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性技术创新为什么如此重要

颠覆性技术创新为什么如此重要

“颠覆性技术创新”是指通过应用对已有传统或主流技术途径产生根本性替代效果的全新技术,带来新的或更多的价值,产生破坏性、颠覆性力量,引发行业生态系统的巨变。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突出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现代工程技术、颠覆性技术创新”。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指出,“一些重大颠覆性技术创新正在创造新产业新业态”。2016年,“颠覆性技术创新”被写入《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和《“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北京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仅今年以来,市委书记蔡奇就多次在调研和讲话中强调颠覆性技术创新,“加强原始创新和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努力取得变革性、颠覆性突破”,“瞄准人工智能、5G、集成电路、前沿信息等领域,实施颠覆性技术创新支持政策”,“积极培育未来产业,加强基础研究,推动颠覆性创新和交叉融合创新”。历史和现实中的“颠覆”有许多案例:电灯颠覆了蜡烛和煤油灯、电脑颠覆了手动计算、汽车颠覆了马车、智能手机颠覆了传统手机、网购颠覆了传统零售业、出租车的网约模式颠覆了传统出租车街招模式、今日头条颠覆传统新闻网站、微信颠覆了短信、数码相机颠覆胶卷、手机拍照颠覆数码相机等等……可以看出,每一次“颠覆”都带来了行业的变革、生活的便利、巨大的商业价值。我们要深入理解颠覆性技术创新的重要意义,把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落到实处、推向前进。

颠覆性技术创新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关键动力

生产力是历史进步的决定性力量,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正如马克思所说:“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的社会。”

三次工业革命本质上都是以各类颠覆性创新为契机,带来了社会生产、企业改造和全世界科学技术的巨大发展。第一次工业革命以蒸汽机的广泛使用为标志,极大地提高了生产力,壮大了资产阶级力量,促进了工人运动兴起和近代城市化的进程;第二次工业革命以电力的发明和广泛应用为标志,促进了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最终确立,世界逐渐成为一个整体,进一步增强了生产能力,交通更加便利快捷,加强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第三次工业革命以原子能、电子计算机、空间技术和生物工程等发明为标志,促进了社会经济生活结构的重大变化,第三产业比重上升,各国普遍加强科研支持和资金投入,人类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也在发生了重大的变革。当前社会普遍认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风起云涌,世界正在经历以互联网、石墨烯、虚拟现实、量子信息技术、可控核聚变、清洁能源以及基因生物技术为技术突破口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同样正在推动人类社会加速发展进步。

颠覆性技术创新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必然要求

当前,科技创新已经成为增强综合国力和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决定性因素。谁能在科技创新上下先手棋,谁就能掌握主动。我国科技创新正从量的积累向质的飞跃、从点的突破向系统能力提升转变,只有在科学技术领域实现更多颠覆式创新,形成强大的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才能造成“技术突袭”、“弯道超车”,实现从“跟跑”到“领跑”的态势转变。

从我国目前情况来看,依靠规模优势、后发优势、人口红利、勤劳勇敢的民族文化优势进行的模式创新、效率创新、规模式开发已接近极致,而热点领域的核心技术创新、原始创新、自主创新相比发达国家仍有差距。在高速发展的阶段,以市场换技术来积累自身实力是有效的,但在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如果没有大量关键性原始创新作支撑,没有大量颠覆性创新作为突破口,长期处于“微笑曲线”中间段所带来的效益和利润很低,制造环节的可替代性较强,上游又随时有可能发生技术发达国家对我们的“卡脖子”事件,极易造成被动的局面。所以,我们要建设世界科技强国,在世界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就一定需要颠覆性技术创新。

颠覆性技术创新是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有效方式

创新的结果是开拓出新的更高生产效率的方式,这种方式在应用层面不可能为个体所独占,必然会在全社会普及并为广大人民所掌握,创造出更多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不断推动实践创新向更高的层次前进,从而实现人类解放自己、自由而全面发展的目标,这恰恰也是我们中国共产党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根本要求。

在商业领域,颠覆性创新发端在供给侧,它是否成功至少要看三个标准:一是是否更好满足了群众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也就是在需求侧得到完全的认可,从而转化为消费和企业的效益;二是是否更好满足了企业降低成本的需要,从而带来利润的提高、销售价格的降低和销售规模的扩大;三是从社会角度看,是否提高了产业层次、新创造大量产业机会,既维持和扩大了就业,又提高了从业人员的收入。

例如,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取代了电脑、电视、照相机、收音机、唱片机等许多电器大部分的功能。在需求侧:把人从固定电器前解放出来,随时随地可实现功能,大幅提高了效率,降低了成本;在企业端:形成万亿规模的智能手机产业,随之而来的万亿规模的互联网智能应用产业,它带来的应用创新目前仍在加速井喷;在社会端:虽然许多运营方式落后的行业被移动互联网颠覆,但如快递、外卖、网约车等新生行业创造了数以千万计的就业机会,且整个产业链条的收入水平均有大幅增加。麦肯锡预测,到2025年,一些颠覆性技术有望每年创造14万亿至33万亿美元的效益。

颠覆性技术创新是实现国家长久安全的重要保障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前我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国家安全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发展是安全的基础,安全是发展的保障,颠覆性技术创新有利于筑牢物质基础、提高国家安全所赖以依靠的经济实力,更是军事、社会安全的重要保障。

军事斗争方面,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认为,颠覆性技术是指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美国国防部将其定义为以快速打破对手间军力平衡的方式解决问题的技术或技术群。曾经的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科索沃战争颠覆了传统战争模式,所展示的现代高科技条件下作战对全世界带来了强烈震撼,引发了世界性新军事革命;今年年初美国利用无人机精确打击伊朗将领苏莱曼尼虽受到国际社会谴责,但其技术之成熟先进和情报网络之精准让人震惊。诸多案例告诉我们,利用颠覆性技术创新造成的不对称军事科技所带来的结果是:拥有优势的一方可以毫不费力、甚至是“恣意妄为”。

社会安全方面,以网络和信息安全这个最为紧迫和突出的课题为例,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互联网核心技术是我们最大的‘命门’,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我们最大的隐患”,“我们要掌握互联网发展主动权,保障信息和网络安全,就必须突破核心技术这个难题,争取在某些领域、某些方面实现‘弯道超车’”。也就是说,我们迫切需要利用多个领域的颠覆性创新,来逐渐实现越来越多的压倒性优势,用以保障我们自身的必要安全环境。  

“颠覆性创新”概念的提出者克里斯坦森认为,“颠覆”事实上是可创造、可预测、可化解的,关键在于我们能否做对的事。从我国当前实际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准确把握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重大意义,给我们提出了新的课题。

颠覆性创新有利于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有利于经济高质量发展、有利于改善人民生活、有利于保障国家安全,需要政府、社会创造有利于更多颠覆性创新的氛围和环境,制定一系列配套举措予以保障和激励,让颠覆性创新在中华大地上不断涌现,为实现“两个一百年”战略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提供强大助力。

作者:李冠华,房山区窦店镇党委书记,北京高端制造业基地管委会党组书记

编辑:梁齐勇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