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消费升级为经济发展蓄势

信息消费升级为经济发展蓄势

【摘要】信息消费对改变供给体系质量、提高运行效率、促进经济增长具有重大作用,尤其是对基础性经济增长影响显著。在信息消费升级的同时,“新经济业态”应运而生,不仅促进数字经济增长,还带来各种消费体验。而且推动信息消费升级为经济发展“蓄势”,还需要在产业、设施、政策、产品、市场等多个方面发力。

【关键词】信息消费升级 经济发展 消费可持续 【中图分类号】F724.6 【文献标识码】A

信息消费作为新的消费领域,不仅是消费的组成内容,而且对满足人民群众生活需求、提高经济发展质量、推动国内市场发展具有重大作用。信息消费是消费对象用间接或直接的信息产品达成销售的活动,是增长最快、创新最活跃、辐射最广的消费领域。

信息消费升级兴起,“新经济业态”应运而生

目前,中国信息消费需求强势释放,生态结构日渐成熟,快速增长的信息消费群,使共享付费成为常态。同时,还出现了持续迸发的共享创新、提质升级的消费趋势与新型智能硬件。

一是信息消费需求强劲释放。在经济社会与互联网技术深度融合下,中国ICT(信息与通信技术)产业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根据2019年3月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信息消费发展态势及展望报告(2019年)》显示,2018年ICT总产值达24万亿元;2018年我国信息消费规模约为5万亿元,在最终消费支出中占比超过10%。在软件业、互联网与电信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信息服务和信息产品供给不仅丰富,也释放了消费潜力,到2018年年末,信息服务消费在信息消费规模中占52%。

二是信息消费创新生态形成。在信息服务上,线下线上融合俨然成为主流营销模式。教育培训、医疗养老、交通文化都出现了线下线上融合的消费闭环,以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例如,智能零售,从萌芽到快速发展,依靠的是人工智能、大数据以及物联网技术,以促进经营模式、理念和支付模式的转变,将人工运营升级为全数字运营。在信息产品上,智能终端成绩显著,民营企业崛起,无人机销售全球领先。

三是信息消费支撑力度提高。对于固定宽带网络,随着全光网升级,地级市已经成为光网城市。根据2020年2月27日工信部发布的《2019年通信业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我国互联网宽带接入端口数量达到9.16亿个,比上年末净增4826万个。其中,光纤接入端口比上年末净增6479万个,达到8.36亿个。对于基础设备,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与物联网的带动下,基础设备的服务能力大幅度升级。对于智慧物流,在数字技术的赋能下,根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快递业务量累计完成507.1亿件,同比增长26.6%。

四是消费扩大升级速度加快。为发展信息消费,政府已经从政策上发力。2019年4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信息消费示范城市建设管理办法(试行)》的通知,在全国范围内深入开展信息消费示范城市建设工作,此举不仅提高了地方政府发展信息消费的积极性,也发挥了地方资源优势。通过持续开展信息消费示范项目,信息消费环境将逐步优化,从而为其发展提供保障。在市场监管上,“放管服”改革将逐步深入,政府以包容审慎的态度,助推新模式发展,以提高信息消费活力。

五是新兴消费群体快速崛起。商业化与数字化刺激消费者购买力,促使转变消费行为模式,“80后”作为互联网消费的主力,“90后”地迅速崛起,线上消费逐年升高,逐渐成为消费升级的驱动力。“90后”“00后”作为新一代消费群体呈现出懒人经济、重体验、趣味优先等特征,影响着消费走向。“90后”作为智能家居消费主力,智能化、网络化极大地满足他们对品质的要求,从而成为新一轮经济增长点。与此同时,共享付费模式兴起,信息消费进入2.0时代,大量用户开始为教育、视频、游戏、音乐等知识产品付费。

信息消费升级为经济发展“蓄势”的表现

信息消费作为辐射最广、增长最快的消费领域,正在以突飞猛进的速度增长,未来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5G将逐步成熟,带来全新的业态变化,为经济发展“蓄势”。

其一,刺激商品消费增长。信息作为消费者与企业的“黏合剂”,能够实现供需匹配。例如,企业通过相关信息技术,精确地提炼用户需求,并加大产品研发力度,设计出满足用户需求的信息产品,为不同群体提供相应产品;企业通过优化工艺流程、减少成本、改善服务与产品质量,提高消费者满意度。

其二,突破消费增长瓶颈。集服务业与数字技术为一体的在线教育、电子商务、共享经济以及互联网医疗等新兴业态与模式,极大地提高了服务水平和效率,打破了传统服务业的发展瓶颈,实现了服务消费的快速增长。随着“5G+VR”消费新模式的推广,2020年这一模式在中国市场的规模有望达到900亿元。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在我国高技术服务业中,电子商务服务投资增长39.6%,专业技术服务投资增长36.7%。

其三,支撑消费环境优化。利用数字技术优化信息消费环境,改善消费结构与供给,例如,各类电商平台与搜索引擎既获得了信息,又减少了不对称信息;搭建并使用数据库,可以在消费者与企业之间搭建信任的基石。在数字技术的带动下,支付、交易和物流更加便利,消费规模不断增长。2019年前三季度,我国信息消费规模近4万亿元,2019年1-10月,规模以上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企业完成业务收入9902亿元,同比增长21%。

其四,带动新增产出与就业。面对新增的产出效应,信息消费已经全面覆盖到各个产业。对于新增就业这个板块,信息消费是信息产业与消费者的重要纽带,能创造出大量就业岗位,能够助推产业升级与改造,从而产生全新的就业模式。2020年5月14日,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腾讯微信团队共同发布的《2019-2020微信就业影响力报告》显示,2019 年微信带来的信息消费总规模约为3238 亿元,同比增长34.8%,拉动传统消费5966 亿元。

推动信息消费升级为经济发展“蓄势”

第一,建设宽带城市,打造城市信息消费产业链。打造集服务、研发、应用与生产“四位一体”的消费产业链,将数字技术作为基础,优化信息消费机制,促进“三网融合”与产业升级。形成以用兴业、民生为先的信息消费模式。对于信息消费,结合消费升级、网络、生态、能力、环境以及市场进行信息产品和服务供给。

第二,建设基础设施,促进农村居民信息消费可持续。提高农村居民文化水平,缩短甚至消除城乡居民之间的“数字鸿沟”,利用信息消费券以及奖励政策,帮助农民降低有线电视使用年费、电脑入网费等,优化农村网络建设,结合农村居民对影视、科技、旅游的需求,提高信息服务的可获得性,扩充消费市场与产品供给,拓宽信息传播途径。

第三,给予消费支持,提高信息消费者消费能力。挖掘信息消费者需求,升级信息终端,打造安全、高效、有序的消费环境;扩充信息消费试点城市范围,通过虚拟技术,做好对信息消费者的培训工作,提高信息消费者的风险防范与识别能力;优化信息消费结构,打好促进信息消费发展的基础。例如,对于新增的5G用户,北京补贴超1亿元,通过终端与流量补贴,刺激群众消费。

第四,培育消费需求,增强信息产品供给动力。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积极挖掘信息行业优势,升级信息消费,培养新型消费热点,扩大发展动能;以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为基准,深化信息消费与5G的融合力度,培育新消费与新业态;以个人家庭与行业信息消费为依据,加快基础设施建设与产品供给能力,从交通文旅、医疗教育、工业等角度发展信息消费;以政策扶持为背景,降本提质,助推信息消费;以监测机制为准则,建立信息消费评价体系,从国际拓展、产品孵化、消费标准上,创新信息消费模式。

第五,迎合“新零售”发展,推动信息消费环境适宜化。加快企业智能化改造与数字化转型进度,对在新冠肺炎疫情下产生的新模式、新业态进行总结,结合新型终端服务与物流模式,打造“无接触新零售”的服务模式。深化“放管服”改革,创新信息消费业态,树立诈骗防范与安全意识,扩充专项信息消费资金;搭建政府引导、多种形式的融资体系,以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通过工业互联网分析市场变化,让实体经济逐步实现网络化、数字化与智能化。加快“企业上云”,助推集群化发展,以带动传统产业创新性发展;加大产品研发力度,全面营造良好的信息消费环境。

(作者为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

【参考文献】

①杨春立:《加强信息消费对经济增长促进作用的对策研究》,《经济纵横》,2015年第2期。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