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书翰:深刻认识把握两个重大判断和一个重要部署(2)

严书翰:深刻认识把握两个重大判断和一个重要部署(2)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这是“7·26”重要讲话提出的又一重大判断,这个重大判断至少包括两层基本内涵。

十八大以来的5年,我国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实现了历史性变革。党的十八大以来的5年,是党和国家发展进程中很不平凡的5年。关于这5年来的历史性成就,“7·26”重要讲话用1个“全面”和7个“坚定不移”加以概括(即“8个方面”):“我们全面加强党的领导,大大增强了党的凝聚力、战斗力和领导力、号召力。我们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有力推动我国发展不断朝着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方向前进。我们坚定不移全面深化改革,推动改革呈现全面发力、多点突破、纵深推进的崭新局面。我们坚定不移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显著增强了我们党运用法律手段领导和治理国家的能力。我们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巩固了全党全社会思想上的团结统一。我们坚定不移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推动美丽中国建设迈出重要步伐。我们坚定不移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推动国防和军队改革取得历史性突破。我们坚定不移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营造了我国发展的和平国际环境和良好周边环境。我们坚定不移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着力解决人民群众反映最强烈、对党的执政基础威胁最大的突出问题,形成了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党内政治生活气象更新,全党理想信念更加坚定、党性更加坚强,党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显著增强,党的执政基础和群众基础更加巩固,为党和国家各项事业发展提供了坚强政治保证。”

因此,我们学习“7.26”重要讲话,只有联系十八大以来砥砺奋进的5年,才能够深刻认识和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这个重大判断的科学内涵。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形成了最新成果。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的重要内涵,这个最新成果就是十八大以来党的理论创新成果。“7·26”重要讲话对十八大以来党的理论创新作了浓墨重彩的论述:“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我们要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仍然需要保持和发扬马克思主义政党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勇于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我们要在迅速变化的时代中赢得主动,要在新的伟大斗争中赢得胜利,就要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基础上,以更宽广的视野、更长远的眼光来思考和把握国家未来发展面临的一系列重大战略问题,在理论上不断拓展新视野、作出新概括。”

我们党一贯重视从思想上建党,始终把思想理论建设放在党的建设首位,一贯重视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全党。我们党的思想路线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品格,即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实事求是,在实践中检验真理和发展真理,不断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领导人民在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过程中形成了四个阶段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成果: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和十八大以来党的理论创新成果,充分显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开放的、不断发展的科学理论体系。正是由于在指导思想和基本理论上的与时俱进,我们党的全部工作才能够体现时代性、把握规律性、富于创造性,从而显示出永不枯竭的创造活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紧紧围绕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主题,在党和人民的创造性实践中,以高度的理论自觉创造性地回答了时代和实践发展对党治国理政提出的新课题,不断进行理论思考、理论概括,提出了一系列极富创见的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新要求,把我们党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提高到新的境界,形成了党的理论创新成果,这集中体现在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和治国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中。

十八大以来党的理论创新成果内容十分丰富,涵盖了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等方面,以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主题,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为目标,以人民为中心作为其政治立场,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贯穿其中,从而构成了一个科学完整的理论体系。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开辟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也是我们党对21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作出的新贡献。十八大以来的5年,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最根本的原因之一是有党的理论创新成果的科学指引。今后,我们要在迅速变化的时代中赢得主动,要在新的伟大斗争中赢得胜利,就要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基础上,以更宽广的视野、更长远的眼光来认识和把握国家未来发展面临的一系列重大战略问题,在理论上不断拓展新视野、作出新概括,坚持用党的理论创新成果指导新的实践,不断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

辩证认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与第二个重大判断密切联系的重要观点。“7·26”重要讲话强调,要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来认识和把握我国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这就是说,既要看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总体状况没有改变,又要看到当前我国发展出现的阶段性特征。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总体状况没有改变,就是指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即三个“没有变”)。需要指出的是,对这三个“没有变”也要辩证地看,也就是说,今天我们讲的三个“没有变”的内涵与30年前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时的内涵相比,是不一样的。但是,就总体状况而言,虽然初级阶段时间己经过去了三分之二,但我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正如“7·26”重要讲话指出:“全党要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国情,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更准确地把握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断变化的特点,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在继续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更好地解决我国社会出现的各种问题,更好地实现各项事业全面发展,更好地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更好地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只有辩证地认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才能使我们既不妄自尊大,又不妄自菲薄,从而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

目前,我国社会发展出现的阶段性特征就是我国发展进入新常态。需要指出的是:新常态是习近平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中具有原创性的概念。新常态体现了发展长过程与发展阶段性的辩证统一,是世界经济发展长周期和我国经济发展出现阶段性特征相互作用的结果,新常态是我国发展必经的客观阶段。新常态下,我国经济发展呈现出速度变化、结构优化、动力转换等明显特点,这些变化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新常态是我国发展呈现出的阶段性特征,具有客观必然性。因而不能笼统地说好与坏,不能把它变成一个筐,什么东西都往里装,不能把它当作避风港,作为搞不好工作的借口。总之,辩证认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我们认识当下、规划未来、制定政策、推进事业的客观基点。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这么说,新常态思想是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丰富和发展。

责任编辑:佘小莉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