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摘帽后,乡村振兴的路必须走好

脱贫摘帽后,乡村振兴的路必须走好

张庄今年春节有外地返乡人员18人。疫情期间,我更加体会到了我们共产党执政的先进性。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能够迅速触达到村里的每一个老百姓。从初六起,我每天跟着村干部一起值班,深刻体会到整个脱贫攻坚工作给老百姓带来的自信。在村里的每一天都觉得时间不够用,有太多事儿要想,太多事儿要做。真切地帮到别人,会让内心无比充实。

——王晓楠(证监会派驻河南省兰考县东坝镇张庄村的第三任驻村第一书记)

很少有人在来之时就为走之后做打算,王晓楠是其中之一。2017年来到张庄不久,她就一直琢磨着,扶贫干部走了之后,张庄的路应该怎么走。

作为证监会派驻兰考县东坝镇张庄村的第三任驻村第一书记,王晓楠就任之前的2016年年底,兰考县贫困发生率即降至1.27%。2017年2月,经河南省政府批准,兰考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成为中国第一批完成脱贫摘帽的贫困县。

这也意味着,王晓楠走的路和前两任第一书记不能完全一致。脱贫摘帽后的张庄扶贫道路怎么走?

在王晓楠看来,按照“两不愁三保障”的要求,通过自上而下的帮扶投入,解决弱势群体的绝对贫困问题并不困难。而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更强调可持续发展,外部帮扶和内生发展形成合力,不只政府考核过关,更要经得起时间和市场的检验,久久为功。

“农村潜力巨大、是干事创业的热土”这颗种子,早就在她的心里扎下根。婆婆家河北省正定县塔元庄的巨变给了她震撼:2009年第一次去塔元庄至今,她亲眼见证了农村通过大胆改革、发展旅游,走上致富之路。2018年,塔元庄村集体收入达到3000多万元,连她邀请婆婆“十一”来北京玩,婆婆都因舍不得放弃假期比平时更高的打工收入而婉拒了。

发展需要因地因村制宜,不能着急、无法照搬,要依据当地人力情况、自然条件,循序渐进地往前走。这是王晓楠在张庄村学到的第一课。“实践比写文章难多了。写文章的时候,(按照经济学原理)逻辑通顺就能收笔,到了现实中,从想到到做成,需要一番功夫。”

两年前,张庄旅游业刚刚发展起来,村里没有给人拍照留念的,没有卖纪念品的,甚至没有卖矿泉水的。王晓楠急得给村干部派任务:咱们都带头去卖点儿啥!面条、水果、矿泉水,啥都行!在她看来,脱贫的第一步,是要让村干部带着村民“动起来”。

两年过去了,有村民用烙铁在葫芦上作画——两分钟可取,10元钱一个;有村民办起电商还通过直播带货;有村民2000多针纳出“带有妈妈味道”的千层底儿;有村民手工制作的香油飘香整条幸福街。赚钱不再是丢人的事儿。大家都想通过正当渠道,为家里改善生活。

王晓楠坦言,这些产品和做法从市场的角度衡量,并不是最优秀的,却是高度匹配当地人力资源的。她是市场化的坚定拥趸,到了基层,发现在实现市场化之前,还有许多基础工作要做。要帮扶一批人,第一点就是要接受这批人的现实条件。“消费扶贫的开展、‘期货+保险+银行’的试点,不单纯是为了增收,更重要的是调动老百姓发展生产的积极性。”王晓楠说,“扶贫就像种花,先埋下种子,再慢慢浇灌它长大。”

为了强化乡村游的产业支撑,经调研分析,王晓楠发现玫瑰产业链条长、前景广、能带动老百姓广泛参与,是不错的选择。于是,她带着村民一起去玫瑰之乡山东省平阴县取经。一家龙头企业的加工产品种类繁多,吃的、用的、抹的,应有尽有。王晓楠正暗暗庆幸找到了合适的合作伙伴,同去的返乡青年却一眼发现:没有醋。

张庄做醋的历史悠久,回来之后,这位返乡青年很快做出了玫瑰醋,配以简约时尚的包装,一炮打响,没有竞品,销量很不错。王晓楠很受启发,把村民的好想法、好手艺挖掘出来、培育起来是发展特色产业的可行道路。2019年年底,王晓楠把22家村办企业推上了四板市场——中原股权交易中心,期冀刚起步的乡村小产业也能借助多层次资本市场实现规范和发展。

王晓楠十分认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尤努斯的普惠金融理念——钱要给有发展意愿的人,要输血,要帮助他们找到发展思路。那么,下一步究竟该怎么走?3年下来,王晓楠越来越坚定,村企合作是乡村振兴夯实产业基础阶段,是张庄能走、要走,且走得好的路。经过市场沉淀的龙头企业、上市公司,对产业把握更加准确,对资源的组织能力更能经受市场考验。2016年迁址张庄的新三板企业奥吉特菌业股份有限公司,为200多人解决了就业问题。王晓楠又通过村企合作与企业共同设计出“扶贫小菇棚”,村民不但能务工,还能投资菇棚当股东。“不只是吸引企业来投资,还可以通过股份合作的形式让张庄的产业走出张庄。”王晓楠说。与再生资源企业、食品加工企业、交通企业的合作,都是王晓楠最近在忙碌的事情。

“扶贫是实现人、地、钱等资源活化和价值提升的过程,企业做的正是组织资源的事。当村里自我发展能力还薄弱的时候,就搭企业的车,把企业的产业链和村里的资源对接,等后面有能力了,村里也可以成为产业的主导者。”王晓楠说。

“如果说产业是解决已有的生存和发展问题,民生解决的则是未来的事儿。尤其是孩子们的受教育水平,决定了未来的生活。”王晓楠借助证监会捐赠资金为村里新建的张庄小学在9月就要投入使用了,有了硬件的基础,优质教育资源的引入,远程教育、名校支教等多种方式就有了可能。

王晓楠常带着一把棒棒糖下村。谁家几个孩子、孩子多大,她如数家珍。

看到村里的小孩儿,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孩子。刚到村里的时候,她看到跟自己孩子同龄的小孩儿,眼泪哗哗往下掉。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被逼上梁山。事实上,证监会选拔第一批驻村干部时,她因为已怀孕需频繁产检而无奈放弃。休完产假,她就第一时间提出申请,“想都没有想,一定要争取”。

近3年过去了,从每次出门听着儿子喊妈妈的强忍泪水,到全家都已习惯她的一次次离开。今年大年初六,王晓楠就回到了张庄,与村“两委”共同工作在抗疫一线。半年过去了,她还没有踏进北京半步。

值得欣慰的是,王晓楠说,她和家人的感情不仅没有疏远,反而因为互相理解而更加深厚。照顾孩子的重任主要落在了母亲的肩上。王晓楠的父亲15年前也做过扶贫干部。父亲和女儿先后走上扶贫战线。母亲养育了自己的孩子,并任劳任怨地照顾孩子的孩子。

丈夫不时在朋友圈转发张庄的发展动态,骄傲地说,“我家金融青年在扶贫”。最近,丈夫的单位也有下基层的机会,她又鼓励丈夫积极争取。他们俩都觉得,接地气很重要,了解社会才能更好地服务社会。

“感情不在于是不是每天在一块儿,是看你们是不是相信共同的东西。”王晓楠说。(记者李晨赫)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