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必须发扬党执政兴国的根本优势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必须发扬党执政兴国的根本优势

摘要: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党与人民风雨同舟、生死与共,始终保持血肉联系,是党战胜一切困难和风险的根本保证。

习近平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是新的历史时期党的思想理论建设的光辉文献。讲话科学总结了95年来党的伟大贡献、历史经验,深刻揭示了党执政兴国的基本规律和独特优势。学习领会讲话精神,我们清醒地认识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特征是党的领导,而党领导我们事业取得成功的关键在于拥有无与伦比的根本优势。伟大贡献得之于根本优势,宝贵经验凝结着根本优势,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必须发扬以下几方面党执政兴国的根本优势。

一、彻底的人民性质

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立场,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区别于其他一切政党的根本标志。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党与人民风雨同舟、生死与共,始终保持血肉联系,是党战胜一切困难和风险的根本保证。

世界各国政党或多或少都在刻画自己的人民性质、家国情怀。比如,美国历届总统发表就职演说,都会把自己的执政生涯与“服务人民”挂靠在一起。理查德·尼克松就曾在美国国会山激昂陈辞:“如果政府必须做什么,就必须与人民一起做”;“没有人民,我们一事无成;与人民在一起,我们无往而不胜”。但是,由于特殊的出身背景、阶级基础、价值诉求,资产阶级政党从未将人民需要定位为自身核心利益。在他们眼里,人民只是“选民”,只有在选举、施政过程中才被当成一个政治符号反复利用,借此证明自身“合法性”的同时掩盖党派、集团的利益动机。英国是政党政治的发源地。托利党出身于土地贵族和上层英国教徒阶层,而辉格党也以“古老而傲慢”的地主贵族为自己的主要阶级基础。脱胎于此的保守党、自由党以及后来新出现的工党,只不过在自己的政治主张中又更多地反映出新兴资产阶级的诉求。政党政治的早期图景,折射出一切资本主义政党的本质特征:政党与全体人民分离,党性与人民性割裂。

与资产阶级政党不同,中国共产党孕育、诞生于人民特别是底层大众、无产阶级之中。作为无产阶级先进分子的联合体,中国共产党与生俱来地拥有人民性质。随着党和人民事业的不断壮大,这种性质愈益彻底而深刻。因此,彻底的人民性质是中国共产党的独特禀赋、天然优势。这种“彻底性”集中表现在:

其一,始终坚定地站在人民立场上。95年来,党始终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视自己为人民一份子,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以人民为中心,尊重人民主体地位,坚持“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真正的英雄”;党将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期待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倾听人民呼声,顺应人民需求,把人民群众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衡量一切工作的根本标准。

其二,全心全意地代表人民利益。党的二大通过的党章将党规定为“无产阶级从事革命运动的急先锋”。党的十二大通过的党章中党的性质被表述为:“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党的十六大重新审视党所处的历史方位和所肩负的时代使命,与时俱进地深化、升华自身的使命:“中国共产党既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又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相反,资产阶级政党的核心利益永远停留在贵族、富人、精英和政党自身。为了政党、集团利益,他们可以罔顾“最广大人民”。美国第四任总统詹姆士·麦迪逊曾这样概括美国的“党争”:“就是一些公民,不论是全体公民中的多数或少数,团结在一起,被某种共同情感或利益所驱使,反对其他公民的权利,或者反对社会的永久的利益和集体利益。”

其三,无私地为人民奋斗、牺牲。工人阶级的政党不是把人民群众当作自己的工具,而是自觉地认定自己是人民群众在特定历史时期为完成特定的历史任务的一种工具。持续奋斗在95年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中,中国共产党紧紧依靠人民,为中华民族作出了伟大历史贡献,实现了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为了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中国共产党甘于奉献,不怕牺牲,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种光辉品格、政治定力,是任何资产阶级政党都无法复制的精神资源。

彻底的人民性质决定了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纯洁性,因此也内在地巩固了党长期执政的正当性、必然性。与人民在一起,党便拥有了不竭的力量源泉;而一切为了人民,革命、建设和改革便获得了永恒的价值支撑。

二、科学的民主观念

民主即人民当家作主,这是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核心理念和根本方法。发扬人民民主,建设民主政治,把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起来,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鲜明特色。

归纳起来,当代中国民主的典型形态有三个: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和党内民主,三者有机结合、相互统一,科学而完整地演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内涵、主题和价值。

不可否认,千百年来,西方国家一直在为“民主”的实现形式探索、创新,三权分立、多党制、代议制、普选制……如是等等。然而,实践证明,形式上的繁文缛节并未能传达这一制度建设的原旨初衷。法国思想家皮埃尔·贝尔谈到古典民主榜样雅典时说:公民大会喧闹不已,派系撕裂城邦,暴烈无知群氓将最有智慧的公民判刑。柏克也曾诅咒法国“纯粹民主制将是世界最无耻的东西”。事实上,西方思想家、政治家从未停止过对“民主”的反思和诘问,从柏拉图到哈耶克,谈起“民主”都有一副忧郁表情。当然,民主暴露出来的消极面不完全来源于这一制度本身,它本质上是资本主义政治弊端即“维持少数人利益”在民主这一形式上的暴露。因此,马克思曾把资本主义制度下的选举比喻成“跷跷板游戏”,认为它只不过是为资产阶级政治代表轮流统治提供机会。“对于选民来说,选举仅仅是让被压迫者几年一度选择新的压迫工具”。

很明显,把西方民主当作普世原则、治国圣方,是缺乏实践认知和历史常识的表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现民主的形式是丰富多样的,不能拘泥于刻板的模式,不能说只有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评判标准。中国开创了“人民民主”的新篇章,从而让“民主”从观念到实践都呈现出科学和理性。揆诸事实,人民民主的科学性质突出地表现在:

其一,尊崇人民的真实意志。一方面,通过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人民能够参加选举、投票以行使权力;另一方面,重大决策前在人民内部各方面进行充分协商,尽可能就共同问题取得一致意见,集思广益、凝聚共识。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的结合、统一,实现了对民主理念和方法的建设性创新。西方推崇的一人一票制度,不仅会因政党、院外游说集团的操纵而失真,而且这一制度本身在逻辑上就有着无法自我修复的纰漏:从经济学角度看,投票即参与公共政治,必须在信息对称状态下完成;选举人投票前应当采集信息即对被选举人或即将决策的重要事项的背景、价值和风险进行充分的了解和评估,而这种了解和评估需要时间、精力和资金即成本。由于无人支付这些成本,选举人便可能出现“不投票”、“乱投票”等行为;从数学和统计层面分析,简单的数学归纳并不能反映政治决策的复杂动机和诉求,即使使用大数据结果,也只能呈现事物彼此间的关联程度而非确切的因果关系。投票率、得票率有时候反映了公民的真实意志,有时候却又掩盖了他们对国家事务的本来意愿和理性判断。这种把复杂政治简单化的结果是,一些人投完票便后悔不迭,一些人的合理诉求被数据假象无情否决。美国当代史学家雅克·巴尔赞这样评价西方选民:“他们对自己政府形式大吹大擂,但对他们自己选出来的领导人却只有鄙视。”用政治学方法观察,公民参与政治的前提是他们要具备公共立场、大局观念和政治兴趣。个人念头的集合并不自然形成公共需求,私人利益的相加也不一定等于公共利益。人人享有的均等权利一定是体现在他们不可剥夺或损害的根本权益上。这种权益不一定依靠亲自参与来实现。如果因不了解情况、没有相关经验作依据投票而形成错误决策,事实上便可能构成对人权的践踏。希特勒高票当选为纳粹德国最高领导人,对全世界来说难道不是一个沉痛教训么?

其二,凝聚社会发展合力。反复协商、真诚沟通,把不同地区、不同阶层、有着不同诉求的利益主体发动起来,彼此倾听、深度交流、综合分析,相互包容、相互理解,共商国是,这便从根本上规避了纷扰、扯皮和“多数暴力”。亚当·斯密说过:“人们所以要参与公共事务的管理,主要是因为参与公共事务的管理可以取得重要地位,所以,国内派别活动和野心活动,就在于此等领袖人物不断地互相攻击别人的重要地位,保卫各自的重要地位”。一语道破西方政治的奥秘。

其三,谋求治理效用最大化。人民民主的要义在于,在人民当家作主的同时,党依靠人民带领人民不断创造,不断发展,不断进步,共同迈向更加幸福、美好的未来。制度好不好,效果说了算。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经济已稳坐世界第二的交椅。因之,毫不夸张地说,人民民主是汲取民智、涵括需求最广的制度,是摩擦系数、交易成本最低的制度,是认同基础、发展效率最大的制度。

科学的民主观念是中国共产党在执政兴国过程中逐步形成的思想成果,它吸收了西方民主思想的精华,更展现了中国实践的经验和智慧。这种观念的实践和完善,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标志,也是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为人类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的关键成果之一。

责任编辑:黄艳校对:王妗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