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推进国家公园体系建设

高质量推进国家公园体系建设

在《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领导人峰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为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国正加快构建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逐步把自然生态系统最重要、自然景观最独特、自然遗产最精华、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区域纳入国家公园体系”。在2022年世界经济论坛视频会议的演讲中,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国正在建设全世界最大的国家公园体系。”建设国家公园体系是我国坚定不移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积极履行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的务实举措。当前,我国国家公园已从体制试点转入建设的新阶段,在科学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进行前瞻性部署,擘画国家公园体系的建设蓝图,是高质量、高标准推动国家公园体系建设的重要内容。

高质量建设国家公园体系的重要意义

国家公园是全球自然保护地的重要类型,不仅是维护国家自然生态系统平衡和生物多样性的自然保护地,也是为国民提供生态游憩、科普启智和科学研究的公共区域,更是彰显一个国家和地区文明形象乃至国家精神的重要窗口。美国将荒野精神融入国家公园,视国家公园为“大自然的圣经”,以此掩盖移民国家成立之初国民心态的孱弱与精神贫瘠;欧洲的国家公园多采用多方协同和区域共治的模式,反映出契约管理和权力制衡等欧洲文化特征。中国国家公园建设起步虽晚,却承载着厚重的职责和使命。在中华文明滋养下的国家公园,是凝聚东方智慧、展现大国格局的重要载体。建设好国家公园体系,既是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强民族自信、文化自信的必然要求,也是构建拱卫中华民族美丽家园的生态安全屏障、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向全球展示“中国之治”“中国之美”,引领“地球生命共同体”建设的重要举措。

高质量建设国家公园体系的有利条件

中国特有的三级阶梯地貌和多样性的气候特征,造就了丰富多彩的生态系统和自然景观。第一级阶梯青藏高原广袤雄奇、冰川连绵、湖泊星布、水草丰茂,孕育了全球最壮观、最具野性之美的自然景观和极其丰富的生物多样性。第二级阶梯高原与盆地交错,“中央之山”秦岭尽显秘境之美,张家界、九寨沟、华山等自然景观冠绝天下,大熊猫等“国宝”举世闻名。第三级阶梯平原与丘陵交织、湖泊湿地与水域纵横,泰山、黄山、武夷山等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向世人展示中国人长期与自然和谐共处之美;鄱阳湖湿地、洞庭湖湿地、长江口等国际重要湿地生机勃勃,不仅是“水中国宝”中华鲟、江豚和“鸟界国宝”东方白鹳等野生动物的家园,而且是全球候鸟栖息的“天堂”和重要迁徙“驿站”。中国还是海洋大国,是全球海洋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拥有西沙群岛、南麂列岛等世界级绝美海岛。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众多特有物种和自然奇观使中国具备建设世界一流的国家公园体系的自然条件。

我国于20世纪50年代就正式启动了当代意义上的自然保护地事业,并先后建立了各类自然保护地近万处,约占陆域国土面积的18%。近年来,我国积极推动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使90%的陆地生态系统类型和71%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物种得到有效保护。我国还组织开展常态化全国生物多样性调查,建立完善了生物多样性监测观测网络,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中国生物多样性监测与研究网络等平台先后建立,《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陆续发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基础不断夯实。可以看出,我国国家公园体系建设已经具备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知识储备。

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引下,我们党大力推动生态文明理论创新、制度创新,构建了一整套生态治理理论体系,如共同构建地球生命共同体、坚持山水林田湖草沙一体化保护和系统治理;推进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完善了生态治理的若干制度保障,如所有者和监管者分开的生态环境管理制度,市场化、多元化生态保护补偿制度。此外,以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为核心的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正在制定的国家公园法和自然保护地法等,这些都将为我国国家公园体系建设提供坚实的制度保障。在建设国家公园的进程中,党中央、国务院始终高度重视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和各项制度建设,使国家公园事业在短短几年内取得显著进展,这也必将成为我国建设国家公园体系最大的底气和强有力的保证。

加快推进国家公园体系建设

我国已经确立了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丽中国的目标,国家公园作为自然生态系统最重要、自然景观最独特、自然遗产最精华、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部分,无疑是美丽中国具有标识性的内容。因此,应将国家公园体系建设的各项目标要求融入美丽中国建设的总体部署,力求把最能代表中国形象的重要生态系统基本纳入国家公园的范畴,确保国家公园成为守护“美丽中国”最珍贵家底的核心区域。与此同时,建立健全国家公园相关的重要制度体系并使之有效运行,不断促进国家公园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当前我国已经颁布了国家公园的设立规范和国家公园总体规划技术规范,基本确立了国家公园的准入条件以及规划的原则、程序和内容。为进一步建设好国家公园体系,国家公园的遴选需严格遵循生态重要性、国家代表性等相关要求,保障国家公园切实发挥保护中华民族最宝贵自然遗产的基本功能。基于全民公益性的理念,国家公园应为全社会提供优质生态产品,以及科研、教育、文化、生态游憩等公众服务。因此,国家公园的规划需兼顾国家公园建设的多种功能和多元目标,除了生态学、林学专家,还需吸纳管理学、社会学、教育学等多领域专家的深度参与,并充分征询地方政府和所在社区的意见;国家公园的设立要更加严格地执行“成熟一个设立一个”的原则,充分保障每一个国家公园都能达到世界一流的标准。

依据《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我国已在国家公园体制建设方面取得重要进展。未来需进一步健全统筹协调机制,解决国家公园在建设和管理上面临的跨部门、跨区域协调难题;健全责权明确、依法行政的政府治理体系,提高国家公园治理效能;健全“国家主导、共同参与”的共建共治共享体系,激励多元主体参与国家公园的建设与管理,并确保建设成果惠益全民;健全科学决策与咨询机制,促进国家公园重大事项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依法决策。

现代化的国家公园治理体系需要现代化的科学技术支撑体系。应充分利用遥感监测、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通过大数据治理平台、智慧国家公园等建设工程,全面提升从生态监测到规划布局、资源确权、生态评估、巡护执法、自然教育、访客导览等各环节的治理成效,支撑国家公园的现代化治理体系建设。

我国正在建设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公园体系,未来推进国家公园建设,应在目标上定位于世界一流,力求成为全球国家公园后来居上的典范。中国国家公园治理体系的要义在于体现中国特色、彰显中华文明。因此,必须尊重划入国家公园区域内的传统文化形态、社区发展与原住居民的权益,重视自然和文化遗产两相融合,充分发挥传统文化、本土知识、朴素自然智慧和绿色风俗习惯在国家公园治理中的独特作用,建立和谐共赢的国家公园与社区的关系,解决好社区发展和生态保护的矛盾,使国家公园真正成为中国传统“天人合一”思想和“生态文明”“地球生命共同体”等理念的重要实践地和展示窗口。

(作者:黄宝荣 魏钰,分别系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特别研究助理)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翟婧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