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百年沧桑——从东亚病夫到民族复兴(6)

摘要: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文明一直在与西方文明抗争,中华文明节节败退。新中国成立使中华文明在政治上摆脱了颓势,跨过鸭绿江,是中华文明在军事上摆脱了败势。三十余年改革开放,使中华文明在经济上扭转了劣势,今天崛起的不只是一个民族,更是一个文明,一个全新的经过洗礼的文明。

我们今天讲他们,我们没有丝毫否定他们。他们都是探索者,他们都在探索,寻找一条摆脱灭亡的路径。你从洪秀全到五四运动的先驱他们都是这样的人。他们都有缺点、都有错误、都有问题,但他们都是探索者。我们后来探索都是在他们基础之上的。当然我们今天讲中国梦,当时中国社会也有中国梦。北京上海的学者联合做了一次,没有说具体讲中国梦,你的梦想是什么?你看当年中国,清华大学教授林语堂回答他的梦想:我的梦想只希望国中有小小片的不打仗,无苛税、换门牌不要钱,人民不必跑入租界而可以安居乐业的干浄土。我们今天很难设想这是什么样的中国。我觉得距离非常遥远了,很遥远吗?七八十年前,八九十年前中国就这个样子。燕京大学教授顾颉刚,他的梦想,他说没有人吸鸦片、吞红丸,这是最重要的事。这种嗜好延长下去非灭种不可,任凭有极好的政治制度也是无益的。只要吸毒,什么制度都救不了你。上海大学者施蛰存,他说他的梦想是中国人走到外国去不被轻视,外国人走到中国来,让我们敢骂一声“洋鬼子”,你知道,先生,现在是不敢骂的。施蛰存在上海,上海外滩“华人与狗不许入内”,你骂谁啊?你敢骂吗?你不敢骂。罗文干的梦想:政府能统一全国,免人说我无组织,内争的勇毅转用来对外。武官不怕死,文官不贪钱,妇女理家、崇尚勤俭、不学摩登。青年勤俭刻苦、不穿洋服、振兴国货。当年这些知识分子,中国社会的良心。他们的呼吁,他们的梦想集中在一起就四个字:民族救亡。民族到了危亡的边缘,到了亡国灭种的边缘。我们大清王朝推翻了,民国建立了,灾难没有停止。

九一八事变,关中军一万九,东北军十九万,三天丢掉奉天,就是今天的沈阳,一周丢掉辽宁,两个多月东三省沦陷。七七事变,日本华北驻屯军八千四,日本人自己统计五千八,我们统计最高数字八千四,宋哲元二十九军十万,一个月华北沦陷,中国之虚弱。我觉得我们近代来,我们反复讲一个什么问题呢?帝国主义嗜血成性、杀人成性、凶残无度。我们总说我们的对手如何野蛮、如何凶残,我们很少检讨为什么自己这么虚弱,为什么谁都想弄你一下,你谁都无法有效抵抗。我们近代又出了什么问题,问题出在哪里了?你看第一次鸦片战争发生的时候,广东三元里那抗击很个别,大多数民众在远处观战。英军登陆后民众主动向其出售蔬菜、牲畜和粮食。洋人在跟皇帝打仗,与我何干?跟我没关系,皇帝打败了,割皇帝的地,赔皇帝的款,与我何干?我还得生活。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屠杀中国民众

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你看这留下来的照片之一。我们那么多人帮着八国联军后勤辎重推小车。画面上洋人就两个,其他都是中国人。帮着联军供应后勤,给钱,能雇佣就可以,哪来国家观念、民族观念?没有的。联军攻到了北京,北京城高池厚,联军一万多人攻不进来。北京有附近居民向联军提供消息,广渠门下水道未曾设防。联军从广渠门下水道鱼贯而入,你看联军人数不多,顺着土坡,斜坡,散兵队形排队走下来。我们周围那么多民众揣着手,站在两边麻木的观看。洋人在跟皇帝打仗,进攻皇宫,多少民众帮着联军填平壕沟、绑梯子、扶梯子。还有民众坐在墙头上帮着联军往里瞭望。

孙中山讲的,四万万中国人一盘散沙而已,数量不能提供力量。如果你不凝聚的话,你一盘散沙,数量没有意义。联军在北京杀人,那联军指定杀谁,中国人捆中国人,中国人砍中国人脑袋。我们置若之远,我们觉得这是中国,我觉得这是中国我们近代以来最大的问题,非常松散。为什么要建立一个现代民族国家,我们一盘散沙。这个局面被各个帝国主义所窥破。

责任编辑:潘攀校对:叶其英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