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钢厂生活,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

12年钢厂生活,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

连续8年被评为先进生产者,两年的新长城突击手,但在工厂,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工厂12年的所有业余时间,全部投入到了增加自我能量和改变自我的过程当中,上遍了劳动人民文化宫的课程,考过北京21个文艺团体,没有一个考上。在最初的时候是埋怨他们没有眼光,这么有才华的小伙子你们都不要…

年轻人好,我现在是个老师,我的学生叫任重,站起来和大家打个招呼。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宝刚,是一个拍电视剧的导演,生于1955年7月7号,到今年我57岁,所以基本上跟你们在座的父母差不多大。我跟你们不一样的是,我16岁初中毕业就工作了。到今年工作了40个年头。如果没改行的话,我现在应该是一个退休工人,特别庆幸的是今天还能站在这个讲台上,皇帝曾经待过的地方跟大家交流,非常高兴。我们今天轻松一点,先聊会天,我先说点我的感受,一会儿同学们可以提各种问题。越尖锐越好,越复杂越好,把你们心里的困惑,以及对我作品里面持怀疑态度,持批评态度的,使你们人生造成误区的种种东西都可以提出来我试着给你们解答一下。

来之前他们给我一个单子,单子上面有几个问题要说,我先讲讲我个人的经历。人们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从一个工人怀揣理想经过多年的奋斗,终于实现了理想。”我特别反对这话,然后我还会反对说我们年轻人都有梦想,我要为我的梦想奋斗终身,在这个过程中,哪怕历经艰辛,吃各种苦我一定要坚持下来实现我的梦想。我也反对。我还反对说你打小要努力地学习文化,因为文化能使你减轻肉体的疾苦,用文化去使你寻找最省力的、最不受皮肉疾苦的工作度过一生,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呢。因为这是我们宣扬的所有主流价值观,而且我们这一代也是受着这种教育长大的。

我拿我的经历跟这些话比较的时候,我对应了一下:

第一我没理想,我只有初中的文化,但是我为什么今天我站在讲台上了,我也没有为一生设定一个伟大的目标。我今天所跟大家探讨的一个问题就是,一个年轻人怎么去判断自己的一生呢?

你有什么能力、经验、阅历去规划,在年轻的时候就为你的一生付出呢?做不到,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为什么呢?因为你年轻,你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将会发生多少的事情,你怎么可能在年轻的时候就知道你未来是个什么样子呢?没有,1972年1月2日,有一个大卡车开到我的中学——北京第68中学,接走了17个男生,到后来我工作过12年的单位北京钢厂,我梦想着工人是什么样?工厂是什么样?自己的梦幻中展现了一幅图画异常的美丽,当进到这个工厂的时候确实震撼了,覆盖那些高楼和烟囱以及那些庞大的、雄伟的车间厂房上,心情异常的愉快。愉快的是什么呢?没有插队,避免受苦。因为在那个年代里面,插队可能是我们这代人最不想完成的事情,可是那又是一个伟大的号召。一个年轻人是不是应该到一个艰苦的、恶劣的环境当中去锻炼自己,开拓自己。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说法,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口号,我们按照那个年代,我们的口号就要艰苦奋斗,所以奋斗过程当中一定要加上艰苦二字,因为我们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你必须有这种心才可能承受社会给你带来的苦难。

所以遇到一点点能够使你避免受苦的事情,你就显得特别的高兴。可是第二天雪化了,看到的是黄烟弥漫,到处的泥泞,领着我们参观,参观了31个车间,当时我就想千万别给分到某一个车间,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这个车间是最苦最累的,没想到宣布名字的时候第二个就念到了我的名字。这个车间是铸造车间,也是人们所说的翻沙工,我在这个车间里头待了12年。

你说人有梦想吗?因为在那个年代,梦想是不可能实现的,大家都一样。我们就拿避免受苦作为人一生当中的梦想来讲,怎么避免受苦。从哲学层面上,今天的观点分析这个东西的时候,很多老人是不同意的。恐怕很多受过教育的年轻人也是不同意的。我用今天的话说,世界上有一些苦难是不必承受的。凡是用于承受苦难的人们,是要经过一个时代的变迁过程。

今天我们所宣扬的艰苦奋斗,很多的年轻人不接受,我们要用一种新的理念和作用去代替这种理念。也就是说口号式的,今天人们已经不接受,要实实在在的从人性本身的角度来产生出来的一种意会方式表达给他们。最重要的是一个理念的产生使大多数认可、接受并实现它,这个口号的理念才会起作用。

从人心底的那个愿望来讲,任何一个人不愿意受苦,这是人类最基本的东西,人类为这个不愿意受苦已经付出了这么多年的努力。为什么要让人们去宣扬一种承受苦难的精神呢?反过来讲,苦难可能是人类当中,最不愿意做的事,所以我的理想后来找到了,想尽一切办法不承受苦难。

我要寻找快乐,我要寻找幸福,我要寻找人生最有价值的东西,所以从那个开始,我心态变了。我们中国经历了一个工业时代,后来过渡到电子时代,到今天一个数字时代,在这个过程当中,中国社会是向前发展,而这三个时代,我们讲大块我都经历过。

我们在工业时代的那个时候,想改变自己的命运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你最基本的一个理念就是你能分到北京,分到工厂,然后还可以挣钱养活自己,再拿一部分钱补贴家庭,就是一件特别圆满的事情。可是年轻人都有一颗躁动的心,不安分,我亲自看到我的同学胳膊折了,大腿掉了,年纪轻轻的把自己献给了事业,我不愿意,我必须改变自我,怎么改变?我有一句话,当你面对一件你特别不愿意做的事情,你又必须去做的时候,你该怎么办?在今天很多人说,我怎么那么倒霉,怎么什么事都不如意,什么倒霉事都让我赶上了,不愉快不高兴。

我那时候想明白了这个事情,因为那是你必须干的事情,所以我有换了另外的一个心态面对它,从中寻找快乐,因为苦难摆在你面前你必须承受,关键是用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对待它?最后我发现,其实在你承受苦难的过程当中,如果你改变心态去对待它,从中用你的大脑,用你的智慧,在中间去寻找快乐,你突然发现任何事情都不苦难。

关键你用什么样的心态和方法对待它,于是乎当人们看我的档案的时候,他们会看到我是连续8年的先进生产者,可是这个工作是我不愿意干的,是我不愿意承受苦难的。但是我为什么连续8年被评为先进生产者,两年的新长城突击手,各种技术比赛都是第一名,为什么?就是因为我没有目标,我没有设立远大的理想,我只设定了用我的心态对待苦难,用所有周边的事物影响我,改变我,使我提高,因为我觉得在这个社会上,不管你掌握什么样的文化,什么样的技能,那是为你自己。

当你设定一个目标的时候,你不要想去在生活当中点点滴滴的改变和培养自己,那个目标是永远不能实现的。你也不要规划你的目标,你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少繁杂的事物等着你,你不要想这些,你每天想的是我要改变一种心态对待今天的不快乐,我用什么方法摆脱这种苦难,调整自我,用从小事做事,不断的改变自己,无限的时间给自己增加自身的能量。当这些能量一点点的堆积起来。未来的理想是干成什么事,你可以不知道,但是清楚的是我每天在成长,每天心情在增加、在储备,未来是不是有我一席之地,我不知道,但是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改变自己,就是没有你的一席之地,因为你没有自我改变。

凡是那些勇于承受苦难的人们,我们只能说在这个社会的大环境下,有些人必须去承受苦难,但是这个承受苦难的过程,有人可以坚持,有人可以承受,但是他不能是一个思想和智慧上的体现。

我们过去有一种论点,就是为什么要学文化?就是减轻体力劳动,但是今天我们都成为有文化的人的时候,你确实没有承受社会的体力劳动,你们为什么不能承受社会的体力劳动,因为你们的心变了,你觉得自己有文化,所以不愿意承受社会中的苦难。那么我相信你是一个有文化的人,你也可以不愿意承受社会当中的苦难,你想找一个自己喜欢得到快乐的东西,我问问你有什么能力能得到这份工作?你有什么能力使这份工作做的很好,又能够为你们的梦想开始实施呢?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人的成长就变成了一个自我培养能力,改变自我的过程。

我今天想给大家说的是什么呢?当这个世界或者当中国都愿意用一个伟大的理想给自己的人生规划的时候呢?我决定把这些都忘掉了,不要跟着社会的惯性走。停下来想一想,想一想自己,你懂自己吗?你了解你的心吗?你了解自己的能力吗?我相信很多人,不认知自己。

我还有一句话,一个人准确的了解自己,方能在这个世界上成功。什么叫理想,一个理想就是当你为社会做出贡献,能够体现你自身价值,从中得到快乐,得到人们赞赏的时候,那个有可能就是你的理想。谁也没有想到我今天是一个导演,还站在讲台上,这个理想是空的,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任何一个人不可能给自己做一个完整的规划。如果说你人生要有目标,我定的目标就是要改变自我。当你改变自我成功的时候,这个世界肯定有你一席之地。但是如果你不改变自己,你必然要去承受社会当中你不愿意承受的那份苦难。我所说的这些,是讲我们中国在经过了一个历史的变迁过程当中,直到今天改革开放30多年所经历的思想意识的变化,审美意识的变化,归根到底就是想改善你的生活。

你的思想意识怎么跟社会产生同步,并且从国家的角度、宣传的理念,包括理论家们还有你们的老师们、导师们,给你们说的理论,能不能去想一想跟现代社会,和在现代社会基础上产生的年轻人的思维方式,是不是能够吻合,是不是能够接受。

我稍微讲一点我的例子,因为今天站在这了可能敢说这个话,我给你举一个例子。首先第一个我在工厂是一个不安分的人,我把我工厂12年的所有业余时间,全部投入到了增加自我能量和改变自我的过程当中。可能熟悉我的人会知道,我有很多的能量。很多人问我说,你如果今天不许你当导演了,你能不能过得像现在的生活,我说没问题,一年之内可以成为百万富翁,为什么?因为我有能力,不是文化是能力。

我为什么说这些呢?不安分,但是我刚才给你们说了我是8年的先进生产者,同时我又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我的不务正业是在我干好了,并且干出了成绩的本职工作之外,又去学习了无数的东西,我用所有的业余时间上遍了劳动人民文化宫的课程,所有的学习班我全部学过。在这个过程当中,未来是什么样子我是不知道?我曾经考过北京的21个文艺团体,没有一个考上,我在最初的时候是埋怨他们没有眼光,这么有才华的小伙子你们都不要。但是我后来发现,人家为什么不要?人家凭什么不要?一定是有你的问题。不光是哪方面,哪怕是一个不会拉关系的问题也是问题,因为你不会扩充人脉资源。在跟人家交流的过程当中,你的谈吐不能吸引人家,其实这些都是能力。

责任编辑:黄一帆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