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从文艺兵到指挥家,谭利华一路走来不忘党员初心

誓言|从文艺兵到指挥家,谭利华一路走来不忘党员初心

春节临近,著名指挥家谭利华的行程依旧繁忙。2021年,谭利华的演出计划很多,他怀着艺术家的热忱,更不忘一个老党员的初心。6032dfcae4b02e24796080c7

1955年,谭利华出生于江苏,15岁时,满怀那个年代年轻人的热血和向往,他走进了济南空军文工团,在团长齐彦广手把手的教导下开启了指挥生涯。军营打磨出了少年人的顽强意志。“部队告诉每个文艺兵,你首先是个兵。”回忆这段往事时,窗外寒风呼啸,激起了谭利华埋藏在心底的更多细节。“也是春节前,我们背着背包、拿着乐器,连续几年野营拉练。”那时,山东的冬天比现在更加寒冷。天上飘着雪花,文工团一天走几十里路,下到条件最艰苦的农村地区和基层部队。

“白天我们帮乡亲们干农活,晚上没有电,就挑起汽灯在村子里演出。”严寒中,大家双手僵硬,有些战士被冻得直流眼泪。“夜里住在老乡家,盖着薄薄的被子,衣服都不敢脱,得用手抓着脚。”有时候,一个班的战士都要挤在一间屋子里睡,上趟厕所回来的工夫,位置就被睡熟的战友挤没了。

还有一次,文工团为泰山雷达站的战士们演出。时值深秋,战士们要准备过冬的粮菜,谭利华在山上住了七天,为了不给连队增加负担,他每天都要下山挑粮。上山时抬头而望,前方是挑夫们的背影,更远处,直上直下的山路像是没有尽头。

部队是大熔炉。从那样艰苦的岁月中走来,谭利华觉得,再苦也苦不过当年。“在部队,锻炼最多的就是意志。”谭利华是当时年纪最小的一批战士,按照规定,他可以不背背包,赶路时还能坐半天汽车,但谭利华坚持和大家一样。在他的努力下,入伍三年,他成为了一名共青团员。随后,谭利华开始每年写入党申请书。

“我的父亲是1938年参加革命的老同志,战争年代曾担任鲁中南军区政治部主任秘书,后来转业到地方做领导。”父亲向来严于律己,比如,他从不私用公车。坐在自行车的车前架上、听着父亲气喘吁吁地带他骑车上坡,是谭利华至今难忘的童年回忆。“齐彦广团长也是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军人,一生对待工作一丝不苟。所有演出装台时,他都要亲临现场,无论多晚,都端坐在那里提出严格的要求,这种工作作风影响了我一生。”在长辈的影响和鞭策下,谭利华也迫切希望加入中国共产党。

组织对他的考验还未结束。1977年,中断十年的高考恢复,成千上万人的命运因此改变,其中也包括谭利华。凭借一首在全军文艺汇演上夺得作曲和指挥两项大奖的《上前线》,谭利华免试进入上海音乐学院,师从著名指挥家黄晓同深造。1981年,谭利华终于正式成为党员。

那也是中国交响乐蹒跚学步的时候。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后,谭利华跟随指挥大师李德伦继续学习。九十年代前后,出国留学是潮流。1991年,谭利华也收到了威尔士大学的入学通知,以及原中央乐团的指挥聘书。“出去是锦上添花,留下是雪中送炭。”李德伦的这句话被谭利华听进了心里,他把两份通知书锁进抽屉,来到了北京交响乐团。

那时的北京交响乐团,远非观众现在看到的模样,经费少、演出少、乐团成员演奏水平参差不齐。在为乐团四处争取经费的同时,1996年,谭利华主导了“拉帘考核”,通过的留下,不行的走人。为此,他顶着巨大压力,甚至遭遇过威胁,但从来不为所动。在他的带领下,从2001年开始,北交多次赴欧美巡演,并录制专辑全球发行。谭利华还在竭尽所能,为中国作曲家提供展示的平台。周龙的《京华风韵》、鲍元恺的《京杭大运河》、郭文景的《海坨戴雪》等委约作品,既是对中国故事的挖掘,也饱含对北京这座城市的热爱。

在把“中国声音”推向国际殿堂的同时,谭利华同样不忘艺术普及、服务人民的使命。他总能回想起当兵时为乡亲们演奏的情形——黑夜里,借着汽灯的光亮,他看见土台子下一双双明亮、专注的眼睛。对观众的热爱与亲近,自那时起一直植根在他心底。

多年过去,谭利华依然奔走在离观众最近的地方,到劲松、双井等社区,也到张山营、旧县等地的农村。他熟知观众的喜好,《红旗颂》《瑶族舞曲》等中国作品能迅速拉近大家与交响乐的距离,波尔卡、圆舞曲等西方作品则能点燃现场的欢乐气氛,曲目之间,他还会用生动幽默的语言穿插讲解。“很多农村地区的条件无法和正规剧院相比,但我必须严肃认真地对待每一场演出。”谭利华以身作则,从无怨言,“这也是我从前辈们那里继承的品德。”

不忘来路,不忘初心。在中国交响乐这座高峰上,谭利华依旧在攀登前行。

【寄语】

中国共产党成立的一百年,是折射中华民族变化发展的一百年。期待下一个百年中,在党的领导下,中华民族能够屹立于世界东方,祖国更加繁荣,人民更加富足。

责任编辑:刘佳星校对:吴成玲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