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哲学  巧对舆情

善用哲学 巧对舆情

每一项重大的突发事件,其实都是考验各级干部的时刻。其中的重要一项,是“舆情”。善用哲学,方能巧对舆情。

哲学是有严密逻辑系统的宇宙观,它研究宇宙的性质、宇宙内万事万物演化的总规律、人在宇宙中的位置等等一些很基本的问题,是人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重要工具,是人类的思想之源、精神之泉。其发展水平反映了一个民族的思维能力、精神品格、文明素质,体现了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既取决于自然科学发展水平,也取决于哲学社会科学发展水平。一个没有发达的自然科学的国家不可能走在世界前列,一个没有繁荣的哲学社会科学的国家也不可能走在世界前列。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需要不断在实践和理论上进行探索、用发展着的理论指导发展着的实践。在这个过程中,哲学社会科学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舆情是社会公众对自己关心的各种事件、现象、问题所持有的多种信念、情绪、态度、和意见交错的总和在特定时间内通过媒介呈现的动态反应。舆情中包含民意。民意是公正合理的,民意是人心向背的晴雨表。人心向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是最大的政治!当下对现实社会影响最深的舆情就是社会公众对突发事件,特别是负面突发事件后,在传统媒体和自媒体的叠加传播下,进行真相求证、成因分析、责任追问、是非点评、情绪宣泄、利益诉求,最终形成强大舆论压力,最终使当事人付出超额的经济的、政治的、精神的代价。

舆情应对主要针对突发事件引发舆情的化解、疏导。应对舆情就是澄清事实、化解纠纷,维护党和政府和其他社会群体正面形象,从而达到维系人心、凝聚共识,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目的。应对舆情涉及到新闻学、传播学、统计学、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心理学、法学、公共管理、工商管理、网络信息技术等十多个学科领域,且需要各级党委、政府、新闻主管机关、司法部门、媒体、学者、信息技术人员、意见领袖、普通网民的团队协同来完成,兼之程序复杂、要求苛刻,颇似运作一支庞大的交响乐队。善用哲学,就好比给这支交响乐队,请来了天才的作曲家、一流的指挥家,并且就此吸引愿为这支乐队投资的实业家。

哲学同舆情的密切关系决定了应对舆情当善用哲学。首先二者有必然的联系:舆情本质上属于意识形态的范畴,同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有着直接联系,而且其发展符合对立统一、质变量变、否定之否定规律;舆情因客观社会事件而产生,其中包含民意,对社会历史进程能产生重大影响。上述概念正是哲学研究的重要课题。此外舆情对哲学也有相当影响。哲学的基础是自然科学,其发展依赖于自然科学的进步。舆情中有促进自然科学进步的现实物质需求和精神动力。舆情对哲学发展有促进作用。其次哲学有重要的指导、指引作用。应对舆情要运用十多个领域的学科,当以哲学统筹兼顾,指挥协调。哲学有统一思想指引行动的作用,应对舆情需要群策群力,当以哲学凝聚不同行业人群身上的正能量。最后哲学是推动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当以哲学吸引社会各界对舆情应对的关注与投入,促进社会各阶层的和谐,凝聚起“为美丽中国共同奋斗”的普遍共识。

应对舆情的关键是抢得舆论主导权。谁抢得舆论主导权,就能将舆论压力施加于对立方,使其承担沉重代价。谁掌握舆论主导权,谁就能化解舆论压力,尽可能地少付超额代价,清除事关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隐患。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抢得舆论主导权的最强攻击武器。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双面开刃的神兵利器。锋刃的一面是辩证唯物主义。以此为可以澄清舆情中的事件真相,粉碎谣言;梳理出舆情中当事矛盾的主次、性质;把握舆情发展的规律。比如在应对“全村一半都是我的娃”的舆情中,相关部门按照新闻中提到“河南三门峡市西南方,距离市区90公里左右”的线索,对新闻中提到的当事人进行地毯式排查,又通过警方、纪检部门联系此新闻的采编人员,要求其提供切实证据。经过排查和采编人员反馈,证实此新闻为臆造噱头的炒作。相关部门随即借助权威第三方平台发声予以澄清,使该舆情成功化解。此舆情化解就得益于相关部门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原理和第三方发声的舆情规律,抢得了舆论主导权。锋刃的另一面是历史唯物主义。当下有不少已经有定论的很多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经常在历史虚无主义的煽动下被推上舆论场,引发舆情危机。比如张灵甫遗骨迁葬,狼牙山五壮士事迹被玷污、袁腾飞视频课攻击开国领袖事件。那些较大影响的基于民间纠纷的舆情事件中,也常见敌对势力的插手。对这些舆情当始终坚持人民历史观,正确区分两类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否则就会导致舆论主导权易手的被动局面。

中国传统哲学,是抢得舆论主导权的最好防守武器。信息对冲、议程设置、责任切割,历来作为应对舆情的三大常用战术,可是并非是屡试不爽,甚至还引发次生舆情,使公众陷入塔西佗陷阱边缘,一些不良媒体和“网络大V”乘虚而入,抢得了舆论主导权,使得当事方相当被动,不得不为此付出沉重代价。究其缘由,乃是那些从事舆情引导的同志缺乏中国传统哲学的修炼,一些舆情机关忽视了中国传统哲学作用。因而致使舆情应对措施因缺乏民意基础和必要话语权,致使其劳而无功,甚至搅局添乱。中国传统哲学的主要分为佛、儒、道三个源流,而且经过数千年磨合,形成三教一体的格局。它们在华人世界有着广泛的民意基础,在全球的意识形态领域有着越来越重的话语权,是当下社会各阶层形成共识的基础,是构建中国式话语体系的主材。以此来看,更容易抢得舆论主导权的关键节点有三个:其一是对舆情中暴露的弊端能自圆其说、取信与人(儒家思想在此方面有成套理论体系);其二是能消除媒体刻板印象、标签效应(道家思想有道法自然的观点),其三是能化解公众不良情绪、失当诉求(佛家思想有摒弃贪嗔痴慢等戒律)。从而补足舆情应对的战略短板,能将上述三个常用战术手段使用更加准确、及时。云南会理悬浮照舆情的应对上,当地政府就采取了“恒顺众生”的处置原则,坦然面对网友对当地几位领导的PS恶搞,将此作为推介当地旅游资源的良机,提升了其正面形象。

善用哲学巧对对舆情,是当下“两学一做”活动的必要内容。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基础在学,关键在做。“学”要带着问题学,“做”要针对问题改,善用哲学巧对舆情就是运用问题导向的思维方法对舆情问题进行学和做。党章里写道:我们党的最大政治优势是密切联系群众,党执政后的最大危险是脱离群众。善用哲学,巧对舆情对在意识形态领脱离群众的问题进行整改,同人民群众保持血肉联系,保持鱼水关系。这是因为应对舆情的目的是维系民心,凝聚共识,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习近平同志在哲学社会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需要不断在实践和理论上进行探索、用发展着的理论指导发展着的实践。在这个过程中,哲学社会科学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因此舆情从业人员应深入学习哲学,在实际工作中应用哲学,哲学社会学者关注舆情应对,两个群体之间积极互动,从而为完成“两学一做”这一项重大政治任务,尽好责、抓到位、见实效 ,以此淬炼党性,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仅供参考。】

本文系宣讲家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网友之家栏目投稿邮箱为:jst71ztz@126.com,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欢迎加入网友之家交流群,1群:209961124(此群已满),2群:531249826,大学生交流群: 522415122

责任编辑:李丹华校对:于川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