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解难点 推进新时期城乡融合发展

疏解难点 推进新时期城乡融合发展

城乡关系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关系之一。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的快速推进,城乡二元体制逐渐松动。2010年我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突破60%,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整体上已经进入工业化后期、城镇化中后期发展阶段。

根据城乡发展的一般规律,现阶段我国已进入工业反哺农业、城乡协同发展的重要时期,抓住这一机遇,可以实现从城乡统筹、城乡一体化迈向城乡融合发展的历史飞跃。

我们党的城乡关系思想遵循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充分考虑城乡关系面对的历史发展条件,凸显了城乡关系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地位和演变过程。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我们党的城乡关系理论。我国城乡融合发展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户籍制度改革全面落地,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提速,2020年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6%。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强化以工补农、以城带乡”。经过多年的发展,城乡融合迈向新台阶。但目前我国城乡融合发展仍面临一些难点,需要大力疏解。

城乡要素融合存在难点。主要表现为城乡要素不平等交换农民工权益保障有待完善,城市人才下乡也受到权益保障程度不高等因素的制约;建立健全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尚处起步阶段,农村建设用地入市实际操作还不顺畅;城乡金融资源配置失衡等。

产业融合存在难点。乡村产业发展对城镇产业的吸引力较弱。现代产业发展都有集聚需求,产业集群式发展已经成为产业发展的主流,而农村在这方面劣势明显。城乡经济利益共同体理念没有深入推进,推进城乡产业融合的共建共治共享理念还没有深入人心。

制度融合存在难点。因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城乡居民在教育、医疗、就业等方面存在制度性差别,在城镇常住的农民工还不能像本地户籍居民一样享受同等的教育、医疗、养老等基本公共福利。优势资源、产业和巨额经济社会发展成果累积在城镇,需要政府通过机制设计缩小城乡收入和分配差距。

空间融合存在难点。表现为大部分农民融不进城镇,只能以农民工身份寄居在城中村;一些地区存在农村人口和产业的空心化现象;乡村形态、组织运行、村容村貌等缺乏有效支撑。

治理融合存在难点。城镇治理机制相对完善、治理水平相对较高,乡村治理有待提升,治理资源不足,公共产品供给较为低效,乡村治理困境依然存在。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推进我国城乡融合发展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也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新发展阶段应采取新思路新举措,疏解城乡融合难点,促进城乡走向共同繁荣。

要在城镇化进程中,充分考虑城乡利益合理分配;要破除妨碍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和平等交换的体制机制壁垒,促进各类要素更多向乡村流动,为乡村振兴注入新动能;要以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为契机,坚持城乡协调发展;强化县城综合服务能力,把乡镇建设成为服务农民的区域中心,打造美丽乡村和宜居城市;要补齐短板并有所偏向,优先发展农业农村,财政投入要优先保障,基本公共服务要优先配置,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进程。

(刘合光、陈珏颖,作者单位: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