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公函求情”洞穿司法公正底线

警惕“公函求情”洞穿司法公正底线

摘要:公权运行的高度弹性化和不透明化,让司法独立遭遇现实的潜在困境。湖南株洲市房管局用实际行动展示了小圈子里的温情脉脉——  不久前,株洲市房产管理局房地产权属与市场管理处两名正、副处长因受贿罪双双落马,案子进入司法程序。这,才是司法进程中更大的无奈,也是司法改革更需付诸勇气的“险滩”和“深水区”。

公权运行的高度弹性化和不透明化,让司法独立遭遇现实的潜在困境。这,才是司法改革更需付诸勇气的“险滩”和“深水区”。

谁说官场充满尔虞我诈?湖南株洲市房管局用实际行动展示了小圈子里的温情脉脉——

不久前,株洲市房产管理局房地产权属与市场管理处两名正、副处长因受贿罪双双落马,案子进入司法程序。办案过程中,该局为了搭救这两位“难得的人才”,向法院出具了一份“请求对两名被告人减轻处罚”的公函;而更令人愕然的是,在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二审判决书中,这份“求情函件”赫然出现在所谓的“证据”名单之中。

一些地方和部门的价值判断和自然选择,往往在“暖”了个别人的同时,却“凉”了公众的心。其实,阳光底下无新鲜事,株洲市房管局的“仗义”并不是第一例。2000年,在陕西省横山县的一个矿产纠纷中,陕西省政府办公厅一份公函寄到最高法院,要求改判,称如果维持原判,“将会产生一系列严重后果”,“对陕西的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较大的消极影响”;同一年,重庆农民付某的蛙场在补偿条件未谈妥的情况下遭到强行爆破,由于工业园管委会发函“警告”法院“不得一意孤行”,付某的诉讼请求最终被驳回。这两例属于被媒体偶然披露,其他各色被暗箱操作的“求情”和“警告”还有多少,人们不得而知。

作为公权部门,公然以行政资源游说和干扰司法,公然以公共权力为个人利益背书,并且当其成为某种现象和通行的规则时,它的危害性便早已超越了常见的私对私的说情和打招呼,而传递出破坏力和“负能量”更大的危险信号——

攻守同盟,不容乐观。在一些地方和部门,官员之间由于门生故旧的交叉关系组成一个“熟人社会”,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实行的是内部人控制,因而结成利益同盟,你好我好大家好。更为甚之的是,一些地方小圈子内,对贪腐者依然视为同“志”,彼此关系更像是某种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攻守同盟,大家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自然“一人有难、八方驰援”。“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劝诫,在他们眼中只剩“救人”,不计其余。这种仗义,仗的是圈子利益之义;这种慷慨,慷的是政府公信之慨。

公权越位,值得警惕。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当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护短”和“求情”。株洲房管局的求情,背后缘由尚待追问,而2000年陕西省政府要求最高法改判二审判决的公函,背后则隐藏着当地公权部门与民企争夺巨额矿产收益的魅影。为了达到目的,公函甚至以可能影响社会稳定为要挟之潜台词,可谓不遗余力。身为市场“守夜人”的政府,在这类市场纠纷中,本应秉承公正、中立的基本红线,而不该视合同、协议这些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书为橡皮泥,公然偏袒某一方,在利益争夺中赤膊上阵。一些地方政府之手伸得太长,可见一斑。

司法独立,任重道远。政府部门向法院发函“求情”也好,“警告”也好,如果法院置之不理倒也罢了,关键是,“求情”最后成了呈堂“证据”,“警告”最终发挥了威力!个中道理,不难想象——法院再神圣庄严,也要吃饭、盖楼、采购,而现有语境下,地方法院与其他政府部门同为吃地方财政饭的“兄弟单位”,加上行政审批权仍然高度集中、公权力仍然封闭运行,今天你不给他面子,明天他可能就给你小鞋穿。公权运行的高度弹性化和不透明化,让司法独立遭遇现实的潜在困境。这,才是司法进程中更大的无奈,也是司法改革更需付诸勇气的“险滩”和“深水区”。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