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经济> 正文

郭万超:数字文化产业引领经济新增长

摘要: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全世界各个国家都产生非常重大、深远的影响,给我们的生活、娱乐、工作带来了很大改变,特别是使工作、娱乐从线下转到线上,大大突显了数字经济、数字文化产业的优势。对此,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郭万超从数字经济、数字文化产业的优势、基本内涵特点、主要盈利模式、超级IP模型、发展对策建议等方面出发,深入探讨了“数字文化产业引领经济新增长”这一主题。

郭万超1

郭万超 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

点此查看完整报告

点此查看视频专辑

点此查看课件

一、全球性疫情突显数字经济优势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全世界各个国家都产生非常重大、深远的影响,给我们的生活、娱乐、工作带来了很大改变,特别是使工作、娱乐从线下转到线上,大大突显了数字经济、数字文化产业的优势,甚至形成了“宅经济”“宅娱乐”的概念。一些依赖场景的线下产业都出现了负增长,与之相应的数字文化产业却完成了逆势上扬,在疫情期间增长得非常快。

(一)数字经济的概念

数字文化产业,是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数字社会、数字时代、智慧城市、数字货币、数字治理、数字中国、Z世代等概念相同的是都与数字技术紧密相关。在生活中,我们都能深刻体会到数字经济,包括微信、支付宝、高德地图、共享单车等都是数字经济的范畴,也都是十分重要的新业态。

究竟什么是数字经济?大家现在比较公认的一个定义就是在2016年9月杭州召开的G20峰会上通过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中提出的——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这一定义强调了与传统经济不同的关键生产要素、重要载体。

(二)数字经济产生了哪些影响

第一,数字经济带来的最主要的影响是创造了新的经济形态。近代以来,人类社会整个经济形态的发展变化是从工业经济到信息经济、知识经济,以及现在有人提出来的智慧经济。智慧经济与数字经济在概念上是基本等同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信息技术使现代经济活动更加灵活、敏捷和智慧,包括信息传输、数字化产品等多个方面。

第二,互联网、云计算、区块链、大数据、物联网、金融科技与其他新的数字技术的应用以及信息的采集、存储、分析和共享过程,改变了社会互动方式,推动了人类经济形态的变革。

第三,数字经济为落后国家的后来居上、实现赶超性发展提供了技术基础。互联网经济作为新科技革命的重要内容,使后发国家可以发挥后发优势,实现赶超性发展。

(三)数字经济带来了哪些挑战

作为全新的经济形态,数字经济为经济学、经济理论带来了哪些挑战,也是值得研究的。我们传统的经济理论主要建立在农业、工业经济的基础之上,以物质产品和服务为主要的研究对象。在数字经济时代,数字产品逐渐成为主要的商品形式,具有网络的外部性,即:对消费者的价值随着其他使用者数量的增加而增加。可以说,数字经济对现有经济理论的挑战是全方位的、颠覆性的。

第一,数字技术的出现改变了规模经济的概念,使文化产业很多领域的规模化成为可能。按照传统经济学理论,任何行业的规模经济都有界限,达到临界点后就会变成不规模经济。但是,数字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使数据处理在数量、质量和速度上已然今非昔比,极大降低了社会生产的成本,特别是交易成本,提高了资源优化配置的效率,一方面大大提升了企业扩大的速度,如现在上市公司市值排前10位甚至前30位的企业大多都是互联网企业,另一方面大大放大了企业规模的边界,如大型平台公司的规模甚至有无限扩大的趋势。互联网,本质在于连接,在技术飞速发展和广泛应用的前提下基本实现了万物互联、人人互联与智能化发展,同时促使工业互联网迅猛发展。在具有网络外部性的市场中,互联网使成功的公司越来越成功,占据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也就是所谓的头部公司,不仅规模扩张快,体量也超过传统企业。

对于文化产业而言,传统文化产业最大的难题就是受制于技术、依赖于具体的场景或人,难以规模化。场景消费是有限的,如足球比赛,在电视出现前最多只能几万人在球场看,电视出现之后就变成了数百万人可以观看,互联网技术的出现使一场球赛的观看人数达到数亿人次。这就是数字经济对文化产业产生的巨大影响。

第二,数字技术改变了传统经济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传统的生产要素是土地、资本、劳动力等,生产过程、产品服务几乎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传统的消费方式以实物消费为主。数字经济使非物质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大大上升,而物质经济的价值在逐渐缩小。现在,数字经济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引擎,特别是数字文化产业发展非常迅猛。数字经济不依赖于传统的生产要素,如虚拟世界(网络游戏)产品,既不消耗资源,也不污染环境,依赖的是技术、创意、想象力。数字技术创造了这个虚拟世界,而Z世代,也就是1995至2009年出生、伴随互联网成长的一代,完全适应了虚拟世界,他们的生产和消费方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第三,数字经济使传统经济理论的成本和收益概念发生了改变。在传统经济学最基本的概念中,成本一般是很大的。互联网的出现、数字技术的成熟和广泛应用,使成本大大降低甚至降低为零,淘汰了很多行业、很多企业,比如从邮寄信件到电子邮件,很多企业的信息传输成本大大降低。

互联网的出现和深度应用,使成本收益的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促使很多新的免费商业模式的出现,如QQ、微信都是免费使用,其收益成本也是不对等的,是传统经济理论无法解释的。现在经济理论需要大的创新,免费商业模式的大量出现也给国民经济的核算和调控带来了挑战。在过去的传统经济中,GDP是衡量和调控宏观经济的基础工具,但在数字经济时代却显露出其局限性。难以核算的是,互联网各种触手可及的免费服务、近年来兴起的自助服务以及分享经济等。

(四)全球数字经济的发展

数字经济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电子计算机开始出现揭开了信息时代的新篇章。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创新发展,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以及下一代移动网络技术等的不断发展和布局,促使早期的信息技术迅猛地发展成为全新的数字经济。在1946年出现电子计算机之后,经过不到100年的发展,数字经济已然成为全球发展的潮流。这在发达国家早已经成为共识,德国、英国、日本都推出了数字经济发展战略,我国也在2006年发布了《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根据《2019年互联网趋势报告》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全球互联网用户已达到38亿人,超过全球总人口的一半。中国互联网用户规模尤其大,仅移动互联网用户就达到8.2亿,占全球的21%。从数字经济的微观角度来看,在全球互联网上市公司市值排名前30强中,美国、中国占据了多数席位。目前,全球大的互联网科技公司都是采用平台的商业模式。全球娱乐市场的规模约为1010亿美元,其中数字产品占了56%,数字图片、数字视频等数量激增。

我国的数字经济发展活跃,特别是在进入新常态之后、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逆势上扬,成为我国发展的一道亮丽风景线。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最新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显示,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5.8亿元,名义增长15.6%,占GDP比重达到36.2%。我国已经成为数字技术投资的大国,大数据、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数字技术领域的风险投资位居全球前列,孕育全球1/3的“独角兽企业”,移动支付规模全球第一,7家互联网企业市值跻身全球20强。特别是疫情期间,线上零售、线上教育、远程办公、视频会议等丰富了5G的应用场景,进一步推动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的创新和产业化应用,展现出巨大的发展潜力,有效对冲了经济下行的压力。

责任编辑:王瑱校对:吴自强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