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党建> 正文

【学习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王炳林:以史为鉴开创未来的纲领性文献

王炳林

王炳林 北京师范大学中共党史党建研究院院长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下称《决议》),这是党的历史上第三个历史决议。我想围绕《决议》讲五个问题:第一,制定第三个历史决议的必要性及其主要特点;第二,党的百年奋斗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的科学定位;第三,深刻理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三次飞跃;第四,准确把握党百年奋斗历史意义的内在逻辑;第五,深刻领会党百年奋斗的十条历史经验。

一、制定第三个历史决议的必要性及其主要特点

(一)制定《决议》的必要性

1.“三个需要”

《决议》序言中提到了“三个需要”,这就是制定第三个历史决议的必要性。

第一,总结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是在建党百年历史条件下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需要。党在百年奋斗历程中取得了重大历史成就和很多成功经验,在开启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征程的关键节点上,我们需要总结历史经验、汲取历史智慧,更好地前进。一个人、一个政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重要节点上都需要做盘点,看看过去做得怎么样,未来怎样做得更好。所以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宏观上来讲,在建党百年这样一个历史条件下作总结,是很有必要的,这是推动未来发展的“加油站”。

第二,总结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是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做到坚决维护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确保全党步调一致向前进的需要。在政治上我们要有高站位。怎样才能使党更好地团结一致向前进?必须强调政治领导核心的作用。回顾党的历史,坚持“两个维护”的做法以及因此取得的巨大成就,能使我们更加自觉地做到“两个维护”。

第三,总结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是推进党的自我革命、提高全党斗争本领和应对风险挑战能力、永葆党的生机活力、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继续奋斗的需要。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指出,必须不断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这是从战略目标、战略任务、工作布局方面去考虑、部署的。现在我们特别强调党的自我革命,这是党建的一个核心内容。强调自我革命,就是强调主动担当,就是强调更加积极主动地做好工作。刀刃向内、刮骨疗伤是需要勇气、需要境界的,所以自我革命也强调一种境界,是一种历史主动精神。

在“三个需要”中,哪一个最关键?当然是第二个,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只有做到“两个维护”,才能确保全党步调一致向前进。了解了这个关键,我们就能明白“两个确立”,“党确立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的极端重要性,即“反映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心愿,对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对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具有决定性意义”。理解了这个“决定性意义”,就能够理解“两个确立”和“两个维护”之间的关系。

“两个确立”和“两个维护”是什么关系?应该看到,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最重要的政治成果,就是“两个确立”。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根本在于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航掌舵,有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航向。只有充分认识“两个确立”的决定性意义,才能真正从政治自觉、思想自觉、行动自觉上做到“两个维护”。

2.历史根据

党历来高度重视总结历史经验,通过对历史的回顾我们可以知道,中国共产党是在不断总结经验的过程中成长壮大的。毛泽东同志曾说:“我是靠总结经验吃饭的。”可见总结经验的重要性。

在党的历史上,第一、第二个历史决议都发挥过极为重要的作用,其中,1945年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即第一个历史决议,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统一了全党的思想和行动,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为什么要制定这个决议?这要从1937年11月王明回国说起。王明在1931年1月召开的六届四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共中央委员和中央政治局委员,实际上主持中共中央的工作。由于缺乏实际经验,他犯了“左”倾教条主义错误,给党和中国革命造成严重损害,红军不得不进行长征。长征胜利后,国内形成了全民族团结抗战的良好局面。在这种情况下,王明作为共产国际的代表回国,企图取代毛泽东同志。当时党内还没有对历史进行总结,没有意识到当初打败仗的本质是因为王明等人犯了“左”倾教条主义错误。王明回来后就召开了政治局会议,他不从中国实际出发,照抄共产国际的经验,把党内搞得十分混乱。于是中共中央派任弼时同志到共产国际汇报了党内的思想争论,接着任弼时同志就接替王稼祥同志担任了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与此同时,王稼祥同志回国,并带回了共产国际的口头指示:应该承认毛泽东同志是中国革命实际斗争中产生出来的领袖,告诉王明,不要争了吧!

这一指示传达到国内,很快,毛泽东同志就主持召开了六届六中全会。会议的主要任务是批判王明的“左”倾教条主义错误,运用的思想武器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党的六届六中全会首次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概念。毛泽东同志认为,王明之所以一回国就能把党内搞得很混乱,主要是由于党内同志理论水平不高,辨别力、判断力不强,所以要加强理论学习,把全党变成一所大学校。

1941年5月19日,毛泽东同志在延安高级干部会议上作《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深刻阐释马克思主义学风,号召全党深入学习理论,研究历史和现实。这标志着整风运动开始。通过一段时间集中而有针对性的学习讨论和对错误路线的深入批判,全党尤其是党的高级干部对党的历史特别是党史上的路线是非有了比较统一的认识。这样一来,起草一份“历史决议”,彻底解决党的历史问题的时机也就成熟了。

1944年5月10日,毛泽东同志主持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决定成立党内历史问题决议准备委员会,成员包括周恩来、刘少奇、张闻天等同志,由任弼时同志负责召集,第一个历史决议的起草工作正式启动。毛泽东同志对这项工作极为慎重,他不仅提出了许多重要的思想理论观点,而且亲自动手对经任弼时、胡乔木、张闻天等同志修改过的稿子,先后作出七次重要修改,并将题目定为《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在起草过程中,党的高级干部对“历史决议”稿进行了多次讨论并提出很多修改意见,其中多数被采纳。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搞了一个历史决议案,三番五次,多少对眼睛看,单是中央委员会几十对眼睛看还不行,七看八看看不出许多问题来,而经过大家一看,一研究,就搞出许多问题来了。”“不是大家提意见,就写不这样完备。”

1944年5月21日至翌年4月20日,党的扩大的六届七中全会在延安召开,通过了《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一决议总结了建党以来特别是党的六届四中全会至遵义会议前这一段党的历史及其经验教训,统一了全党的认识,增强了党内团结,为党的七大胜利召开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党的七大确立毛泽东思想为党的指导思想。后来中国革命能够发展得比较顺利,与确立了科学的指导思想密切相关。而毛泽东思想这一指导思想的确立又得益于对历史问题的正确总结,这就是第一个历史决议在党的历史上的作用。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赵苇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