汹汹舆情,互联网成反腐第二战场?(3)

汹汹舆情,互联网成反腐第二战场?(3)

核心提示:网络反腐

第三章 网络反腐不可迷信

■ 在网络反腐这个平台上,不分敌我,没有边界,正义者可以用,别有用心者同样可以用。

网络反腐虽然表现出强大的力量,但其先天存在的缺陷决定,在利用网络这个反腐平台时,也不可对其过于迷信。

有长期在反腐一线工作的专家告诉本刊记者,一方面,作为一个公开自由的舆论平台,它能被任何网民所使用,而这些网民中也不乏带有不良居心者;另一方面,网络舆论的信息来源太多太杂,缺乏传统舆论监督中对内容真实性的核实环节,因此,网上对官员的一些揭发也不可全信;还有,即便互联网给出了最为准确的腐败线索,如果没有相关现实机构的参与,网络反腐也只能停在提供信息层面。

被称为“房叔”的56岁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番禺分局政委蔡彬,他及其家人坐拥22套房产,作为一名处级干部,其财富让“表哥”都为之汗颜。而“房叔”从10月9日网络曝光到22日被双规,只是短短14天。 

网络反腐平台是把双刃剑

在互联网上,任何网民都可以通过粘贴、编辑、链接,及时充分地发布信息,大胆、自由地表达观点。这个平台不分敌我,没有边界,正义者可以用,别有用心者同样可以用。因此,那些想利用网络打击报复或诬陷官员的不良网民,也可能将捏造的材料放到网上,这同样会引起广大不明真相网民的喊打声,使得被诬陷的官员无辜含冤。

2009年6月,一篇题为《鄂西北国家级贫困县或隐匿惊天大案》的网帖在湖北十堰市掀起了轩然大波。作者"郧西石头"称原郧西县长冯安龙为"六毒"县长,并列出其14条"罪状",经天涯、搜狐、新浪等论坛的大量转载后,引起网民热烈讨论。

此后不久,又一篇题为《郧西官场十大怪:湖北郧西县委书记卢富昌卖官(腐败)花絮》的帖子也出现在各大网络论坛。两篇帖文出现后,疑似"书记派"、"县长派"的争论在当地论坛迅速升温,两派网友各挺一方,展开了激烈的攻击谩骂。其中,"郧西石头"与"0.36"两个网友跟帖最多。

这场"网络政争"最后以郧西县委书记、县长双双调离收场。十堰市一位主要领导在定性这起网络事件时称:"个别人钻了空子,并利用两人(指县委书记和县长)的矛盾通过网络放大,使领导班子的团结受到影响。"

这里的"个别人"指的就是陈永刚,这场网上论战的发起人,而"郧西石头"与"0.36"都是他在网上注册的"马甲".

据本刊记者了解,陈永刚时年40岁,湖北省郧西县人,在十堰以打工为生,闲暇时间上网,经常对当地政府行为"评头论足".

因成功在郧西县掀起"政治地震",陈永刚被当地的一些党政官员视为"网络刁民".不久,这个"刁民"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篇题为《郧西县靠美女招商引资--叶战平是个吃软饭的县伪书记》的网帖最终让他身陷囹圄。被点名的郧西县县委书记叶战平和一位副县长向公安机关报案,称遭到陈永刚"侮辱诽谤".2010年2月26日,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郧西县公安局局长带领8名干警赶赴十堰,对陈永刚实施行政拘留。

在反腐进程中,网络舆论平台被滥用并非个例。

2010年4月7日,湖南省邵阳市城步苗族自治县原县委书记吴艺珍因涉嫌渎职和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

然而,就是这样一桩犯罪事实确凿的案件,却引发了一场持续时间长、参与者众多的网评热潮。有从事网上舆情的分析人士在追踪全过程后发现,办案期间,吴艺珍之女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网络救父"行动,"网络推手团队"在网上多方炒作,试图对当地党委、政府造成压力,已经影响到公诉机关和法院办案人员正常办案。有的网评将寻求"程序正义"的诉求全部聚焦到此案,甚至在不顾吴艺珍犯罪事实的情况下,无限地"上纲上线",故意扰乱视听,混淆是非。

正视网络反腐的局限

在"表哥"杨达才事件中,有人冷静地指出:"这个事件的七寸在于官员说谎,最大的七寸在于财产不公开。微博反腐只是制度反腐的一个补充,如果不能推动官员财产公开,信任危机只会扩大,如果没有制度反腐,网络反腐也将毫无意义。"

在杨达才案中的"揭表斗士花总"对网络反腐有着更加深刻的体会。"在网络的狂风中,每个人都是一片枯叶,杨达才是,我是,网民也是。"他认为,应该理性地看待网络反腐的价值:不能以谎言打击谎言,戴表和腐败其实本身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网络舆论的力量一旦形成,就不是某个单独的个体能够左右--即便是舆论最初的发起者也无法保证能始终控制整个舆论的发展态势。

在杨达才的案例中,"花总"坦言自己曾经非常纠结。他清楚地记得,当时,在网上每隔一两个小时,他就在微博里抛出一张鉴表图片,但很快又删除。他拥有十多万粉丝,他知道后果--这是把一个人往火坑里推。

尽管杨达才的不诚实是促使他发照片的最大动力,但他仍有一种不由自主地被巨大的舆论力量推着走的感觉。在微博上,不断有人@他,若不接受,就会被严厉谴责:为什么背叛了我们!他感觉,似乎有一群人在狂欢中跳舞,让他欲罢不能。

事后回忆起这些,"花总"始终感觉内心其实充满矛盾。他在怀疑,这是正义,还是以正义之名的暴力狂欢?会不会误伤?自己是不是已不自觉地沦为某种势力的舆论棋子?

"花总"上了央视,网友们也给他发来祝贺,称呼他为"英雄".他说, 打开微博看到这样的信息,他都屏蔽掉了。他并不喜欢这样的祝贺,这让他觉得这似乎已经变成一个想象中的故事。

在记者截稿时,又一个被称为"房叔"的巨贪被网民抓获并现出原形。10月9日,有网友发帖称,56岁的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番禺分局政委蔡彬及其家庭成员名下拥有总面积达7203.33平方米的21处房产,其中18套位于广州番禺区,3套位于广州南沙区,该网友还贴出其"个人名下房地产登记情况查询证明".10月22日,广州市纪委通报称,初步查明蔡彬共有22套房子,而非网传的21套;此外,"房叔"在担任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副局长、番禺城管综合执法局局长、政委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贿赂,违反相关管理规定,经商开办企业等重大违纪问题。目前,纪委已对其采取"双规",并作进一步调查。

责任编辑:单梦竹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