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皇室在认祖归宗时,为何单将菏泽成阳定为祭祖地?

汉代皇室在认祖归宗时,为何单将菏泽成阳定为祭祖地?

摘要:除山东菏泽外,河北的唐县和邢台隆尧、晋南的临汾、江苏扬州的高邮等地,都有与尧相关的文献记载与遗迹。可是,汉代皇室在认祖归宗时,为什么不选择其他尧文化的传说地,而单单将菏泽成阳定为祭祖地呢?

中山夫人残碑 蔡文华摄/光明图片

中山夫人残碑拓片 蔡文华摄/光明图片

尧王村发现的柱础 蔡文华摄/光明图片

如果我们检索文献,会发现在中国多个地方有尧的传说。除山东菏泽外,河北的唐县和邢台隆尧、晋南的临汾、江苏扬州的高邮等地,都有与尧相关的文献记载与遗迹。可是,汉代皇室在认祖归宗时,为什么不选择其他尧文化的传说地,而单单将菏泽成阳定为祭祖地呢?

一、国宝重光:发现尧陵和成阳城

2006年春,菏泽市胡集镇尧王寺村村民王克春在村子西南角一个废弃的土坑取土时,不经意间挖出了一块青石残碑。石碑上部凿刻出两条气势遒劲的盘龙,下部刻有清晰的文字。王克春从小热爱历史文化,直觉告诉他这块青石残碑绝非等闲之物。于是,他托人将这一重要发现报告给了菏泽历史文化研究所的潘建荣先生。潘先生闻讯立即赶赴现场。当看到青石碑上汉代隶书特征明显的四个大字“中山夫人”时,潘先生欣喜若狂,深感此次发现意义重大!他推断残碑很可能是《水经注》中提到的尧妃中山夫人碑,这件文物的发现,有力证明了《水经注》“尧陵”、《汉书》“尧冢”就位于尧王寺。与之互为佐证的是,2004年春北京市文物队原队长赵广林先生在陈楼村东徐河东侧河道北壁上发现有一道夯土城墙的断面。在这些发现的基础上,潘先生很快将青石残碑与《汉书》《水经注》等文献记载的尧陵与成阳城联系起来。

2007年春,菏泽市文物事业管理处和牡丹区文物管理所联合组队,对2004年发现城墙的区域进行初步勘探。勘探结果印证了大家之前的判断:这里确是一座古城遗址;而这座古城,很可能就是成阳故城。2008年4月,在山东省文物局的统一部署下,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疑似古城址和尧陵遗址进行了专题考古调查工作,出土遗存再次证实了两处遗址的性质。

二、硕果累累:丰富遗存印证史书

成阳故城地处黄河冲积平原,遗址大部分深埋于地下。城址平面呈长方形,城垣顶部最高处距地表仅有0.3米。城址南北长690~700米,东西宽约1457米,面积100余万平方米,相当于2.5个天安门广场大小。城垣外有环壕。城内发现有大型夯土台基、内城城墙等重要遗迹。

城垣建于春秋时期,汉代大规模向上、向外补筑,之后又经多次修补。到金代,城墙已经完全废弃。从城墙始建年代及其补建、使用过程推测,此处城址应该就是文献记载的汉代成阳城,隋唐时期为雷泽县治所所在。

《水经注》记载:“今成阳城西二里有尧陵,陵南一里有尧母庆都陵。”如今,东距成阳故城1公里恰恰就是发现“中山夫人”尧陵石碑的尧王寺村。2008年4月上旬至8月初,考古工作者对尧陵遗址进行了初步试掘,发现它是一处堌堆遗址,平面为圆形,中间高高隆起。遗址历经新石器、商、周、汉、金、明、清等多个时期。在不同时期的文化层中,考古工作者都发现了丰富的遗迹和遗物:商代晚期发现有房基、灰坑及小型台基,出土了石钺、残圭、镰、刀、斧等;汉、金时期发现有灰坑及垫面,出土有建筑残瓦,其中在1座金代灰坑中发现了大型建筑构件——施釉鸱吻,说明当时这里有寺庙建筑。遗址最下层、也是最早地层为龙山文化堆积,这也与文献中记述尧舜所处的年代吻合,看来古史所记尧在菏泽一带活动的说法并非臆造传说。

关于成阳城的位置,《水经注》云:“成阳在雷泽东南十余里。”《大明一统志》“兖州府曹州下”条记:“成阳故城在曹州东北六十里。”万历《兖州府志》、明《山东通志》《大清一统志》均明言成阳故城在曹州东北六十里。考证这些文献记载,成阳(雷泽)故城就在今菏泽牡丹区东北胡集镇胡集、陈楼两村一带。

《汉书·地理志》“济阴郡成阳县”条下,班固写有注文:“有尧冢、灵台,《禹贡》雷泽在西北。”从这里我们知道,西汉时期,成阳县就已经有尧冢、灵台了。东汉末年,皇帝大修尧陵和尧母庆都陵,为后人留下尧庙碑、帝尧碑、尧母灵台碑、成阳令唐扶碑和汉廷尉仲定碑。这五通碑不但记载了尧陵、尧母庆都陵的布局,还明确指出二陵都在成阳城附近。

汉朝皇帝之所以大修尧陵,是因为他们自称帝尧后裔。《汉书·眭两夏侯京翼李传》记载,元凤三年(公元前78年),泰山出现“大石自立”奇观,眭弘(西汉人,因为通晓经术而做了议郎,官至符节令。——编者注)在上奏朝廷的奏折中有“汉家尧后,有传国之运”的字样。其实,在眭弘正式提出“汉家尧后”的观念之前,它早已成为汉朝民众的普遍共识。《汉书·高祖纪·赞》提到,汉宗室刘向赞颂刘邦“汉帝本系,出自唐尧,降及于周,在秦做刘。”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汉代宗室对“汉家尧后”的认同。《汉书·刘向传》载:“黄帝葬桥山,尧葬济阴。”认定了“尧葬成阳”后,汉朝皇室就大规模对尧陵进行修缮,对整个尧陵区进行建设,这才有了“尧陵五碑”的树立。

对于尧陵,汉代历任皇帝均遣使进行礼仪隆重的祭拜活动。《后汉书》记述,汉章帝元和二年(公元85年),派使者在成阳灵台建唐尧祠。这是成阳尧陵设祭的首次明确记载。此后,东汉光武帝时,不断有议者建议由地方官、皇帝修葺祭祀成阳尧陵;延光三年(公元124年),东汉安帝东巡狩时,派使者前去成阳祭祀唐尧;桓帝、灵帝时,先后遣济阴太守孟郁、廷尉仲定等人整修成阳尧陵,使之一度达到极大规模。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