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毅:南海诸岛自古属于中国

侯毅:南海诸岛自古属于中国

核心提示:中国在南海的主权的确立是建立在中国长期有效管辖南海诸岛的基础之上的。中国对南海诸岛的管辖符合当代国际法的相关规定,中国对南海诸岛的领土主权权利是无可争辩的。

中国对南海诸岛的管辖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

中国人民首先发现了南海诸岛。汉初,中国人已经在南海航行,并开辟了举世闻名的“海上丝绸之路”。东汉时期,杨孚所著的《异物志》一书中记载:“涨海崎头,水浅而多磁石,徼外大舟,锢以铁叶,值之多拔。”“涨海”是我国古代对整个南海最早的称谓;“崎头”是古人对南海中的礁屿和浅滩的称呼。“水浅而多磁石”指的是船只一旦触礁、搁浅,便如同被磁石吸住,而无法脱身。

唐代,东沙群岛、西沙群岛部分岛礁已纳入中国政府的管辖范围。据宋代赵汝适所著的《诸蕃志》记载,唐代“千里长沙”、“万里石塘”隶属于海南管辖。经考证,史籍中提到的“长沙”大多指今西沙群岛,而“石塘”大多指今南沙群岛。

宋代的《琼管志》是目前所知记载南海诸岛最早的地方志,书中记载:“吉阳,地多山高……其外则乌里苏密吉浪之洲,而与占城相对,西则真腊、交趾,东则千里长沙、万里石塘。”占城即今越南中部,真腊即今柬埔寨境内,交趾即今越南北部。由这条史料可以看出,宋代沿袭唐代设置,南海诸岛属于广南西路琼管吉阳军的管辖范围。这标志着南海诸岛纳入中国版图已现端倪。

1276年,为编修历法,元世祖敕令时任都水监、天文学家郭守敬主持“四海测验”。最南端的测量点即在今黄岩岛。

明清时期,官方文献中对南海诸岛的记载骤多。明清时期刊印出版的一系列官书、方志等文献中,均把南海诸岛列入万州辖内。1731年,两广总督郝玉麟监修的《广东通志》中记载“琼以海为界,地饶食货,黎峒介峙,郡邑环之。……万州三曲水环泮宫,六连山障,州治千里长沙、万里石塘,烟波隐见。”1841年,由琼州知府明谊修、湖北布政使张岳崧撰的《琼州府志》中也有相关记载。

需要指出的是,受到生产力发展水平以及自然条件等多方面因素的局限,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不可能像现代条件下这样实施驻岛防守或驻官管理,因此,派遣水师、巡视海疆就成为古代管辖和行使主权的主要方式。明朝设立巡海备倭官和海南卫,其职责就是负责海疆。清朝在继承前朝制度的基础上,设立崖州协水师营,巡视范围也从西沙群岛延展到南沙群岛海域。

近代以后,西方列强侵入中国,领土被蚕食,南海诸岛也未能幸免。1907年,日本商人西泽吉次闯入东沙岛,驱逐中国渔民,盗取东沙岛资源。日本人对东沙岛的非法侵占和种种暴行,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时任两广总督张人骏与日方展开严正交涉,最终迫使日本人撤出了东沙岛。有鉴于此,1909年,张人骏派遣广东水师提督李准率队巡视西沙群岛,军舰每到一处皆鸣炮升旗,重申中国主权。李准巡视西沙对南海诸岛主权的维护意义十分重大,此后国际社会普遍承认西沙群岛为中国领土。

20世纪30年代,法国入侵中国南海诸岛部分岛礁,史称“九小岛事件”。民国政府与法国政府展开外交斗争,迫使法国政府停止了企图侵占南海诸岛的计划。为进一步维护南海诸岛主权,加强对南海诸岛的管控,1934年,国民政府内政部“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召开会议,审定中国南海各岛礁中英岛名,并公布“关于我国南海诸岛各岛屿中英地名对照表”。1935年4月,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出版了《中国南海各岛屿图》,图中详细地绘出了南海诸岛,并将南海最南端标绘在大约北纬4°曾母滩。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南海诸岛被日本侵略者所占领。抗战胜利后,中国政府依照《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精神,于1946年收复南海诸岛。1947年,国民政府重新审定了南海诸岛各岛礁沙滩的名称,并正式对外公布了南海诸岛新旧地名对照表。1948年,由中华民国内政部方域司发行了《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图中不仅标绘出东沙、西沙、中沙和南沙四个群岛,而且标绘出十一条断续线。该图标志着以曾母暗沙为中国最南端、以断续线标示南海疆域四至范围的格局基本形成,中国南海疆域得以确立和固定。1953年,我国删减了位于北部湾的两条断续线,最终形成目前用九段线标绘的南海断续线。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