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百年沧桑——从东亚病夫到民族复兴

摘要: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文明一直在与西方文明抗争,中华文明节节败退。新中国成立使中华文明在政治上摆脱了颓势,跨过鸭绿江,是中华文明在军事上摆脱了败势。三十余年改革开放,使中华文明在经济上扭转了劣势,今天崛起的不只是一个民族,更是一个文明,一个全新的经过洗礼的文明。

金一南

金一南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教授

今天对我们来说也非常荣幸,能够在这个场合给一个非常宏大的题目做我们一个阐释,当然时间很有限,时间我觉得可能得两个小时的样子讲这个题目《百年沧桑——从东亚病夫到民族复兴》。

我首先讲的是什么?别人的质疑,真的能民族复兴吗?他们真的能成功吗?首先我给大家看美国人沈大伟,沈大伟就讲中国人不行了,中国要崩溃了。沈大伟是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在去年(编者注:2015年)的3月6号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正在到来的中国崩溃),他们完了。沈大伟讲中国共产党统治的最后阶段已经开始。它退出历史舞台的速度,将超过许多人的想象。

五点理由:第一,大批经济精英移民海外;第二,思想自由,言论表达受限;第三,对执政党的忠诚不真实。第四,猖獗且难以根除的腐败;第五,经济体制改革举步维艰。一切证明他们完了,他们很快就完。

沈大伟,我们访美两次与他会谈,我当时觉得沈大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我当时的印象,我说沈大伟怎么脑子进水了,我们正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我们开展前所未有的反腐,你看我作为一个军人,我们军队正在进行前所未有的军事变革,你说我们完了吗?

我们新一轮腾飞开始。我觉得今天中国就像埃德加·斯诺在《红星照耀的中国》讲的一样,中国使多少人得到了名誉,中国使多少人丢掉了名誉。你在美国,你讲中国崩溃,文章有人看,书有人买,你讲中国崛起,文章有人看,书也有人买,都有市场。

我又想起来了2000年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简称RMCS。皇家军事科学院,第一次中国军官进入,2000年和2015年那中国的国力完全不一样,当时英国国防部第一次邀请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进入皇家军事科学院,按照英方的规矩,在学习期间每一名军官都要讲自己(国家)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宪法、国防,还有讲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社会制度,为什么这个意识形态。

我们班30名军官,来自26个国家和地区,社会主义的只有我一个啊,人家都不是。你看这个班的题目,主题:民主政体中的防务管理。那中国是个异类,来了。他们喊中国军官来了很有意思,然后每一名军官都要讲,每个人讲20分钟,每个周五上午讲。讲的顺序有抽签决定。我抽签,我想30名军官,哪轮到我啊,南非军官迈克杜林(音译)他上去抽签,第一张签爱沙尼亚军官,第二张签中国军官,哇,全场哄堂大笑。为什么呢?爱沙尼亚非常小,波罗的海弹丸之地。中国非常大。爱沙尼亚刚刚从苏联的社会主义体制下挣脱出来,中国人还在搞社会主义。

所以全班军官哄堂大笑,他们觉得反差太大了,全笑起来了。当时我坐在那闷闷不乐的,生闷气,我就想怎么对付他们啊。捷克军官罗德威尔他上来劝我一句,站在我旁边的这个。捷克原来是社会主义的,他深知我的难处,他上来悄悄地跟我说,他们就想听听你们为什么相信马克思主义,你们为什么搞社会主义,他说你何必讲这个呢,你讲这个就上他们当了,你讲讲你们中国的历史和文化,那么悠久的历史,20分钟时间很快过去了。我一听他主意不错,我准备按照他的主意去做。

后来全班人都走了,我坐在教室里越想越不对劲,我就想起了我入伍以来,我在写日记,一本一本的倒,扉页上自己写句话,自己激励自己,自己勉励自己,我们今天叫心灵鸡汤。我经常写这句话:做难事必有所得。你做容易的事情,做轻车熟路了,闭着眼睛都能干的,那是重复,不是提高,就是要干自己没有干过的,那是挑战。不管成功失败,都是提高。我这个事我从来没有做过,我从来没有讲过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我就不信我讲不了了,我下定决心不按照罗德威尔的主意,我说我讲。

责任编辑:潘攀校对:叶其英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