主 契约治村

[中图分类号]D616;C916.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0529-1445(2020)02-0071-02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强调“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方面”,提出要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完善群众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制度化渠道。房山区拱辰街道南广阳城村作为农村回迁小区,管理得不仅比其他农村回迁小区好,而且比商品房小区还要好。“这里的楼门一家亲”“这里的楼道禁吸烟”“这里的物业没纠纷”“这里的车辆不乱停”“这里的地上不吐痰”,等等,这些好风貌令人耳目一新。2016年9月全村回迁后,仅仅3年多时间,南广阳城村在探索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的实践中已经从“乱”到“治”,成为本村村民满意的“田园社区”和附近村民羡慕的“明星村”。

南广阳城村治理新格局及主要经验

房山区拱辰街道南广阳城村党支部践行党的群众路线,健全基层协商民主制度,创造了以“协商民主、契约治村”为特点来实现党组织领导的村民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广阳经验。南广阳城村的治理之路是从全村村民共商共治的一份契约开始的。这份契约就是全村回迁之前党支部和群众在广泛协商基础上起草的《致村民们的一封信》。这封信是党支部在先期调研的基础上,初步形成的一个小区管理方案。党员代表和村民代表拿着这封信到自己所联系的村民家里一家一家征求意见,又通过短信、微信等方式把意见集中起来。经过全体村民“三上三下”讨论,最终形成了大家都认可的“契约”。这封信、这份契约虽然是一份经过村民集思广益的小区管理清单,但发挥的作用非常大,既是党组织领导村民自治、法治、德治的“纲领”,也是村民规范自己行为的“小宪法”。我们可以把这样的经验概括为八个字——协商民主、契约治村。

“协商民主、契约治村”的做法能够持续

南广阳城村党支部领导村民创造的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及其“协商民主、契约治村”的做法和经验,是能够持续的。这是因为,这一做法和经验的背后有着强大的文明传统的支撑。在中国几千年文明史上,这种由当事人双方或多方之间订立的契约发展到由村或乡的社会成员集体订立的“乡规民约”。这种乡规民约在中国历史上发挥过重要的作用,它既是维护统治阶级包括地方乡绅统治地位的重要工具,也是维护传承中华优秀礼仪传统和社会美德的基本形式。比如,贵州省贵定县石板乡腊利寨现存的1919年寨规碑中,就有“贫穷患难,亲友相救”“勿以恶凌善,勿以富吞穷”“行者让路,耕者让畔”等内容。我们党对这些文明传统十分重视,把它作为乡村居民自我约束、自我管理的自治形式。同时,我们也强调制订乡规民约不能违反国家法令政策及社会生活准则,否则应予以修改或撤销。这种古老的契约和乡规民约及近代的这种个人间订立的契约和集体订立的乡规民约,进一步发展到由全社会订立的“公约”。比如,在抗日根据地制定的抗日爱国公约、防奸公约、支前公约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国家通过普及理想教育、道德教育、文化教育、纪律和法制教育,通过在城乡不同范围的群众中制定和执行各种守则、公约,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建设。显然,这种契约、乡规民约、公约既不同于法律法规,又对法律法规的实施起着重要辅助作用。

更为重要的是,南广阳城村的做法和经验还有着时代的特点。他们订立的契约,属于乡规民约和社会公约范畴。其主要特点是:通过民主的方式订立,即通过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方式制定的,具有广泛的群众性;通过基层协商民主的方式形成的,即决策之前经过村民广泛协商,是在协商中形成的共识,具有社会治理的权威性;以解决群众生活中存在问题、实现群众美好生活愿望的方式制定的,即把小区中存在的各种各样具体问题作为订立契约的目的,让所有村民都能够享受到满意的生活环境,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既具有崇高目标又有切实可行的实惠性;是在党组织领导下推进基层自治、法治、德治有机结合的进程中订立的,形成了群众自我教育、自我约束、自我管理的一种社会治理形式,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鲜明特性。

当然,事物总是不断发展的,社会总是不断进步的,这种做法能不能持续还取决于我们能不能不断总结经验,不断顺从民意,不断与时俱进。其关键在于健全基层协商民主渠道,使得党组织能时时听到群众的声音,了解群众的需求,解决群众的困难,实现群众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

广阳经验能够推广,值得推广

落实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关于“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完善群众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制度化渠道”的精神,需要各地创造成功的经验。任何经验的推广都要从实际出发。各地有各地的实际情况,各类社区有各类社区要解决的具体问题。因此,推广群众创造的好经验必须坚持从实际出发,把握特殊中的一般,学习具体经验中具有普遍性的基本思路和基本做法。

南广阳城村“协商民主、契约治村”的好经验是可以推广的,是可以从他们解决问题的基本思路和基本做法中获得启发的。特别是,南广阳城村党支部在全村回迁之前就抓住了治村理政的关键,认识到村民回迁上楼后,决不能把“小农意识”下的种种陋习和不良习惯也带上楼;认识到“小治治事,中治治人,大治治制”,要从“治制”着手来“治事”“治人”;认识到通过民主协商形成的契约制度可以在村民思想行为转换的要紧处起到“斩乱麻”的作用。南广阳城村党支部遇到的问题,应该讲在许多乡村都具有普遍性;南广阳城村党支部从“治制”着手来“治事”“治人”的思路应该说具有很大的启发性和可推广性;南广阳城村党支部不是通过强制的方式,而是通过协商民主的方式形成治村契约,更具有可推广性。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9.

(作者简介:李君如,中共中央党校原副校长)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