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认识西方民主的真实——访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钱乘旦

【2017-01】认识西方民主的真实——访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钱乘旦

西方没有2000年民主传统

本刊记者沈聪(以下简称记者):钱教授,您好。西方民主的产生与发展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也有其特定的含义,请您先谈谈什么是民主?

北京大学历史系钱乘旦教授(以下简称钱乘旦):按照一般的理解,民主是所谓“多数人的统治”,这是古代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提出来的。亚里士多德说人类政治制度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是“一个人的统治”,也就是君主制;第二种是“少数人的统治”,也就是贵族制,或者说是精英制、寡头制;第三种是所谓的“多数人的统治”,亚里士多德认为这就是民主。

迄今为止在西方历史上出现过两种民主形式,第一种是古典民主,就是古代希腊城邦的公民民主;第二种是现代民主,是在现代民族国家范围内、以代议制形式存在的民主。

记者:民主作为一种政治体制,发源于古希腊的城邦雅典。请简述一下古典民主的历史。

钱乘旦:古典民主也叫城邦公民民主,它发生在古代希腊这块土地上。在公元前800年左右,古希腊出现许多很小的政治实体,叫城邦。城邦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它们的地域狭小。后世的人经常会把雅典和斯巴达拿出来作为希腊城邦的典型来讨论。古典民主基本上通过这样几个机构在起作用:一是执政官,也就是行政首长;二是议事会,负责政务,相当于现在的政府;三是公民大会,一切有公民权的人都可以参加、参与讨论城邦事务。斯巴达的制度比较精英化,权力比较集中。公元前431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结局是雅典被打败了,斯巴达却胜利了。战争的结局造成了希腊思想界一边倒,许多人说雅典的制度不好,斯巴达的制度反而好了,其影响不仅在那个时代起作用,而且在以后一千多年时间中都起作用。雅典不仅在战争中被打垮,自身的制度也发生变化。它丢掉自己的民主传统,转而实行僭主制。最后,希腊北方一个叫马其顿的地方,征服了整个希腊。这以后,亚历山大登场了。他带着由整个希腊组成的军队打向东方,一直打到印度河边。亚历山大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专制君主,古典民主就此结束了,以后再没有恢复过。

而罗马起先是一个城邦,后来变成一个共和国,再往后,就变成一个帝国,领土越来越大。历史的事实是:古罗马似乎是人类政治制度的试验场,它有王政,有僭主政治,有共和制、贵族制、帝制,也有强人政治和军事统治,人们想得到的政治制度在古代罗马都出现过,唯独没有民主制。

记者:西方人说:雅典的制度是永恒的,一直延续到今天。西方民主制度已经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延绵不断。您认同这个说法吗?

钱乘旦:不认同。西罗马帝国崩溃后,在西欧封建时期,我们所理解的现代国家是不存在的,国家的主权被分割。在这样的政治结构里,在领地和庄园里,领主是他这块领地上绝对的主人,农奴连人身自由都没有,完全谈不上民主的权利。按历史学家的说法,西欧这种状态大约延续了一千年,这就是后来西方人所说的“黑暗的中世纪”。

从文艺复兴开始,西方经历了一系列变化,包括地理大发现、宗教改革、启蒙运动以及科学技术的发展等。这些变化使西方迅速追赶并超过了东方。西方崛起的第一步,就是依靠专制主义王权(absolute monarchy)来统一国家、消除分裂的。专制国家是以民族作为支撑点、以高度集中的权力作为统合手段的新型国家,它是一种新的国家形态,是大家所知道的“民族国家”,是民族国家的第一个阶段。我们回溯每一个西方国家的历史,几乎都经历过专制主义阶段,早起步的国家早经历这个阶段,晚起步的国家晚经历这个阶段,不经历专制主义的地方不形成现代国家,晚走一步,就比其他国家落伍许多。

我们梳理了从古希腊到现代民族国家形成初期的西方历史,跨度从大约公元前800年到公元1800年,在这两千多年的时间里,可以称为“民主”的时期只是在公元前6世纪初到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公元前404年)这一段不到200年的时间里存在。大家可能感到惊讶:完全不像有些人所说的,西方有2000年的民主传统!

西方现代民主的历史只有89年

记者:如您所述,自公元前4世纪以后,民主就在西方丢失了,一丢就是2000年。那么现代民主的源头在哪里呢?

钱乘旦:丢失的民主是古典民主,它和现代民主不是同一个东西。现代民主不是从古典民主发展出来的,它的源头在中世纪。

专制国家出现的时候很有道理,因为它帮助西方走出了封建状态,走进了现代;但它又是非常没有道理的,因为它以民族的代理人自居,却剥夺了民族的权利。这是专制主义的悖论。为了扭转这个悖论,英国发生了“光荣革命”。这是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它缔造了一种新的体制,叫君主立宪制。在这个制度下,王位是被保留的,不像克伦威尔时期那样把王权推翻;但国家的权力中心转移了,转移到议会手里,议会成为国家权力的中心。议会取得国家主权,这是英国的创造。

记者:很多人以为有了议会就有民主,议会统治就是民主制。您认为呢?

钱乘旦:这是一种误解。议会只是一种形式,它可以在任何制度下发挥作用,为任何制度服务。英国的议会在13世纪末就形成了,发展到“光荣革命”,经过大约400年的演变,议会的传统一直没有中断,但议会的角色却不断变化。在封建时代,议会是等级君主制的议事场所;在专制时代,议会是专制王权的统治工具。英国的都铎王朝是一个专制的政权,却通过议会进行统治。这个政权非常有趣,人们通常以为议会和专制权力水火不相容,但在都铎时期,议会和专制王朝却水火相容。议会反抗王朝的统治是在斯图亚特时期,那个时候,议会成为革命的领导核心,是革命的大本营。复辟以后,议会再次成为王朝的工具,但后来又发动“光荣革命”,彻底改变了英国的制度。由此可知,议会是英国历史的逻辑结果,而不是希腊、罗马的继承人。

“光荣革命”以后,议会成为权力的中心,但民主制度并没有到来。“光荣革命”解决了一个人统治国家的问题,但创造的是“少数人的统治”,即亚里士多德所说的精英的统治或贵族的统治。“光荣革命”之后的150年是典型的贵族时代,在英国,就是几十个大贵族通过议会来进行统治。

恰恰由于“少数人的统治”,英国率先走上了工业化道路。长期以来以贵族为中心的社会结构被打破了,产生了两个新的社会集团或“阶级”,一个是工业家—企业家—资本家集团,他们构成资产阶级;一个是穷人—受苦人—打工者集团,他们以出卖劳动力为生,是工人阶级。这两个集团都反对贵族政治,要求进行变革。

经过几十年的斗争,旧制度终于开始变化。这个过程在英国历史上叫议会改革,从1832年—经过总共5次议会改革—到1928年,英国实现了不分性别、不分贫富、不分职业、不分种族、不分宗教信仰的平等选举权,现代民主制度也在英国最终确立。1928年离现在多少时间?只不过89年!这就是现代西方民主的真实年龄。

美国的制度和英国的制度相差并不大,美国有议会(“国会”),国会包括上、下两院(“参议院”和“众议院”),有国家元首(“总统”),还有几乎和英国一样的司法体系(“普通法”)。但是英国有国王,美国不要国王;英国有贵族,美国不要贵族;英国没有成文宪法,只有“英国宪政”(British Constitution),美国制定了一部宪法,最高法院行使宪法解释权。美国与英国最大的不同是,美国让立法、行政、司法三个部分彼此对立、互相制衡,这叫“三权分立”;英国的三权是不分立的,它们融合在同一个议会之内。

作为一个新的国家,创造了一种新的制度,它必须有合法性。就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而言,它们都不存在合法性问题,这些国家的合法性是由历史赋予的。美国人认定:是人民给了这个权力,人民把权力交给人民代表,人民代表既然得到人民的授权,就可以行使这个权力,以人民的名义进行统治,决定这个国家今后的命运,同时也决定国家范围内人民的命运。古典民主由公民直接行使权力,代议制却是由人民的代表代表人民管理人民!这种合法性理论是由美国人发明的,这个发明就奠定了西方现代民主的基础——所谓“代议制”民主。 从这时起,民主的内涵(“多数人的统治”)和民主的实践(“代议”)就分手“拜拜”了。

责任编辑:郭浩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